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um麗樂°⌒°

=量子理学

Quantum=量子,麗樂(りがく)=rigaku=理学。

🌠「她可以褪色,可以枯萎,怎样都可以,但只要我看她一眼,万般柔情便涌上心头。」

🌠文科阿宅。年更选手。阶段性锁黑历史,所以不要奇怪以前的文章怎么不见了。严重社交恐惧症。雷语C。不混圈。NL only。同人志合作请走邮箱。接有偿稿20r1k,走邮箱。

——

❄邮箱:yayoichizuru@gmail.com
❄微博:凑川贞松

৳৸ᵃᵑᵏ Ꮍ৹੫ᵎ

「ES」夏夜花火‖Leo杏

tips:
●Emm...含私设命运线,反正就是各种各样私人的东西塞进去了,非常随性的短打。夏天啊...果然还是烟火。
●ooc成分有,请自带护目镜和避雷针,祝食用愉快。
——————

*

如果说夏天最让人期待的活动,除了祭典以外就是烟火大会了。不需要任何的装饰和渲染,浓的化不开的黑夜就是最华丽的幕布,绚烂的让人无法移开视线,令人窒息的美,仿佛将那一星半点的余温也刻印在了灵魂里。

但是那之后呢?
也只剩下散落一地的余灰而已。

あんず从以前开始,或许还要更早一点,她喜欢每年的暑假都去看烟火,很早的时候喜欢和三波还有弟弟一起去。身为年长者总不得不照顾两个同行的小孩子,她的手提袋里除了零钱以外还必须带着OK绷和手帕,比起能老老实实拉着自己手的三波,弟弟总是很沉默的跟在后面,总得时不时回头看他有没有被人群挤走,想要拉着他的时候他总是孩子气的撇过头,小声地说着什么,只是伸出手拉住了她的袖子而已。

那个时候身高可一点优势都没有,在人群里除了烟火在夜空中炸开的声音以外什么也看不清,之后便是人群的嘈杂声包裹的严严实实。但是她却并不觉得失望,因为总有那么一些窜的很高的烟火,她抬起头就能望见——

那是见过一次就难以忘记的美。甚至让人觉得烟火的生命就算短暂的只有这十几秒,那也是足以震撼人心的十几秒。人的一生能在其他人的时间里占据多少个十几秒呢?那是极少的。毕竟匆匆流过的时间,把停滞的人都卷向了深不可测的深海。

但是逆流而上的人,又有多少能到达终点呢?

或许女孩子的心思真的是细腻的,总是会因为一些微小的事物而让あんず陷入短暂的思考。

从宣传部那里拿到的宣传单,是关于演唱会的。正好和烟火大会的时间撞上了,あんず看着手帐上圈了红圈的日期,将原先写的烟火大会划掉写上了演唱会的标签。

嗯...演唱会。

放学后的教室明显安静了不少,她正坐在三年级的教室里月永レオ讨论关于这次演唱会的事情。

教室里的空调被关掉了,黄昏的视线依然炽热,あんず也顾不上擦汗之类的,指着文案上的划线向月永レ才请教接下来哪里需要改正。

“あんず一副认真的样子,真有趣呢。这里...”月永レオ指着场景排布“这里加上烟火吧。在和其他组合交接的时候,放烟火增添一下气氛。”

“烟火...嗯,是可以考虑的方案。月永前辈难得能想出正经的点子。”

“因为あんず你不是很期待吗,烟火大会。还在手账本上画了标记。”月永レオ单手撑着头另一只手指着策划案,略带着笑意“期待着烟火大会,这一点也很可爱啊。嗯嗯...能想到不错的旋律。”

“月永前辈...随便翻后辈的记事本可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あんず警惕性地将本子向旁边放了一些。

“欸?あんず的隐私什么的,我可没有侵犯啊。应该说是非常碰巧的事情,正好看到了那一页,不过也说明那一页被あんず你压过很多次了吧,不然怎么风一吹就到那一页了呢。

不过一想到今年的演唱会竟然和烟火大会相撞了,超遗憾啊,今年还想着和るか一起去烟火大会,居然不能见到るか的浴衣太可惜了!世界遗产级的inspiration都会为此而消失的!”

