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um麗樂°⌒°

=量子理学

Quantum=量子,麗樂(りがく)=rigaku=理学。

🌠「她可以褪色,可以枯萎,怎样都可以,但只要我看她一眼,万般柔情便涌上心头。」

🌠文科阿宅。年更选手。阶段性锁黑历史,所以不要奇怪以前的文章怎么不见了。严重社交恐惧症。雷语C。不混圈。NL only。同人志合作请走邮箱。接有偿稿20r1k,走邮箱。

——

❄邮箱:yayoichizuru@gmail.com
❄微博:凑川贞松

৳৸ᵃᵑᵏ Ꮍ৹੫ᵎ

「ES」梦昼日‖凛杏

tips:
●凛杏要素
●灵感源自纯音乐《rain after summer》
●初次写,多有不足。篇幅较长,请耐心阅读,希望能给您一个好印象。
●ooc成分有,请自带护目镜和避雷针。祝食用愉快。

——————

就好像这夏日的骤雨一样,绵密的雨点却又不乏夏日的温热气息,又轻柔地跳着华尔兹落在某个落脚点之后便将透明的裙摆一掀——不见了。

去了哪里呢?
就好像这草丛中一晃而过的黑猫,头也不回的一下子就消失在了视线里。

明明没有阳光的照耀朔间凛月却仍然一副困到不行的样子,他打着呵欠在走廊里走着,望向窗外的时候,眯着眼想要透过云层捕捉到什么,但是那灰色的隔板将所有的瑰宝都挡住了,似乎滴落下来的就是那些事物的眼泪。

但是那有如何呢?

他又将视线收了回来,揉了揉原本就因为睡着而变得乱糟糟的头发。他想着去knights的休息室睡觉比较安稳,也不怕其他人来打扰。当他推开门的时候却看到了难得的光景。

杏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企划书却睡着了,还是草稿的企划书上写满了密密的字,似乎是关于方案的调整。手里的笔掉在了地上了,她却没有注意到。应该说这样一副毫无防备的样子,才是最难的,毕竟平时她很少说话却又总是在暗中关注着所有人,所以当谁需要什么的时候她才会及时出现。

真是可靠啊。这是朔间凛月听腻了的别人对杏的夸赞,或许只有他见过吧...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强大的杏。他走了过去将杏手里的企划书轻松的抽走了——这不是根本没有余力吗。

呼...晚安了。
他毫不在意的就和平时一样躺在了杏的大腿上,如果要说的话,整个梦之咲能有这待遇的也没多少人,只是利用了她不擅长拒绝别人这一点而已。但是...多少又好像和她稍微走近了一些,相对大多数人而言是这样的。

那么,做个好梦吧。



          ♪The rain check


朔间凛月也很奇怪,这是梦吧?

他从教学楼里走出来的时候天正下着雨,连梦里天都在下雨?真是有些令人不愉快。但是学校里却是难得的一片清闲,倒不如说是除了自己好像没有其他人了。他放慢了步调享受着片刻的宁静,雨点敲击着玻璃的声音,细微的刺激就好像心脏被放在了汽水里,滋滋的冒着气泡的声音。意外的悦耳,却又有着催眠的作用。

呼,随便...去哪里睡会儿吧。

他将视线随意的向外投去时,又看到谁在雨里。有些单薄的身影,栗色的头发完全被雨打湿了,服软地贴在了白色的衬衫上,滴下来的水珠把她手里的文案也打湿了,但是很奇怪...那份文案就好像会吸水的海绵,明明持有者浑身湿透了,但是它却完好无损,只有一点点水渍。

是杏,不会错的。

她平日里总穿着外套和毛衣,想起来好像曾经有谁说过如果只穿白衬衫的话明明更能突现身材,为什么要把自己裹那么严实呢。现在那句话应证了,近乎透明的白衬衫透出了皮肤的色泽,连同一些不该看到的东西也透出来了。她似乎一点都没有意识到,站在那里根本没有避雨的意思。

唔,之前也有这样的情况吧。是刚开学的时候,也是最初遇到杏的时候。那个时候还是个拿着手机随时会报警的小姑娘。怎么想都很奇怪吧,突然到了一所全是idol的学校,那可是普通的女子高中生的梦想。但是那个小姑娘看到自己的时候居然一副警惕的样子,还离自己三米的距离。

