Quantum麗樂°⌒°

=量子理学

Quantum=量子,麗樂(りがく)=rigaku=理学。

🌠「她可以褪色,可以枯萎,怎样都可以,但只要我看她一眼,万般柔情便涌上心头。」

🌠文科阿宅。年更选手。阶段性锁黑历史,所以不要奇怪以前的文章怎么不见了。严重社交恐惧症。雷语C。不混圈。NL only。同人志合作请走邮箱。接有偿稿20r1k,走邮箱。

——

❄邮箱:yayoichizuru@gmail.com
❄微博:凑川贞松

৳৸ᵃᵑᵏ Ꮍ৹੫ᵎ

「ES」被克洛伊带走的樱桃酒‖Leo杏

tips:
●老套的童话paro,小红帽的设定。
●第一人称视角
●ooc成分有,拒绝一切形式的撕喷挂,请自带护目镜和避雷针,祝食用愉快。
——
传说在森林里有一条由樱花铺成的小路,它一直延伸、延伸,延伸到森林的最深处,是一家酒吧,那里有着世上最清冽、最香醇的美酒,不少酒收藏家都想一尝,但是没有人知道那通向哪里,也没有人见过那条路。

被一旁的女仆轻轻拍醒的我,打着呵欠将桌上的眼镜重新戴好,注意到没合上的窗户,心想着大概是女仆小姐忘记关了吧,转而站了起来走过去关上。

“莉兹,下次要记得把窗关上。不然吸血鬼家的使魔说不定又会钻进来打翻东西了。”在森林的另一端住在「沉睡的城堡」里的是朔间家的俩兄弟,还记得之前那里的使魔居然打着瞌睡闯了进来,把厨房里的东西都弄翻了。

“是...对了,Seele先生,今天信鸽送来了您的信。”莉兹打开了楼下的灯,将酒杯陈列好,咖啡机也开始运作了起来。

“哦?是吗。森林里又发生什么了?”我坐到靠近前台的桌子前,示意她把咖啡端过来,我端起咖啡享受着被醇香包裹的幸福。同时视线向外投去——

月亮已经升到中天了。

“没什么。”莉兹略微停顿了一会儿说道“只是提醒大家多加注意安全而已。门现在开吗?”

“嗯。开门吧。客人们该来了。”我将杯中剩余的咖啡饮尽,端到了水池旁洗干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新消息太令人吃惊,还是因为夜晚太过清冷,我竟有一丝不安的感觉。

擦过手之后,我便站在了吧台前。莉兹将门外的霓虹灯打开了。

哦,对。忘了说了,传说中的酒吧就是这家。至于为什么晚上才开门,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像我们这样的夜行生物只有晚上才会更加清醒。

店里人开始变多了,但是大家并不多说话。

“啊哈哈!Seele!Seele!”大老远的就听到了欢快的笑声,估摸着又是那个猎人吧。

门上的铃铛剧烈地响了一阵,原本清脆的声音现在显得尤为刺耳,橙色头发的猎人跑了进来,引起其他客人一阵不满。莉兹似乎也习惯了这位奇特的客人,她端着点心走到其他人客人桌前道了歉,将一叠小点心放到了桌子上。

“怎么啦?今天大音乐家又有新曲子了?”我笑了笑,亲自从橱窗里拿了玻璃杯出来。

他也毫不客气地坐在了吧台前,竖起食指指了指后面的瓶瓶罐罐说道:“请给我来杯樱桃吧。”

这位行为诡异的猎人在森林里是出了名的,橙色的头发是最为引人注目的。且不说是个捕猎的好手,这一点森林就有很多女妖精追求他,只可惜他是个怪人,安静的时候是个美人,但是就是有那么一个坏习惯,他爱好作曲,一有灵感就会不顾一切地记录下来。周遭已经有好多女妖精被吓跑了,原因很简单,因为他居然在女妖精们的衣服上写乐谱,这大概也是这位优秀的猎人一直单身的原因。

作曲嘛,也没什么特别。但是他的曲子非常杰出,杰出到什么程度呢?有的时候甚至会被贵族请去演奏!更有皇家乐团每个月都会来收购乐谱!据说他似乎还和森林里的许多怪人有联系。