“月永前辈才是,很孩子气。”看着月永レオ一副非常遗憾的样子,あんず也不示弱地回应了。

“唔...啊哈哈,你的反应越来越有趣了呢。比起一开始躲躲闪闪的样子,现在开放很多了,唔哇,inspiration都要复燃了!”

...烟火大会...?不对不对,现在不是想着这些的时候。身为制作人的自己怎么能够还想着自己的事情呢,一切应当以偶像们为第一位。

“あんず,很难得的在发呆啊?在想什么呢?”

“......”

“感觉あんず总是不愿意和其他人说自己的事情,但是写在脸上的情绪又很容易读懂,偶尔像个孩子一样任性一下也会被大家谅解的。”

“...没有。我该去工作了,辛苦了,我会去修改策划的,那么月永前辈也请早点回去。”

“这样真的好吗?总是把自己藏在阴影里。”

あんず停顿了一下,随后加快了步子从三年级的教室离开了。

怎么可能愿意待在阴暗的角落呢。这条路不管是自愿的还是被迫的,既然踏上了就算粉身碎骨也要走完。已经不想再去失去什么了,如果一开始就没有,就不会去期待不回去想办法守住,也不用担心会失去。

她走回二年级的教室,开始着手修改策划。

烟火大会...唔,又想起来了。那次让人印象深刻的烟火大会。

那是初中的时候和同伴一起去的烟火大会,因为拥挤的人群而和同伴走散了。不擅长应付汹涌的人流,她只好跟着人流向前走,心里正有些焦虑想着怎么才能出去的时候被人拉了一下胳膊,一下子拽出了人群。

“找到你了,るか,怎么能在人多的地方乱跑呢。啊...啊!抱歉,认错人了。”对方刚刚还一副严肃的语气,意识到抓错人的时候赶紧松开了手。

“没事...谢谢,把我拉出来。”あんず压低了声音回应道“您也和同伴走散了吗?”

“嗯...毕竟烟火大会的人太多了。るか不知道跑去哪里。啊,既然这样子把你一个女孩子丢在这里也太残忍了,如果说看烟火的绝佳位置...就是那里了吧。虽然有些失礼,不如我们去那里等比较好?”

略微思索了一会儿,觉得对方说的也不无道理,就同意了。她伸手拉住了对方袖子:“失礼了...为了防止再次走失,请允许我这样做。”

对方没有再说什么,放慢了脚步好让あんず跟上来。好像世界的节奏都慢了下来,周围嘈杂的声音愈加变得透明,逐渐变成了窸窸窣窣的低噪。毫无规律可循的蝉鸣声此刻也显得空灵了一般,时间连同着夜色将这片被琉璃灯火点染的天空,慢慢铺上朦胧的灰。

她还听到了。
对方轻轻哼唱的声音,那是あんず没听过的旋律,那是能将一切不安的情绪通通抚平的音调。不得不说是能够触动心弦的声音。

能够唱出这样温柔的曲调一定是温柔的人吧。あんず这样想着,她也不免和同龄的女孩子那样幻想着是否有一天能够再次见面,但是这样微小的心思也随着时间的打磨消失了,剩下的只有那一夜的绚烂的烟火。

也唯有那一夜的烟火是无论怎样都不会褪色,记忆中的世界也永远为它停留在那短暂而华丽的十几秒。

又听到了...那温柔的曲调。

当あんず醒过来的时候,她正趴在二年级的教室里,身上盖了一件梦之咲的校服。是做梦了吧?毕竟...是只有梦里才会有的烟火。

她眯起眼望向了窗外,纯黑的夜从天边开始蔓延开来。

演唱会是在策划提交之后的一个星期举行的,这一个星期里她似乎都快忘了烟火大会的事情,当然...只是她自己认为自己快忘了。黒森すず的邀请还是如往年一样发来了,但是她以工作为理由回绝了。

