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um麗樂°⌒°

=量子理学

Quantum=量子,麗樂(りがく)=rigaku=理学。

🌠「她可以褪色,可以枯萎,怎样都可以,但只要我看她一眼,万般柔情便涌上心头。」

🌠文科阿宅。年更选手。阶段性锁黑历史,所以不要奇怪以前的文章怎么不见了。严重社交恐惧症。雷语C。不混圈。NL only。同人志合作请走邮箱。接有偿稿20r1k,走邮箱。

——

❄邮箱:yayoichizuru@gmail.com
❄微博:凑川贞松

৳৸ᵃᵑᵏ Ꮍ৹੫ᵎ

「ES」Classic‖Leo杏

tips:
Leo杏
试图换文风,试水。
一份大概是英伦风的短打,半架空半架空,就是说有私设,就是突然想写写一见钟情的感觉。取名废,标题就是音乐的标题,这歌真好听,满脑子都是小甜饼,甚至想出钱给他们举办婚礼。

●请自带护目镜和避雷针,ooc成分有,歌词引用注意。

————
*
濑名,我觉得我恋爱了。这一定是宇宙的电波终于传给我了!那个女孩光芒四射,就像第五大道的钻石,不不…那是连钻石也会黯淡无光的耀眼!

这是月永这个星期第二十五次对他说这句话了。自从上个星期濑名带他去了一趟教授的家以后,月永就一副发现了新大陆的兴奋的样子已经持续好几天了。原本濑名是没打算带月永去的,他自己也不想去,毕竟太麻烦了,那个教授平时就啰里啰嗦的但是偏偏觉得濑名有才华,像是跟他杠上了一样总是会额外布置给他论文让他每个星期交一次。濑名很不愉快,但是尊师的基本道德还是有的,只好懒懒散散地应下了。

原本是每个星期他自己去就行了。但是上个星期教授让他把月永一起带过去。哦,对了。说到这个月永,缺课的频率高到不敢相信,但是每次最后检测时总能拿出不错的成绩,因此教授也不能多说些什么。或者应该说是不知道该对他说什么。多注重学业享受大学生活?这话还不如不说,月永的人际网比其他人想象的要广的多,之前不知道是怎么勾搭到别校的学生的,包括那什么的天祥院,还组过一个临时偶像团体,叫什么「knights killers」,反正一时间挺火的,学院里掀起一股音乐热潮,一向对流行元素不敏感的教授被气的半个月没来上课。

享受生活就更不用说了。平时没来上课的日子他过得比谁都逍遥,Facebook的主页日常更新一些逃脱在外的照片。像是去了美术馆、博物馆、天文馆,登上伦敦眼俯瞰全市的风景,怕是把整个伦敦都游了个底朝天。难得回学校的时候都会被同学围个里三层外三层,问东问西的。

他就是这么一个不被任何规则束缚的人。但是并不惹人讨厌,好歹也是YouTube上粉丝上万的音乐人。如果他每次出镜不是穿着什么宇宙人的装束,怕是粉丝还能再翻一翻。

言归正传,教授为什么要让濑名把月永叫过去呢。原因很简单,因为距离上一次交论文月永已经拖了三个月了。就像普遍的学校一样,每隔一段时间上级会来视察学生情况,要是发现这么一个老缺课到处跑还不遵守规则的学生还不得批评学校的管理制度。好歹也是月永的师长,对这个问题学生还是存留了一份关心的。

总之濑名就把月永带过去了。

“啊哈哈哈!濑名濑名,我们这是要去宇宙人的家拜访吗?”一路上月永也不得安宁,一直在濑名后面问东问西的。

“闭嘴,笨蛋国王。我们这是要去教授的家里,啊啊真是烦死了。为什么难得放假还得去听他唠叨,啧…你都好歹是和我一样年龄的怎么还老像个小孩子。”濑名一回头看到那个人跑到了街旁的街头艺人的旁边高谈阔论了起来,赶紧扯住了他的衣领把他拽了回来“啧,别老乱跑。你能不能乖乖听话。正好待会儿让教授好好说你一通。”