或许是因为身边有着莉兹这样性格特别的女仆而习惯了对付怪人,他倒是非常中意这间酒吧,成为了每周都会来几趟的常客。问起他为什么喜欢这里的时候,他居然说「因为这里都是奇怪的人,我很喜欢奇怪的事物。」哎,真是伤人自尊。也罢,好歹他每次都会来和我分享他的故事。

“猎人,你的脖子有点红。最近捕猎的时候被抓了?”熟悉他的其他桌客人指了指脖子说道。

“那个啊,那个....没什么啦。”月永Leo将领子竖了起来摆了摆手。

我倒了些樱桃汁在调酒杯里,加了柠檬汁、少许伏特加,以及他常喝的苏打水。注意到他有着不同于往日的兴奋,而开口问道:“月永桑,最近发生了什么好事?”

“哦哦,seele你很聪明嘛。你要猜猜看吗?直接说出来就太无趣了。”

“这样...,那么让我猜猜。是捕到新的猎物了?”这座森林里总有一些新奇的动物,但是捕捉却是很困难,除了他之外真的很少有人捕到。

“有那么点意思。”他露出了微笑,但是摆了摆手。

“唔,居然不是。那么...”我正思考着该怎么回答的时候,一个慵懒的声音响了起来。

“呼啊...请来一杯苏打水。”黑色短发的客人有些摇摇晃晃地走到了吧台前,一下子栽了下去“好困...”

“好好,朔间桑今天也来喝酒了,真是难得。”我将月永Leo的高脚杯递了过去,随后又转身在橱窗里找着番茄。毕竟朔间家的两个是不常来这里的,大多数时候是让使魔来这里取的。

“因为,觉得今天这里会发生有趣的事情所以就来了。”他撑着头尽力不让自己睡过去,一面余光扫了一眼在一旁兴致勃勃的人“呼...猎人也在啊。看样子大家都知道了这件事呢。”

“哪件事?”我问道。

“是关于前两天森林里的事情。是从隔壁镇上过来的小姑娘,穿着红色的斗篷,手里提着葡萄酒和面包,要穿过森林去另一个小镇上。但是之后过了好几个星期都没有再见到过她。”朔间凛月盯着窗外的月亮嘀咕道“嗳...居然是淡红色的。”

“不会是跟童话故事一样的剧情吧?”我将杯子递到他面前也望了望外面,却发现今晚的没有狼在叫。

“小姑娘没有被狼吃掉。”他像是看穿了我的心思“呼...说来也奇怪,最近狼群安静下来了。”他的视线落到了在一旁的月永Leo身上。

月永Leo抬起头一脸不知情的样子:“欸?我可不知道哦。捕猎狼群是很无趣的事情,inspiration都会因此而枯竭的!”

“虽是这么说,但是你以前不也打死过。”

“哦哦,那只打扮成老婆婆的狼啊!因为他太有趣了,看到他的时候inspiration喷涌出来,但是看到小女孩焦急的样子只好先去帮忙救人再记录下来了,但是被不必要的事情干扰了,记录下的inspiration比原来逊色太多啦!”

“说到底还是因为有趣吗。原来小姑娘已经在这个森林里往来很多次了啊。”

周遭的声音突然低了下来,窃窃地在说什么。窗外绿莹莹的光有些渗人,我示意莉兹把窗帘拉上,继续跟他们谈论着。

“那么最近狼群是怎么回事呢?平时这个时候都会在外面嚎叫吧?”

“呼...据说是狼群打算迁徙了,毕竟小红帽好久不来了,他们待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了。”

“欸,那个小红帽人气还很高嘛。”那个小姑娘我见过几次,也就是偶尔在白天外出的时候,会遇到她。栗色的头发和水色的眼睛,称不上是美若天仙,但是却很耐看,总让人觉得像是阳光洒在了身上。她总是没什么表情,但是看到我的时候总是很有礼貌地鞠躬,所以对她印象也不差——

但是,确实最近好像没怎么见到她。

“因为是个有趣的孩子吧。”朔间凛月这样说道“hunter也是这么想的吧?”

