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um麗樂°⌒°

=量子理学

Quantum=量子,麗樂(りがく)=rigaku=理学。

🌠「她可以褪色,可以枯萎,怎样都可以,但只要我看她一眼,万般柔情便涌上心头。」

🌠文科阿宅。年更选手。阶段性锁黑历史,所以不要奇怪以前的文章怎么不见了。严重社交恐惧症。雷语C。不混圈。NL only。同人志合作请走邮箱。接有偿稿20r1k,走邮箱。

——

❄邮箱:yayoichizuru@gmail.com
❄微博:凑川贞松

৳৸ᵃᵑᵏ Ꮍ৹੫ᵎ

「ES」月光奏鸣曲‖R18

tips:
●Leo杏,工口要素有,如能接受请向下阅览。可能有玻璃渣?
来源
●ooc有,拒绝一切形式的撕喷挂。请自带护目镜和避雷针,祝食用愉快。
●是个人妄想系的Leo杏,再次强调ooc成分有。

————


那是居住在华丽却空无一物的城池里的国王,他拥有着世界上最华丽的礼服,世上最动听的音乐和最多的宾客。但是他似乎并不满意,他总是在月光下凝望着什么。

国王殿下有很多宝物,是人们觑视很久的宝物。但是国王殿下却不这么认为,所以当别人拿走他的宝物时他总是大方的说「拿去吧!拿去吧!这可是世界级的瑰宝啊!」

他最重要的宝物是什么呢?没人知道,也没有人有兴趣。大多数人拿走了国王的一部分珍宝之后就离开了,谁也没再回来过。

             「I have a story to tell,Do you hear me tonight,It's things about me.」

国王依旧凝望着银白的月光,他伸出了手想要去接住,却只能看着月光停留在了水面上。











“啊哈哈哈!inspiration满溢出来了!小杏!小杏!”突然从位置上跳起来的月永Leo手里拿着笔,叫小杏过来,想把这个忽闪而显的灵感第一个分享给她。

可是并没有人回应。

“王,那家伙可不在这里啊。”过了一会儿,濑名泉首先站了起来,将一沓纸递了过去。

“诶诶?!我的女王陛下不在吗!可恶,是被宇宙人給拐跑了吧?”

“Leader,请不要说那些奇怪的话,姐姐大人可不是你的专属物。姐姐大人只是去指导其他队伍了。一直缠着姐姐大人可是一点都不gentle.”

“就是说啊,总是被Knights霸占着妹妹酱,其他组合会有意见的吧。尤其是皇帝...”鸣上岚叹了一口气这样说道。

应该说是回想起最近骑士团的事情...大概是什么时候呢?就是前段时间吧。

月永Leo突然就加紧了团队训练,几乎每天都能整理出一首新歌交给杏。得到了新歌的杏就必须去做之后的事情,像是新歌的发布,新的摄影,还有杂志之类的也要去安排。每天大量的工作堆积下来。不光杏有些吃不消,连其他人也觉得超负荷了。但是月永Leo却没有停下来。

比起突然认真对待偶像工作之类的,更像是害怕什么,在防止什么发生。他在拖延时间啊。

直接去问的话他就更不能说了吧?只能从最近的事情里想了。最近也没有人做什么得罪他的事情啊?再说了得罪他为什么所有人要遭罪呢?月永Leo也不像是会因为一点小事情生气的人。真让人搞不明白。

knights的休息室突然安静了下来,只剩下月永Leo写个不停的声音,以及他有些不愉快的表情。

什么都拥有的国王殿下在担心什么呢。

当然有。国王殿下最喜欢的夜莺不见了,是夜莺自己打开笼子飞走的。

国王殿下明明有很多宝物但是为什么却执着于一只不起眼的夜莺呢。

因为那是国王殿下迷路的时候,将他从黑暗中带出来的夜莺啊。是一开始怎么粗暴的对待都没有离开的夜莺啊。






如果追溯的话,那就是一个月色很好的晚上,灵感突现而一无所有的作曲家的生命中划过了一道星痕的故事。

“啊啊,不赶快记录下来的话,世界级的名曲就要消失了!那是连门德尔松都会愧之不如的神曲啊!”自言自语的作曲家一脸痛心的表情,注意到跟在自己身后很久的人,突然严肃的说道“喂,你从刚才开始就在偷偷跟在我后面吧?是想做什么呢?嗯嗯...别说话!让我猜猜!”

“唔...”身后的人突然被叫到,有些意料之外但是也只好走了出来“晚上好。那个...您是knights的leader吧?朱樱君正在找您...”