当然,当时濑名是这样想的。他之后表示再也不想带月永去教授家了。因为这个人太会折腾了。

忘记说了,教授有一个女儿叫杏。栗色的头发蓝色瞳孔,像是摆在橱窗里精致的人偶。唯一一点就是不怎么说话,手里总是拿着笔记本在记下什么,估摸着是教授遗传的吧。没什么表情,像是故意和别人隔了些距离。

教授和往常一样在客厅里等着他们,教授的家里唯一不同就是比起其他先生的家里,一进门闻到的不是咖啡的醇香和红茶的味道,而是清淡却充斥了整个房间的绿茶的气息。濑名进去的时候把月永一起拽了进去,怕他在教授家乱写乱画。

“啧,那个人还没来吗。”濑名看了眼教授旁边空着的位置。濑名每次愿意来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教授的女儿也会一起在旁边听教授唠叨,不得不说教授训话的时候不分亲友,女儿学生一个待遇。两个人受难总比一个人受难强,况且教授的女儿还挺好欺负的。但是今天却不见她的踪影,濑名觉得心情糟透了,又要听教授唠叨,还得看着这个在旁边坐不住的人。

“濑名濑名,好无聊啊。这个四眼老师要说到什么时候啊。”月永小声地趴在濑名的耳边抱怨道。

“闭嘴,笨蛋国王。你以为是因为谁我才要在这里听的。”濑名掐了一下月永的胳膊让他保持安静。从刚才开始,教授的话就全是在对月永的说教,濑名的论文算是交完了,刚打算溜之大吉的时候就被叫住了。说是因为身为月永的朋友要留下来旁听。

旁听???还要听这个人唠叨??濑名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旁边的月永却投来一副期待的目光。

行吧。认命了。

濑名硬是压住了火气在旁边听了两个钟头。

“爸爸,刚刚学校那边有一通电话让你待会儿去一下。”从阁楼上传来的声音,小皮鞋的跟踩在木地板上的声音,栗色头发的女孩子手里拿着刚刚写完现在才要交的论文,用肩膀和脖子夹住了电话走了下来。

从刚才开始就心不在焉的月永一下子站了起来,把一旁的濑名吓了一跳,刚要伸手拉他的时候。月永却一下子跑上了楼梯,激动的握住了教授女儿的手,白纸黑字的一张张论文从楼地上飘了下来。

“唔哇哇哇!!找到了,在物质的世界里熠熠生辉的女王殿下!我喜欢你!”闪闪发光的眼睛,像是发现了Bifrost,倒不如说他觉得自己就在Bifrost上,在那里遇到了一生里最惊喜的礼物。

完蛋了。

这是濑名的第一反应,在教授还处于收到重大打击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期间,他拉着月永赶紧从教授家里离开了。

他发誓他再也不会带月永去教授家了。

回去之后月永就一直处于魂不守舍的状态,濑名一点也不想知道为什么月永会喜欢教授的女儿,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啊,大概怪人的思维不可窥探的。

“濑名啊濑名,我的女王殿下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她呢?”

“什么女王,那是教授的女儿,叫杏。醒醒吧,笨蛋国王,怕是以后教授会盯死你的。”濑名合上手里的书施了些力度地在月永头上敲了一下。

“哦哦!是杏,杏啊!真好听啊,一提到这个名字inspiration就满溢出来了!”