“好啦,不要打扰我睡觉。听话的话就乖乖走远一点。”朔间凛月也没有功夫搭理这个转校生,打着呵欠赶她走了。

那天也是下雨,朔间凛月在走廊上听着身为青梅竹马的衣更真绪絮絮叨叨,无非是些告诉他不要总是无精打采的,也不要给其他人添麻烦之类的。朔间凛月拉长了音调,有些慵懒的声音应付着。

“唔,下雨了哦。”

朔间凛月从窗外看过去的时候无巧不巧地看到那个转校生在雨里没打伞,手里抱着东西估摸着是被谁差遣的。是笨蛋吧?倒不如说这所学校的生存环境比她想象的恶劣的多,早点让她吃点苦头放弃也好。

“啧,连杏也要别人担心吗。”同样透过窗看过去的衣更真绪,匆匆忙忙地拿着伞跑了出去。朔间凛月趴在窗台上,看着衣更真绪拿着伞跑到了那个转校生的旁边。

说起来那个转校生目前是负责trickstar来着?怎么样都好啦,那种新人能坚持多久呢。估计过不了多久就会闹着离开了吧。他打着呵欠走远了。

是什么时候发现她闪闪发亮的呢?可能是trickstar的第一次胜利,也有可能是她开始被其他组合所关注。总之当他开始注意杏的时候才发现她的周围已经围了一圈人了。

天上的雨丝毫没有停的意思。雨声打断了朔间凛月的思绪,将他拉了回来。杏还在雨里站着。

朔间凛月不知道从哪里拿出的伞跑了过去,撑了开来挡在了她的头上。抬起袖子擦了擦她的头发。

“杏,下雨了哦。”

她好像才反应过来,但是并没有马上避开自己。而是略微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道:“嗯...下雨了呢。凛月君还没有回去吗?”

“呼...老爷爷是想回去休息的,但是看到小姑娘站在雨里总不能放着不管吧。好了,乖乖回去,衣服都湿透到连内衣都能看到了。要是被谁看到的话可是会发生不好的事情呢。”

朔间凛月将一只手搭在了她的肩上,将她拉向自己这边,同时遮住了后面,怎么也不想让除自己以外的人看到她湿透的样子。但是杏却没有领情,反而抬手伸出了雨伞外,接住了一些雨点说着不找边际的话。

“但是...那样子不是很可怜吗?都已经是透明的了,却还要一直被别人躲着,明明掉在地上粉身碎骨以后也不会被人记住。”

“杏?”朔间凛月并不能理解她的意思,但是他看到那双蓝的透明,几乎倒映着澄空的瞳孔,有水渍在眼角。明明是和平时一样没什么情感波动的语气,但是他却觉得杏在伤感什么。以前岚好像说过,女孩子的心思是细腻的,要好好揣摩才行。

不明白...女孩子的心思。但是他却也不急着催杏去避雨,原本搂着杏的手转而伸到前面,握住了那只雨伞外的手,十指相扣着,握住了那只被雨打湿而温度较低的手。杏有些意外,一回头却对上了对方的微笑。

“不会被忘记的。就比如说现在吧,如果以后再提起下雨,那么我一定会想起来现在湿淋淋的杏。这可是会成为你被我记住一辈子的标志。”

“凛月...”

“呼...杏是会因为下雨而伤感的女孩子啊。那么下次再下雨的时候就投入老爷爷的怀抱吧。会让你度过一个快乐的夜晚的。”

“谢谢。”杏侧过头并没有对刚才朔间凛月的危险性发言提出异议,而是露出了安心了的微笑。

雨里的黑猫一下子跑了过去,尾巴上系着蓝色的丝带,一跑起来就能听到铃铛晃动的声音。

“啊...凛月跑走了。”杏一下子挣脱开了朔间凛月的手,跑了过去。跟在了那只黑猫的后面,钻进了草丛中。

想起来了,好像是之前leader在弓道部养的猫来着。给它们取了大家的名字,叫凛月的猫被系上了蓝色的丝带。那是杏喜欢的丝带,不免有些令人羡慕。

“等等,现在还在下...”