“啊哈哈哈,果然是在跟踪我啊。要是没说中的话那不就显得我刚才的发言太不知廉耻了吗。”月永Leo突然笑了起来,随后又突然陷入了思索的样子,对方的话还没说完就突然露出无不遗憾的表情“啊啊....居然是这么无聊的答案。都说了不要打断我的妄想了!呜哇——刚刚一瞬间宇宙级的inspiration飘过去了!小Ruka!不要担心哥哥会把它记下来的!”

看着对方急切的样子,站在旁边的人从包里翻出了纸和笔递了过去。

“哦哦,很贴心嘛。谢谢你,爱你哦!”月永Leo接过对方递过来的纸和笔开始专心地记录下来。写完的纸飘到了地上,她刚想要帮忙捡起来的时候却被对方呵斥住了。

“不要碰!”那是只有小Ruka才配得上的乐谱,至少当时月永Leo是这么想的。

“对不起...”她赶紧收了手,为自己失礼的行为鞠躬道歉。转而站在旁边保持沉默。

“呼...”月永Leo的灵感记录完了,他捡起地上的乐谱收拾了一下,余光撇了一下,落到了旁边。

那个人还没走啊。
栗色头发的女孩子一言不发地站在旁边,从刚才开始就是。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也没有什么吸引人的举动,要说的话只是个普通到宇宙人都会觉得无趣的人吧。

真是毫无特色的人。但是月永Leo却没有走开,因为他很好奇她的目的。并不是他的粉丝,这是能够看出来的。她的眼睛里并没有其他粉丝对他的憧憬,显然是另有目的。

“喂,你。你是来干嘛的?等等等,让我展开妄想思考一下!这一次别再把我的奇迹夺走了!”

“月永前辈...希望您能够回来。”

“都说了不要说话!啊啊,妄想被打断了,和宇宙的电波失去联系了!嗯嗯嗯...看你的校服是梦之咲学院的吧?而且还是偶像科的样式,让我猜猜,偶像科可都是男人呢,女装癖吗?但是也不太对呢。”

“那、那个,我是制作科的。”

“呜哇,都拜托你不要说话了!你这个妄想杀手!世界级的名曲就在刚刚一瞬间被你毁掉了!”

“对不起...”对方接二连三地吃瘪一时间竟不知道该作何反应比较好,只能下意识地道了歉,显出了几分失落的样子。

月永Leo倒是注意到了这一点,一直刁难对方也不好吧,毕竟还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不是吗。

“喂,我说。你这样子不就像是我对你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吗?好啦好啦,我会去看看那群孩子们的。相对的...请把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学校发生的事情告诉我吧?唔——啾,宇宙在向我招手!”

“嗯...嗯,如果这样就可以的话。”她抬起头露出些许安下心的神色。

明明是非常普通的女孩子。普通的栗色及肩发,因为忙碌而略显疲惫的眼神,此时却映照出了月亮的身影,有什么值得高兴的呢。

月永Leo并不是对那所学校有多大兴趣,那天找她的女孩子也没有什么特别的,那为什么还要回来呢?因为是和她的约定啊,既然已经说好了的事情是不能反悔的。学校里净是些埋葬inspiration的事物,脑细胞都会因此而退化的,他也没什么想和班里同学打好交道的打算。只是偶尔会在班里看到她来找其他组合商议的情景而已。

她没有什么表情,也不常说话,总是拿着本子在记录什么,也没有明确表现过自己的喜好。

她总是急急忙忙地从这个组合跑去那个组合。

月永Leo兜兜转转又不知道走到了哪里,翻了翻口袋发现什么也没带。好歹还在学校里呢吧?那么也没什么关系了,虽然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地方,如果能遇到宇宙人就好了!

他走到了一片阴凉的树荫下,幸亏这次带了纸和笔,写些什么好呢?呜哇!原来学校里还有夜莺吗!但是明明这个时间点不应该出来吧?没关系没关系,奇怪的事物最有趣了!inspiration满溢到无法抑制!