“笨蛋国王那么喜欢的话,不主动去追吗。”濑名半开玩笑地这样说着,但是很快他就后悔了。

月永不知道哪里得来的情报,几乎把杏接下来一个星期的日程安排都找到了,天知道月永是怎么做到的。问他他也什么都不说,半搪塞的说是宇宙的电波。

伦敦的气候常年湿润,偶尔会遇上天气晴朗的日子,没有白蒙蒙的雾。

杏正从面包房里出来,手里拿着清单是关于家里要采购的东西,因为是难得的假期。她手里抱着的纸袋子里面装着的是新鲜的面包,她正一边对清单一边向前走的时候,突然一打玫瑰出现在了视野里,她吓得向后推了一步,抬起头却看到一个橙色头发的男孩子。

啊…想起来了。是那天和濑名前辈一起来的学生。是叫月永吧?之前听爸爸说过,有个让人头疼的学生,不过并不是个坏孩子。

“你好,月永前辈。”杏点了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唔哇,你已经记住我的名字了吗?真让人高兴。”月永露出了惊喜的表情,顺手将她手上的包一并拿了过来,将玫瑰花放到了她手上“我替你拿吧,缪斯女神还是和献花更配啊,嗯嗯…涌现了莫扎特都无法书写的神曲!啊哈哈哈,有笔和纸吗?”

杏总是有随身携带笔记本的习惯,从包里取出本子和笔,伸手想要将购物袋拿回来,却被拒绝了。月永示意她拿好本子,他腾出右手就拿着笔飞快的在本子上写着。

“完成了,这就送给你了!”月永拍了拍本子露出了自信的微笑“这可是世界遗产级的曲子。”

“月永前辈还真是一点都不谦虚。”

“因为这是献给我的女王殿下的曲子,如果不是世界名曲级别的根本配不上啊!”

“唔...”一下子被月永的话噎住的杏。为什么这个人能这么毫无顾忌地说出这么让人害羞的话,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也是,当着其他人的面说了喜欢之类的。

太疯狂了。杏这样想着。

手里捧着的玫瑰有些呛人的香气,让人难以适应,杏将它稍微远离了自己一些。目光总是不自觉的锁定在了旁边过于活泼的人身上,他手里提着大大小小的购物袋,哼唱着小曲。或许是过于炽热的视线引起了月永的注意,他对上视线的时候回应了一个微笑。杏也马上向旁边退了几步,回避了尴尬的场面。

“说起来,月永前辈的出勤率特别低…?”翘上去的尾音打破了沉默的氛围。

“唔…是呢。”月永略微停顿了一下,随后耸耸肩和往常一样的轻松的语气“你知道吗?在格林尼治天文台上能看到距离七十亿光年的星星。在浩瀚的宇宙里闪闪发亮!夜晚的塔桥上轻柔的风感觉能把自己托起来,能更进一步的靠近天空。”

他抬起手看着从指缝里透过的阳光,伦敦的天空难得没有雾水,清澈透明的像是一汪蔚蓝的大海,白色的云朵就是那在海水里游动的鲸。他绿色的瞳孔里闪烁着光芒,那是希望的光辉。

“啊啊,对了。下次请和我一起去俯瞰全市吧,献给你最美的风景。”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美妙的事情而笑了起来。

“月永前辈很喜欢旅行之类的…?”杏微微侧过头试着这样问道。

“嗯…嗯!不讨厌的话就是喜欢吧!我很喜欢哦,这是跟随着inspiration的脚步!去到inspiration所抵达的地方!”

“原来如此…很羡慕啊,自由的人生。”

“唔,比起一个人的旅行下次很想和杏一起去呢。海德公园的街头艺人比起学校里古板的学生更懂得音乐,我以前去圣保罗教堂的诗唱班伴奏过,那里的钢琴音色特别好,真希望能让你也听听!”

“音乐啊…那么月永前辈喜欢歌剧吗?”

“当然!说到歌剧的话那一部是一定要看的——”

“《歌剧魅影》?”