           ♪Who will bell the cat

雨...?

等凛月缓过神来的时候已经不是学校了。明晃晃的阳光有些刺眼,朔间凛月抬起头眯起眼望了望四周。高大的不像话的树木和到处都开着的花,甚至非常的反常。明明是六月,迎春花却开在了水里,睡莲长在了树梢上,弯弯曲曲的藤蔓上挂着的不是花而是糖果。

朔间凛月一瞬间非常佩服自己的想象力,居然会梦到这么梦幻的地方。他打算向前走穿过那扇门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身上穿着的是蓝色的礼裙。有些困扰地揉了揉头发时发现头上还有缎带,扯下来一看也是蓝色的。难道说自己是爱丽丝?如果是童话的,自己明明应该是王子之类的角色吧。

“再不去的话就赶不上茶会了。”

拿着怀表的兔子急急忙忙的跑过去了。栗色的头发被扎了起来,白色的兔耳朵因为跑步而一晃一晃的。身上穿着的是白色的中袖衬衫和黑色的马甲,怀表的金属链子正挂在外衣的内衬上,下身黑色的西装短裤将大腿绝妙的部分露了出来。

“喂...”朔间凛月叫住了急急忙忙的兔子。

杏停了下来,将怀表收了起来看了看身后这位「爱丽丝」,并没有露出因为被打断而不愉快的表情,而是将视线落在了他手上的缎带,轻吐了一口气,走过去示意他蹲下来。

朔间凛月难得顺从的低了下来,杏毫不在意的地靠近了他,将蓝色的缎带在他头上系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为了调整角度而将身体向前倾,完全没注意到胸口时有时无地触碰到了朔间凛月的脸上。

因为近距离的接触所以她身上的味道非常容易闻到,并不是那种普通兔子身上那种青草的味道而是更为淡雅就像夜晚的月色那样。又想起来,刚刚在雨里杏有些落寞的表情,他现在突然很想拥抱她,并不是平时那种撒娇的意味,一瞬间担心她会刚刚一样一下子就跑走。

现在明明是非常容易抱住对方的距离,但是朔间凛月并没有那么做,明明心里有一种莫名的索求,却也不想让她困扰。只是乖乖的等她打好蝴蝶结。酒红色的瞳孔里满盈的是她的倒影,就像最醇香的葡萄酒,将葡萄沉淀在气泡底下,真希望能就这样融合在一起。

“你怎么能把缎带扯下来呢。你可是茶会的主角,必须要展现出最美的姿态才行。唔...好了现在。”她似乎很满意这个蝴蝶结,但是她又突然想起了什么,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张邀请函递过去“女王的茶会要开始了,要快点过来啊。”

说着她转身又跑开了。朔间凛月刚想伸手拉住她却如同幻影一样,一下子就不见了。好像平时也是这样吧,一直很忙碌的杏完全没有时间停下来,甚至来不及捉住她的身影。

这次也一样吗?

朔间凛月摸了摸刚刚她系好的蝴蝶结,铃铛的声音突然冒了出来。那只系着蓝色丝带的猫又出现了,它站在离朔间凛月五米的距离,摇了摇尾巴示意他跟上去。

朔间凛月也没有想那么多,跟了上去。这只猫是一直跟在杏旁边的那个吧,如果追上去的话是不是就能够追上她的脚步了。

爱丽丝,茶会要开始了。

说实话,朔间凛月有些讨厌这个童话般的梦境了。和刚进来的情况大不相同,黑猫走过的路两边尽是些荆棘,但是都被砍断了。折断的树枝上挂着不知名的布料,甚至还有夹带着血渍的——

很让人很不愉快。

虽说他有吸血的癖好,但是那是只局限于对于爱着的人来说。如果是其他情况的话,那么他也会和大多数人一样对于溅血的场景并没有太多好感。

然而他注意到了一件事。虽然这条路非常崎岖,但是都被踩平了。就好像之前已经有谁来过了一样。

这是...杏走过的路。

黑色的猫站在岩石上,晃动着尾巴示意他不要掉队。还不满的低吼了几声,让犯困的朔间凛月不要拖后腿。

黑猫一下子窜进了灌木丛中不见了。朔间凛月拨开了阻挡在面前的树枝,从树垛中花了些力气才出来。现在他觉得很困,可能是因为刚刚花了很多力气,也有可能是因为要转入深度睡眠了。