乐谱被风吹的到处都是,月永Leo丝毫没有注意到有人过来。等到他写完乐谱的时候才注意到那个女孩子站在了不远处的地方看着他。

“啊哈哈,居然能在这里碰到你啊!是在找人吗?真是可惜啊,这里除了穿着新衣的国王没有其他人啦!是来要新的乐谱的吗?拿去吧拿去吧!那是宇宙的光辉也比不上的作品!”月永Leo和平时一样大笑着向她招了招手。

“不,不是的。还不到新曲子发布的时间。”

“那么是来找濑名的吗?呜哇,那张啰啰嗦嗦的嘴一开口就把我的inspiration都赶跑了!所以他不在这里哦。”月永Leo皱了皱眉似乎又想到了濑名啰嗦的场景。

“濑名前辈在练习室。”

“诶诶?!答案居然那么无趣,你可真是残忍。那么是来找凛月的吗?很可惜呢,这棵樱花树的味道太浓了,凛月他不喜欢所以也不会出现在这里呢。去别处找找吧?”月永Leo抬起头眯着眼望了望压弯了枝头的樱花。

“凛月君在休息室休息。那个...”她想要说些什么,但是还没开口就被打断了。

“这样啊,但是鸣上也不在这里哦?啊哈哈,鸣上今天又一副扭扭捏捏的样子去了田径部,真是怪人呢!但是我最喜欢奇怪的人了!”

“月、月永...”

“等等等等!让我再次展开妄想一定能找到事情的真相的!我听到了哦,在银河的深处传来的呼唤声——唔啾!所以说你是来找那个新来的吗?”

“不是的。”杏摇了摇头走了过去,坐在了月永Leo的旁边,将便当拿了出来递过去“我是来找月永前辈的。中午的时候发现你不在教室所以有点担心就出来找了。”

“欸......”月永Leo一下子话被噎住了,与其说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更多的是不能相信这番话。

“月永前辈的曲子真的很棒,是听了一次就没办法忘记的。但是月永前辈总是一作曲就不顾一切了,所以很担心。我并没有其他能做的事情,如果能在微小的地方帮上忙就好了。”

又是那样平淡的语气毫不掩饰的夸赞着。明明不过是春天无意略过的微风,却将枝头的樱花全都吹散了下来。几片花瓣掉在了便当上,月永Leo夹起来一起吃掉了。

太甜了啊。明明不应该是这样的。

“你啊,还真是奇怪的人呢。叫...叫杏对吧?帮我把那边的乐谱收起来吧!不然世界瑰宝就会消失了。”

“唔。嗯...一起回去吧?待在月永前辈的身边就不用担心前辈会走丢了。”杏将乐谱收拾好像珍宝一样的捧在怀里,另一只手伸过去想要将月永拉起来。

月永Leo并没有来得及想那么多,身体却先一步的行动了。他拉住那只手站了起来,走出了樱花树下,树荫外阳光正好。

“欸,小杏原来还能露出这样的表情呢。”

“唔,很奇怪吗?”

“啊哈哈,我最喜欢奇怪的事物了!爱你哦!”

请不要再将阳光倾洒在我身上了啊。如果对这份温度产生了不该有的依恋那该怎么办。如果这份温度也被夺走了该怎么办。

神啊,这次能否让我抓住缪斯女神的裙摆?

樱花飘落之后便是初夏了,梅雨季节要到了。对于季节月永Leo并没有太多的想法,除了因为潮湿会破坏乐谱的质感让他有些不太愉快以外。今年却多了一件让他烙印在关于梅雨记忆的事情。

是关于trickstar的事情,是在接到了某个重要的通告之后,trickstar的成员都在加紧练习,杏也因此花了很多时间。对于这样的新晋组合,如果接到了重量级演出的邀请,那么可就是相当于天上掉馅饼,能够一下子活跃到人们的视线里。

梅雨季节非常潮湿,玻璃上全是雾水,外面朦朦胧胧的雨也没办法上室外课。没办法出去的月永Leo趴在窗户上写着乐谱,或许是巧合,也有可能是他正在朝那边看。

他看到杏匆匆忙忙地抱着一叠纸跑过去。

是发生了什么呢?月永Leo并没有想那么多,而是继续着手里的作曲。只是当他路过trickstar的休息室,看到了被雨淋湿的杏。

“抱歉。...没能帮上忙。”略带哭腔的声音,但是眼泪并没有流出来,她低下了头用手挡住了眼泪。

明明根本挡不住,混杂着雨水一起沾湿了衣服。

“好了,这也不是杏你的错吧?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衣更真绪在柜子里找到了毛巾去擦干杏的头发“毕竟是新晋组合,这种抢手的通告被其他强大的组合抢走了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所以请不要哭了。”

“抱歉...身为制作人却不能为大家做些什么。”

“杏已经很努力啦!闪闪发亮的杏非常耀眼呢,一直鼓励着我们前进的不正是你吗?”明星昴流拍了拍杏的肩膀,露出了笑容。

“被抢走只能说明是实力不够,还得努力。你不需要自责。”