“对,对!就是这部!以前拉着濑名一起去看过,但是谁知道他看了一半就睡着了,inspiration都因此而沉眠了!”月永无不遗憾地叹了口气,有些埋怨濑名不能理解歌剧的魅力所在。

“噗…月永前辈真是有趣的人啊。”杏忍不住笑了出来。就像教授说的一样虽然是奇怪的人但是并不惹人讨厌“没想到月永前辈也喜欢歌剧。”

“呜哇!你终于笑了!啊哈哈哈,果然我的女王殿下只有在我面前才会展露笑颜。”月永显出几分自豪的意味“关于杏的事情之前有听濑名说过喔?是个不怎么说话也没表情还没什么姿色的孩子,嗯嗯…被训话的时候也不敢回嘴。啊哈哈哈,当初听到的时候就很想见一见呢。”

“啊啊…濑名前辈果然不会说什么夸奖的话…”

“濑名他虽然总是喜欢说得罪人的话,但是是个好家伙呢。像是去教授家拜访的那次,不也是托他的福吗?不然我一定就错过宇宙给我的信号了!”

“唔…拜访…”

不提还好,一提就又把场面降到了零度,回到了尴尬的气氛。又让杏想起来了…眼前这个正和自己谈笑风生的男孩子,就是前两天当着父亲的面对自己表白的人!当时还拉着自己的手,仿佛现在还能感受到当时的余温。

“月永前辈…为什么喜欢我呢?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吧。而且…濑名前辈说的也没错,我很普通也不是那么讨人喜欢的性格。”

“嗯…不知道。喜欢你一定要有理由才行吗?”月永侧过头投来了疑惑的眼神,场面一时间有些尴尬,但是随后他又以轻松的语气打破了“啊哈哈,大概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吧。我能听到来自宇宙的声音,那个声音告诉我你就是命中注定的。你会相信吗?当见到你的时候感觉早在宇宙成形之前我的心就已经被夺走了。”

“这…不能成为爱的理由吧,只是所谓的第六感而已。”

“诶诶?!这样的理由不可以吗。那么…从现在开始你的一切都是我喜欢你的理由,这样足够了吗?啊哈哈哈,感觉自己说了不得了的话,伟大的inspiration都诞生了!”

这个世界可能已经发疯,你拯救了我,谁会怪我呢。你占据我的脑海,你让我失去理智,感觉自己生不逢时,生活在这样一个物质的世界,你如此特别。

*
国王大人从昨天就一直心情很好。濑名注意到他作曲的时候比平时更加专注,转笔就表示他很愉悦,像这样的情况上一次还是他去了旧金山的观星展。连房间的空气都被恋爱的甜味占有了。

“濑名濑名!你知道吗,她答应我的约会邀请了!”

“知道知道。你从昨天回来的时候就已经说过了。”昨天濑名看着他捧着一束玫瑰花出去,回来的时候玫瑰花已经变成了写了联系电话的纸和一袋手工曲奇。

本来他还在怀疑月永会不会被当成奇怪的跟踪狂给逮住,都做好了去派出所把他领回来的准备,但是月永出门之前大力拍肩式的安慰说:“不要担心啦,濑名。宇宙的电波已经精准无误地告诉我女王殿下的位置了!”

天知道月永怎么知道杏一定会经过那家面包房,说不定…真的是天赋。寻找梦中情人的天赋。

濑名叹了口气,把门关上了。还是决定不去打扰这个正在兴头上的人。

回到家里的杏还处于没有反应过来的状态,因为怕教授会出来,毕竟自从上次月永的惊人发言之后教授就把他列入了重点名单里。所以在快到家门的时候杏就和他告别了。

笔记本上被写了几页纸的乐谱。她翻过去,在日程表上画上了记号,是关于和月永的出行。她才反应过来刚刚自己答应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是第一次和家人以外的男性出门啊。那个时候兴致勃勃跟她说起旅行见闻的月永露出了非常愉悦的表情。

嗯…并没有什么一定要说的理由去拒绝他。而且…稍微…有些兴趣?…不得了的想法。

杏是比月永低一年级的学生,并不出众的样貌却总让人无法移开视线,像是被那双蓝宝石一样的眼睛给俘获了。尽管在学校里也不常和其他人说话,但是一言一词还是很有说服力的。或许是因为父亲是学校里的教授缘故,所以也时常会被派去去其他班级跑腿。