他打着呵欠,看到刚刚那只黑猫从桌子的下面冒了出来,一下子跳到了杏的怀里,亲昵的蹭着杏的胸口。

“铃铛歪了呢。”杏将黑猫尾巴上的铃铛重新系好了,任凭它在腿上撒娇。

朔间凛月就和平时一样走了过去,躺在了杏的大腿上,黑猫识相的将自己的专座让了出去。杏抬手揉了揉他的头发“欢迎来到茶会,凛月君。想休息了吗?”

他没有反驳而是点了点头,杏的味道是能让人安下心的味道,不仅仅是血。像这样被轻抚着,就好像心上的褶皱被抚平了。被这样温柔的语气轻唤着,就好像被柔风拥抱着。

就和那时候一样吧,被trickstar打败的时候,杏专门过来过。只是那个时候她没有说什么「knights也很厉害」「希望不要把这个输赢放在心上」之类的客套话。而是说了——

「凛月君在舞台上很闪亮,让视线没办法移开,见识过了knights的实力。着实是能让人信服,学到了很多,谢谢。」

迷迷糊糊之中又好像听见她在说什么,但是听不清了。想要醒过来,但是却没办法打败困意。啊...还没有什么没说出来。

我也是,谢谢。


               ♪The Vergissmeinnicht


在睡梦中闻到了花的气息,而安心的睡着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是被熙熙攘攘的人声吵醒的。朔间凛月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坐在一个剧院里,四周昏暗的灯光只能看清舞台上。

是在表演什么?

朔间凛月努力想听清台上表演的内容,但是却发现什么声音都没有。他略微有些不快地皱了皱眉,但当他向四下里环视的时候才发现周围一个人都没有。

“醒了吗,凛月君?”

温柔的话语从耳侧传来,朔间凛月才发现自己刚刚一直是靠在杏的身上。杏穿着的是维多利亚时期的礼服,过于膨大的裙摆显得她更为瘦小,她的目光紧盯着舞台上的演出。

“呼...靠在杏身上睡着了啊。杏喜欢歌剧?”

杏略微沉思了一会儿,却将话题扯开了:“凛月君觉得舞台上在演的是什么呢?”

舞台上的女子在绳索吊起来的高台上,趴在窗口向地上的人说什么。并不能听清台词,但是却能看到演员脸上近乎绝望的神情。

“呼....看上去是一场悲剧呢。杏喜欢这部剧吗?”

朔间凛月将视线从舞台上移开了,注视着那双蓝色的眼睛,澄澈的能将一切罪孽都洗净一样。倘若将自己也埋葬在那眼睛里,是否也能够得到灵魂的升华呢。

“不确定。”杏微微低下头闭上了眼睛,似乎在思考什么“如果说是剧情的话,我并不喜欢悲剧。但是也不能因为个人因素而去否定整个演出,演员的演技很出色不是吗?但是我也不想因为出色的演员而夸赞这部剧。

凛月君觉得这部剧在演什么呢?

舞台上的女主角被锁在高台上,在向地上的人呼喊什么。但是地上的人却又好像什么都没听到,或许真的是因为女主角没有发出声。你看...我们在这里也完全听不到演员的声音不是吗。

啊...那边的是男主角吧。他抬头看到了女主角,他伸手想去够到那个高台,却发现一切都是徒劳的。女主角也走回了房间里,他在朝房间里喊什么,凛月君觉得他在说什么呢?”

舞台上的歌剧还在进行着,朔间凛月却没办法将精力集中在上面,视线完全没法移开杏。又是那样的表情...

有好好传达出去吗?