月永Leo想起来之前听说过的,这是杏一开始就陪伴在身边的组合。他想去安慰她,但是觉得自己现在去打破这个和平的场面显得唐突,反而自己是格格不入的。

如果...当时伸手的是自己就好了。这样的想法在他的脑海里一闪而过。

别去想吧,那是不应该的事情。月永Leo哼着小曲走远了。

是的...那不是只属于knights的制作人。也不是只属于他的夜莺,他也知道的。将他从泥沼中拯救出来的夜莺也将同样的温度献给了其他人。但是为什么呢?为什么却觉得心里有一丝落空,真是奇怪啊。

就像是踩在了冰面上,既害怕冰面会融化,却又害怕前进会踩进深渊,只是站在原地感受着一望无际的冰原,通透的冷气似乎将一切都冰冻住。

“制作科明年会有很多新人了。你要考虑一下选哪个组合吗?毕竟到时候就会有很多人来分担工作了。”这是天祥院把杏叫过去的时候对她说的。

“嗯...”杏也觉得这是个迟早要面对的问题。

“虽说现在也很好,但是最近有点太照顾骑士们了哦?偶尔能听到其他学生的抱怨呢。”

“抱歉,是我想的不够周到。因为最近knights的通告变得多了,所以不由得就花了很多时间。我会改进时间分配的。”

“fine虽然是由我领导的,但是制作人也是必不可少的呢。听说最近你在学作曲?”

“是的...因为觉得这项才能也是很有必要的。”

“那么,fine下次的新曲能够拜托你吗?”

“我?...但是我的能力并没有那么高。”

“没关系。努力的小杏也闪耀着光辉呢,我很期待哦。”

作曲的事情是后来杏拜托月永Leo帮忙的时候,月永Leo才知道的。

“杏会离开我吗?”月永Leo听完她的话突然问道。

“可能...现在还不确定。knights很强大,我相信着各位。”

拜托了,不要用这样的语气,如果一开始就注定不会久留的月光那么为什么还要倾洒下来,为什么要照进这片断垣残壁。

当见过了温柔的光之后还能够适应阴影吗。

请不要再将我的奇迹夺走了。







月永Leo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对她上心的,可能是从初次见面的时候就开始了,也有可能是从再次见到天祥院的时候开始的。

那只一直围绕在他身边的夜莺,总能够找到他的夜莺,却不是属于他一个人的夜莺。他想要伸手去挽留,却又害怕夜莺会扑棱着翅膀离开他。

今晚的月色,是那样的清冷。就像从地狱的深处取来的泉水,浇灌在了月亮的上面,滴落下来的是宙斯身旁侍女扶着的水瓶里的陈酿,清冽得心脏都要被烧着。

月永Leo并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他并不急着回去,现在学校里很安静,教学楼内很空旷。没有人替他把乐谱收拾好,他只好自己一张一张地收起来,漫无目的地走着,似乎又是跟随着月光的指引——

是钢琴的声音。涓涓流水般流淌在空旷的走廊里,渗进干裂的树叉中。

是宇宙人的欢迎仪式吗?
月永Leo下意识地跟在了声音的后面。轻柔的、温暖的、让人留恋的音色...不...不仅仅是那样。

还有其他的什么,但是到底是什么呢?想不明白呀。月永Leo并没有余力去想其他的事情,担心一分神就再也抓不住缪斯女神的裙摆。

             「But anyway you can't come,I get it, never mind」

他知道的。或许也是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的。

杏喜欢弹钢琴,虽称不上能有多杰出,但是那温柔的乐声像是拥抱着泥土的细雨一样。令人着迷,甚至无法将视线从她身上移开,明明只是普通的、普通到声乐科的哪个人都能够上手的音乐,却让他心神不宁。

当然还记得,那天午后,他无意间经过钢琴房的时候看到的,就像是海平面即将沉落的夕阳,那暖橙色映照在她旁边,黑色的钢琴反着光,她闭着眼睛,没有注意到有其他人过来。嘴角露出的微笑是平时难能一见的。

月永Leo回想着、回忆着,却很难找出与她无关的回忆。但是她现在却不在自己身边,飞向了别处的夜莺还会回来安慰这个落魄的国王吗。

愚蠢的国王认为自己穿着新衣,就和平时一样。

                「I can't get my mind off you,I'm such an idiot,Same as usual。」

到终点了。

子博客

链接已补档。
访问密码:杏的罗马音,四位小写字母

评论(18)
热度(284)

© Quantum麗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