“哦哦,小红帽啊。确实是很有趣的人呢,那个时候在花田里送来了葡萄酒。栗色的中短发,颈侧非常敏感呢。”

“颈侧?月永桑...不要去学吸血鬼那群人。”

“没有啦,我那时可是连一根指头都没碰她,只是将花环放到她头上的时候,她的耳朵很可爱的红了起来。当然,除了这点其他也非常有趣呢!”

“月永桑,你肯定做了奇怪的事情。”

“欸?只是在她耳边说了她很可爱这样的话而已。”

“说起来小姑娘确实很可爱,身上的裙子看样式很想是小镇上人偶师的制作。”

“但是却很难解开呢。不过确实很好看就是了。在钢琴前感觉非常应景,就像是凡尔赛宫里的挂画一样。”

“说起来,月永桑也会弹钢琴呢。但是上次把贵族的演出请求推掉了?”

“嗯,因为那户人家太大了!还有一个整天说着英文的...叫...叫...哎,没什么特色就没记住名字,不过没关系,以后也不会见面啦。”

“月永桑你还真是...唔,说起来,最开始月永桑你不是说最近发生了什么令人高兴的事情吗?所以说到底是捕到了什么?”

“嗯嗯...会唱歌的夜莺。”月永Leo沉思了一会儿才说道。

“夜莺都会唱歌吧?倒不如说不会唱歌也太奇怪了。”

“那可是非常美丽的夜莺啊!栗色的羽毛和水色的眼睛,清澈的就像将所有夜空中的星星都装进去了一样!只要轻抚它,就会发出动听的声音,几乎令人失去理智的程度。”

“听上去是很稀有的品种,贵族之类的会很愿意花钱买下吧?”我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和朔间凛月交换了一下眼神,显然他也有着和我一样的预感。

“嗯?不会卖掉的,真希望它能一直为我唱下去。能只唱我的乐章就好了。”月永Leo想到了什么而露出了微笑。

他将杯子里粉色的饮料饮尽,舔了舔嘴角的糖浆,站了起来:“该回去了。”

“今天这么早就走了吗?”

“嗯,因为家里的夜莺不能放着不管啊。”

“下次带过来看看吧?”

他却像是没听到一样,一边高喊着灵感星星之类的跑远了。

不多一会儿,朔间凛月也要离开了:“呼...感觉要发生麻烦的事情了。哈...晚安。”

店里冷清了下来,莉兹将店门关上了。我才想起来今天有什么信件送了过来,虽然莉兹好像提过。遂拆开了信封,内容却十分简单。

「敬启,君咲镇上的小红帽已失踪三个月,请各位注意安全,如有线索请联系黑森.....以上。」

失踪啊...
唔,月永桑说过他几个星期前捕到的夜莺?

背后突然有一丝凉气,我随手将信揉成了团扔到了一边去,想去喝点酒暖暖。

「莉兹,樱桃酒还有吗?」

「被猎人刚刚带走了。」

——
「后记」
突然产生的灵感,突然产生的文段。多有不足还请多见谅,大概就是一个猎人Leo拐走小红帽杏的故事,文段中可能有隐晦的性暗示,如果造成不适在此致歉。
以及略做科普,Chloe的中文翻译除了克洛伊之外,还有色诱的意思。Prunus是指樱桃属,同时也有杏花的意思。一点关于杏花的其他科普,杏花是2月23日的生日花,花语:少女的娇羞 ,娇羞。此外Cherry也是樱桃的译文,同时含有处女的意思。
综上,标题可以理解为“小红帽被救下自己的猎人诱拐了”,更隐晦一点的含义可以是“猎人带走了小红帽的樱桃”咳咳...樱桃的含义见前文解释。
最后,感谢阅读至此,只剩下一点碎碎念了,原来打算开的Leo杏车发现难产了,然后想着该怎么圆剧情就突然想到了小红帽,所以就有了这篇,大概明天会回来把预定的一篇Leo杏的车写完。只希望不要被挂到雷文中心就好。

祝您能有美好的一天。

评论(5)
热度(106)

© Quantum麗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