歌剧终于结束了,朔间凛月什么都没记住,脑海里只剩下杏的声音。他知道的...他见过的...那样落魄的杏。

虽说也并非是他故意想要见到的。

朔间凛月会弹钢琴,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比起钢琴他更喜欢钢琴房的安静,那种呼吸声都被放大,琴弦震动的回音都被拉长的悠扬,是他最喜欢的。

就和刚刚睡醒时一样,有着一种慵懒的气息。又或是和要入睡时一样,声音的颜色愈来愈淡。

那天就和平时一样躲在钢琴房里睡觉的朔间凛月被哭声吵醒了。虽说是很轻的声音,但是由于钢琴房的构造而显得非常嘹亮。

他被迫起来,打着呵欠,想去赶走在这里的人。但是当他走出幕布的时候,看到坐在琴凳上哭泣的杏时,原本的怒火一下子融化了,烧灼着心脏。

“杏...?”他开口喊了一声她的名字。

“?!”杏一下子直起了身体,好像被吓了一跳,或许是意识到朔间凛月在这里休息,于是赶紧擦干了眼泪,站了起来鞠了一躬“抱歉,我不知道凛月君在这里休息。打扰了。”

“呼...反正都被吵醒了。不留下来听我弹一曲吗?”朔间凛月走了过去,坐在了杏的旁边,同时也是不容抗议地将她拉向自己的这边。

熟练的操作伴随着悠扬的琴声流泻下来。就像是....就像是将天上的银河引流了下来。

朔间凛月用余光注意到对方被琴声吸引住了,而嘴角微微上扬。他有些意外,自己为什么会在意这个小姑娘。明明见过的女孩子并不少,想向自己示好的也大有人在,但是为什么唯独不想看到她的泣颜呢。倒也不是因为她和其他女孩子不一样很难追到手之类的,朔间凛月也并不对追女孩感兴趣,他又不是羽风薰。

到底是为什么呢?

他好像也是第一次注意到身边坐着的女孩子是那么的弱小,明明平时一副「交给我就好了,请放心吧」的样子。结果只是在逞强吗?那也不奇怪吧...在这所全是男性的学院里,比起原先的学校有更强的压迫感,是连能够和原先的亲友一样照顾自己的人都没有的。

这一点他突然很庆幸自己身边还有衣更真绪,但同时也产生了莫名的嫉妒。因为啊...杏从一开始就跟在trickstar的身边不是吗,想到他比起衣更真绪要晚结识她,并且按照衣更真绪的老好人性格,在此之前两个人有过多少互动也是可想而知的。

有些羡慕呢。

朔间凛月不由自主地用右手扣住了她的左手在钢琴上,女孩子的手比自己的果然小很多,那样弱小的身体居然扛下了那么多工作。他突然产生了一份怜惜,或许并不是那种对弱者的怜惜,还有些别的什么——

那是不能说的。对制作人产生的额外的情感可是不被允许的。

“凛月君...?又发呆了吗?”杏的声音一下子把他拉了回来,她手上捧着一束蓝色的花。

“结束了吗?”

杏点了点头,将蓝色的花束向舞台上扔了过去,一下子零散的花瓣飘得到处都是。

“真是一出非常棒的演出呢,凛月君。”她露出了微笑,是比那花束更为柔软,更为迷人的笑。

下午三点的钟声敲响了。

               ♪Something blue

这次又是什么呢。

朔间凛月只觉得自己越来越困了。他抬起头看到的是一片晴空万里,晴朗的过分的天阳光洒在身上,但是...却好像失去了温度,冰凉的像海水一样。

远处突然传来的钟声绵长而婉转,萦绕在树枝上、屋顶上、衣角边。

他随着钟声向前走,脚下的是一片花海,全是清一色的星辰花,在柔风里摇曳着,似乎连空气都呈现出醉醺醺的状态,被花香迷了头脑。

又是蓝色...那么她也在附近吗?

“今天是婚礼呢。”

果然出现了,杏穿着蓝色的裙子眺望着钟声的来源处,果然有一对新人在那里进行着婚礼,神父正在按照流程读祷词。

“杏很高兴的样子?”

“是...因为是婚礼。作为新娘的那个人一定非常幸福吧,想到这里就忍不住去祝福他们了。”

“杏难道不想成为主角吗?”