是被称为「月见草」的女孩子。在学院里也收到了一些地下关注,因为谁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搬到台面上来,一是害怕会被那个严厉的教授盯上,二是因为学校里也传言她和外校叫「黒森」的有着超出平常的关系,即便对方只是个女孩子。

月永大概是除了弟弟以外第一个和她这么亲密接触的异性。说到这个,新闻部的校外信息采集员以前偷拍到过,杏和弟弟一起逛街的照片,如果不是后来被证实是姐弟,恐怕要掀起不小的风浪。尤其是三年生的那个羽风薰,连控诉报告都写好了。

夜晚的塔桥就和月永说的一样,不夹杂一丝炽热和水汽的风,轻盈的仿佛将脱离地面将身体吹向浩瀚的星空。月永像是早就预料到了一样,提前对她说了不需要华丽的衣服,像平时在学校里的制服就可以了。所以在不需要考虑其他事情的空余时间,杏更多的心思就都下意识的放到了月永身上,那个猜不透看不破,总是说出让人吃惊的话的人。

相遇的地点就是塔桥。

虽然说月永的年龄确实是到了可以考驾照,但是当他真的将车停在杏面前时,杏还是吃了一惊,毕竟月永以前在博客上说过自己是徒步旅行者,会去考驾照之类的还是意想不到的。

“夜安,月永前辈。”杏小心翼翼地鞠了一躬。

“唔啾!晚上好,杏。”月永从车上下来的时候,身上穿着的是和杏一样的学生制服“啊哈哈,果然很可爱呢!想着以前没能在学校里见到你觉得非常遗憾,现在终于见到了,灭亡的inspiration都复燃了!那么,我们就出发吧!”

月永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示意道:“请吧,我的女王殿下。”

细心的杏还是发现了前挡风玻璃下的驾驶证,上面的名字写的是「Izumi Sena」。

“啊,那个啊那个,是濑名的驾驶证哦。毕竟我是徒步旅行者嘛!原本是打算直接跑过来的,但是被濑名拦住了,说什么让女孩子走那么久的路太失礼。明明我是想和你相处更长的时间嘛!夜晚的晴空星星也不需要太费功夫就能看到。啊,快看那个——”月永突然伸手指着玻璃的外面,发现了一颗星星。

“等、等等!月永前辈这样很危险…”杏下意识的伸手把月永的手拉回来,像是平时和弟弟相处的时候也是这样,这些平常的肢体接触此时却显得不平常,是因为不是弟弟吗?她赶紧松了手“抱歉…一不小心就…”

“没关系哦?我并不介意杏的触碰,因为是很温柔的触感,我很喜欢。啊哈哈哈,杏的脸又变红了。”

“月、月永前辈!别再开玩笑了。”

“呜哇,抱歉抱歉,生气了吗?”

伦敦最佳的观景点莫过于那个著名的摩天轮了,坐在车厢里到达最高点。杏安定地坐在月永的对面,向玻璃外看去,愈加清晰辽阔的视野,直至将整座城市纳入眼底,灯火琉璃处是否在进行着夜的狂欢?

“这就是制服约会吗?虽然之前在其他地方旅行的时候有见到过这样的学生情侣,但是当自己也体验一把的时候,果然还是会心跳呢。是因为对象是杏吗?”

“咳咳,但是我可没有和月永前辈交往…?”

“啊,对了对了,上次写给你的歌还有后续呢。”

月永似乎一下子就忽略了杏的发言,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写满乐谱的纸。在杏站起来要去拿的时候,一把将她拉到了自己身边,将纸放在了中间。

“从刚才开始就一直保持着距离,那就不能算是约会了!过来吧,放心好了在得到允许之前,我可什么都不会做的。”

“所以说…我还没有和月永前辈交往。”

“嗯…光线太暗了。有些看不清吧,那我就唱给你听好了。但是我唱歌很难听,如果受不了的话就喊停吧。”

可以和天籁之音媲美的旋律在封闭的车厢内回响,专注于献唱的月永露出了不同平时的认真的表情,几乎是到达顶端的同时,乐声戛然而止,他打了个响指。

“献给你…今夜的赞歌!”