正当所有人都在舞台那里准备着演出,她坐在了二年级的教室里,这个位置是刚好能够看到舞台的。但是她却没有心思去看,而是将策划案拿出来做进一步的修改,留作明年的备案。

外面传来了嘈杂的声音。是演唱会和粉丝的应援。他们现在一定在舞台上发出耀眼的光芒吧。

她停顿了一下,忽然很想去看一眼。但是也只有那一瞬,很快念头就被打消了。应援之类的有粉丝就足够了,身为制作人的自己不能止步要为偶像们开辟前面的道路。

她突然觉得这所教学楼很空旷,除了她写字的声音以外什么都没有。别去想了。该工作了。她总是以这样的理由把自己固定在框架里。

外面的烟火什么时候放的?不知道啊,当她回过神的时候天空已经重新恢复了沉寂。

舞台的灯灭了。演出结束了。

人群的呼喊声和演唱声都销声匿迹了。终于又回归了安宁,而教室里也不再有光照进来。

あんず终于完成了手里的工作,站了起来关掉了教室的灯,倚靠在窗户旁,看着窗外。目光毫无目的的远眺着,不管是否有意义的光景都纳入视线,舞台拆掉了,地上也只剩下烟火的碎屑,还剩下三三两两的学生在收拾东西而已。

啊...还是错过了。

她忽然就想起了去年还和同伴一起看烟火的事情,黒森总是会在她身边非常高兴地指着天空,还有湖南やこ会一边拿着苹果糖一边拉着她的手。那么现在呢?......

就像绚烂的花火,一生的美好也只有那十几秒,结束了就是结束了,成为了随风而去的尘埃也是注定的。不知道是不是工作太久眼睛有些酸,她揉了揉眼睛的时候竟止不住的眼泪从眼角溢了出来。

手机响了,是邮件。她想着是不是黒森すず发来的关于烟火大会的照片之类的,她还在想着该怎么回应今年没有去的理由和该怎样以欢快的情绪回复时。点开却发现是月永レオ发来的一段语音,她点开了播放。

「唔啾,啊哈哈哈,吓了一跳吗?你一定还没有走,那么就来一下这边吧。具体在哪里?嗯...嗯...啊,如果是你的话,一定能找到的,毕竟你可是和我一样是能听到宇宙的信号的。啊哈哈哈,赤裸的国王为你献上赞美的乐章!」

真是让人操心的前辈。

她抬起袖子擦干了眼泪,将东西收拾好放进包里赶了过去。

目的地是哪里?

不知道是不是灵魂的互相吸引或是别的什么,她猜到了也有可能是她准确无误的肯定的,百分之百的确认他会在那里。

她想到的是那个时候在烟火大会上把她从人群里带出来的男孩子。月永レオ和他一样有着温暖柔和的光辉,或许...或许应该说是他像月永レオ。明明是第一次被男性有着过于亲密的接触,但是却没有紧张慌乱的情绪,而是没由来的安下心了。

能遇上那样的温柔的人真是太好了。

“月永前辈!”她远远的看到了在梧桐树下站着的人,挥了挥手跑了过去。

“你果然找到我了呢。”月永レオ也笑着挥着手回应道。

演出应该是刚刚才结束,换衣服也很匆忙。あんず注意到对方的扣子,转而将包放在地上抬手替对方将错误的扣子解开重新扣好。

“前辈还是和平时一样,不注意细节的话可是会引起粉丝的注意。”

“あんず有看刚刚到演出吗?”

“...刚刚...刚刚在处理工作,毕竟事后还有很多粉丝方面的回应和总务的结算。”

“果然呢。”

“但是在舞台上的大家一定闪耀着无与伦比的光辉吧,粉丝的应援声在教室也能听到。我想...”