她摇了摇头,抬起眼注视着对方酒红色的眼睛说道:“因为凛月君并不在那里不是吗。只是想着和凛月君在这里站着就觉得很高兴了。会不会有些太贪心了呢...在这个梦里占用了凛月君的睡眠时间。”

婚礼的音乐响了起来,巨大的管风琴传出的音乐声,一直蔓延到了太阳升起的地方。

“我更喜欢凛月君的钢琴,那是更能让人安下心的声音。”

新娘的捧花朝这边飞了过来,不偏不倚地落到了杏的手上,她拿起来凑到了鼻尖前轻嗅着星辰花的芳香。那只系着蓝色丝带的黑猫蹭着她的脚踝。

“啊...婚礼要结束了呢。”

远处的景色一点一点的消逝。蓝色的星辰花海和蓝色的天拼凑在一起根本分不清谁是谁。

朔间凛月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没办法组织出完整的一句话。明明是从一开始就要传达的,梦境要结束了。

他突然抱住了杏,蓝色的捧花掉在了地上。

“凛月君?”

“如果这是梦的话,那么这样的事情也能够做得到吧。”他在捧花里找到的一枚蓝色的戒指,将它套在了杏的无名指上“终有一天,会在梦境之外给你戴上的。还有,谢谢。”

    

                 ♪No end

从梦中醒来的时候,墙上的挂钟才走了半圈而已。

杏搂住了他的肩膀,防止他从自己的大腿上滑下去。但是似乎还没醒来的迹象....无意识的动作吗。他枕在杏的大腿上,裙子被推上去了一些也没有注意到。

“再不醒过来,就要被做色色的事情了哦?”

“唔…”

“呼,算了。…再睡一会儿吧。晚安,杏。”

朔间凛月半抬起身体,烙下一吻在她的脸颊上。

重要的一吻,留在下次吧。

窗外的雨渐渐停了,似乎又将是个晴天。

————
「后记」

本文的标题梦昼日,接地气的翻译就是白日梦。

前前后后花了很多时间来写这篇,最初的脑洞只是把自己一向很熟练的题材「梦境」拿出来再写写看,于是就拿凛杏试手了,可能是因为凛月一直在睡觉,觉得比较好切入。其次这次用了很多小标题,想了想还是解说一下比较好。第一个标题是「rain check」,意思是「给予第二次机会」。第二个标题是「Who will bell the cat」字面意思是「谁去给猫系铃铛」,更进一步的翻译是「谁愿意为大家冒风险」。第三个标题是「Vergissmeinnicht」德语中是「勿忘我」的意思。英译可以近似翻为「树上的女爵;  表演者」。第四个标题是「something blue」,这是关于西方婚礼的一些传统,就是「一些新的,一些旧的,一些借来的,一些蓝色的」,有兴趣的话可以去搜索一下,这里就不做过多的解释了。以及一点其他的科普,勿忘我又名星辰花,文中出现的蓝色的话均为勿忘我,因为觉得如果直接点名花名的就没什么意思了,所以采用了别称。小标题都是用了有深层含义的或者是和剧情有关系的,希望解读了小标题后能更方便读解本文。

其次是一点关于剧情的解读。杏的方面大致还是强化了无口这个属性,关于这一点大概和我的个人喜好有关,在这里先道歉还不是很擅长描摹后时期的杏。虽然很爱她,但是描写杏的方面还是很苦手。凛月虽然给我的感觉一直是能很自然开车的那种。但是记得当初推剧情时,最早应该是凛月刚和安子认识时候对安子其实很冷淡的,像是会让安子一边去别打扰自己。印象比较深的就是一个选项是给他膝枕,当时凛月说的是「没想到你这么大胆啊,但是我可没有这个打算」之类的。所以觉得在累计好感度之前,凛月对安子应该也没那么友好,信任是慢慢累计起来的。

大概就是这么个思路才开始写了这篇,到最后敞开心扉的杏和凛月。虽然没有这次没有插表白之类的暗示性语句。大概...算是走了纯情风?
其实还有好多东西都埋在了文里,这里就不进行详细解读了,留下的空间就交给其他人来想象好了。
不过这次算是把自己想写的paro都写了一遍,多重梦境,爱丽丝,剧院,婚礼。嗝,就算是自我满足向的长篇大论吧。

最后感谢阅读至此,祝您能有美好的一天。

评论(7)
热度(138)
  1. 月永 りょう♪Quantum麗樂°⌒° 转载了此文字
    超赞啊啊啊太太我爱您!!!!!!

© Quantum麗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