一切都像是计划好的,在夜空中炸开的烟花,将夜幕点亮了几分,像是谢幕时打亮的灯光。绿色的瞳孔里沉淀着的是栗色的倩影。

“月永前辈…果然是不可思议。非常擅长作曲,也很能和大家相处,比起我更加了解其他人,有着更多的见识。总是做一些出乎意料的事情,说一些惊人的话。但是却无法让人讨厌。

对我说了「一见钟情」这样的话。明明只是第六感的恶作剧,却如此执着的相信着。明明才相遇不到一个星期,就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或许只是我没有和异性相处的经验,才会觉得什么都很新鲜。也觉得月永前辈所谓的「喜欢」和我所想象是不一样的…

但是我却忍不住的在意了。专注作曲的月永前辈很有魅力,像骑士一样的风度。陪我走过拥挤的商业街,如果是圣坛的话,我大概也会愿意。出乎意料的捧出一束玫瑰,在面包房门口等了四个小时。向濑名前辈借了驾照,在塔桥上一览风光。

真是不可思议呢。明明在一个星期前还是没有任何的交集。我说不定也是收到了宇宙的信号才如此奇怪。会开始期待以后和月永前辈的旅行之类的,还有一起去看歌剧的约定。

真是美妙的歌声。谢谢,月永前辈。”

“所以…”

“所以…不试试看怎么知道我不会喜欢上呢,月永前辈呢。”

感觉自己生不逢时,就像是爱情倒带。

*

大约是火热的一个星期之后。

月永第七十四次说道。

“濑名,我真的恋爱了!”

“行了行了,知道你恋爱了。学校都快传疯了,不到一个星期教授的女儿被泡走了这种消息能封锁多久,笨蛋国王想想回学校会发生什么吧。”

————
「后记」
旅行的时候突然的脑洞,看着歌词就想写写一见钟情。因为…这歌词真是…真是…太甜了。视奸了一圈主页,好像才反应过来最近发生了什么...emm...也不好多做评价吧,只希望留下来的人能够摆平心态,别受影响。毕竟难能有深爱的事物,不好好把握住就太可惜了。如果是已经离开的同担们,也祝能在新的圈子里一切顺利,一直以来的各位辛苦啦。

继续关于这篇短打的一些废话。...好像也没什么想说的了。总之就是...放飞自我的短打,各种剧情啊、人物啊、bug啊不要在意...

歌词真的...很好...忍不住截几段出来。

「当我只是想让你展露笑容,我想像迈克尔一样让你颤栗,我想像王子一样吻你,让我们像马文盖伊一样开始,像海瑟薇一样,为你写一首这样的歌曲。

我为你献上四束玫瑰,只为吸引你的注意;为你献唱一首小夜曲,像辛纳屈一样的风格;我要开卡迪拉克来接你,犹如绅士一般如此优雅温柔。

让我感觉一切都那么顺利,我愿意陪你走下圣坛,一切都那么那么复古,让人沉醉。

你高不可攀,典雅别致,就像电影明星,来自魅力荧屏,生活在这样一个物质的世界,你如此特别,我从未见过像你这样的女孩,直到我们相遇。

你是40年代的明星,50年代的模特,让我仿佛回到60年代变身嬉皮士,你是迪斯科女王,70年代的梦中情人80年代的选美皇后,你就像赫本、碧昂斯、梦露一样是绝世美女,你占据我的脑海,你让我失去理智,感觉自己生不逢时,就像是爱情倒带。」

评论(9)
热度(265)

© Quantum麗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