“但是,那里并没有你的声音。”月永レオ突然打断了她的话,将身体微微向前倾拉进来和她的距离“虽然是闪闪发亮,但是是为了谁而发亮?如果说没有任何内涵的曲子那就无异于路边的石子了。あんず应该知道的吧,毕竟是很聪明的孩子。”

“......”あんず的动作一下子僵住了,因为对方过于近的距离而不知道眼睛该往那里看比较好,衬衫因为刚刚自己的行为而半开着,进一步动作的话就能触碰到他的体温。视觉刺激加上听觉刺激,她忍不住缩了缩脖子抬起头对上了对方的视线。

在夜空下显得更为深邃的瞳孔,浓厚的绿色沉淀着的是她的倒影。托着玫瑰的绿叶,捧着珍珠的深海。

为了谁而演唱的?

这个问题她从没想过,她只想着如何按照大家的情况制定最佳的方案。最初的时间场地安排到结束后的结算她都必须做到完美,因为制作人的一举一动同样影响着偶像们。

她就是那演唱会时在背后绽放的烟火,即便是绚烂也只有那十几秒,也只是舞台的陪衬。那短暂的十几秒便是她生命的全部,但是那短暂的时间又能烙印进几个人或者说是谁的生命里呢?

她不敢去想,也害怕听到结果。或许是身为偶像的他们注意到她总是会刻意的回避所以也不曾过问太多。无形的隔阂...没人想去打破,也不敢打破,害怕这会是在南极掀动翅膀的蝴蝶,终会引起在世界另一角落的暴风雨。

是啊...那美妙的歌声为谁演唱的?

是粉丝们吧。每次在杂志上报道的时候不都是有这样的话吗。

然后呢?

...老师?毕竟是指导自己的人,想要以实力回报是应该的。

不对,那不是答案。你知道的。

あんず不敢再想下去了,松开了手里的衬衫,向后退了一步却又被对方在腰上用力,重新将距离拉进。

那是不对的,不应该的答案。也不能够成为答案,如果那个答案被认可了,她会渴望更进一步的光辉,像向光生长的蔷薇,绕过荆棘和断垣向光源靠近。

你在害怕什么?你可不是希望的垫脚石,而是夜莺的翅膀,是和夜莺在同样的舞台上,同样散发着光辉的。

.......

是为谁歌唱的?是为什么而努力的?

话堵在喉咙里吞也不是说也不是。

“你喜欢吗?夏夜的花火。”

“...喜欢。”

绚烂的只有十几秒的烟火,成为了谁的生命里不会被流水侵蚀的烙印。最后留下温度的是脸颊上的余温和柔软的触感。

“在舞台上闪闪发亮的是我们,而现在...在花火下熠熠生辉的是你。”

夏夜里烟火的尘埃被风带去了遥不可及的天边,还有那赞美的词藻一同被播散到了远方。

————
「后记」
没什么要补充的了...突如其来的灵感,看到了pesck桑的画,想着「是烟火大会吧」这样的想法就写了这篇。很难得的用了杏的视角,用了大片文字写了杏,其实我一直是比较避讳以杏的视角叙事的。...因为觉得现在的文字功底还不足以描摹她的人格。千言万语不及她万分之一的美好。其次是...emm...试了一下把文中的名字都替换成了日文,只是想试一下这样子是不是能带来不一样的阅读体验。如果有打错的话非常抱歉!因为用的搜狗输入法...在日文字符那里慢慢找的。

因为是随性写的短打,所以肯定有很多bug...请多见谅。插了很多私设...但愿违和感不大。这次比较难地方的就是月永...难得尝试了一下不怎么闹腾的性格,但是也不想造成ooc太大的现象,所以花了点时间...虽然最后还是只有这个样子。
私设的命运线灵感源自BGM《镜花水月》。

最后,感谢阅读至此。祝您能有美好的一天。

评论(6)
热度(104)

© Quantum麗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