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um麗樂°⌒°

=量子理学

Quantum=量子,麗樂(りがく)=rigaku=理学。

🌠「她可以褪色,可以枯萎,怎样都可以,但只要我看她一眼,万般柔情便涌上心头。」

🌠文科阿宅。年更选手。阶段性锁黑历史,所以不要奇怪以前的文章怎么不见了。严重社交恐惧症。雷语C。不混圈。NL only。同人志合作请走邮箱。接有偿稿20r1k,走邮箱。

——

❄邮箱:yayoichizuru@gmail.com
❄微博:凑川贞松

৳৸ᵃᵑᵏ Ꮍ৹੫ᵎ

「ES」妄想感伤代偿联盟‖岚杏/鳴あん

Tips:
岚杏/鳴あん 要素
初尝试,多有不足请见谅。虽然打上了岚杏tag,但是实际上并没有多少恋爱的成分…也许是这样的,因人而异吧。ooc成分有,含关于未来的妄想成分,剧情捏造,角色死亡成分有...应该算是吧,如能接受请向下阅读。

*取名废,标题就是曲名。歌词引用注意。非常流水账...真的流水账。

祝您能有美好的一天。

————

*
非常难得,也是令人感到意外的。

信箱里躺着一封信,素色的信封没有加上任何装饰,封口处也是普通的透明胶带,邮票规规矩矩的贴在框里,端正的字迹落在正面——「鸣上岚 收」。看样子是个非常认真的人寄的,却又像是一丝温柔都不愿显露出来。

信封表面有些落灰,可能在放在信箱里有一段时间了,如果说是月永レオ倒是有可能那么粗心大意,会忘记去检查自己的信箱,但是收件人可是鸣上岚,心思像女孩子一样细腻的人。怎么会忘记呢?像是在拒绝信里的内容,那可能是在南极扑扇翅膀的蝴蝶,最会终会引起一场凄厉的阴雨。

自knights毕业以来大概也过了好些年了,大家各自走上了不同的道路。想到当初宣布毕业的时候还上了时报的头条,一连几天月永レオ都在喊着重要的inspiration要被吵吵嚷嚷的粉丝吓跑了。所幸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又或者说是新晋偶像的出现,这件事情的热度也逐渐淡了下去,就和她的存在一样,从身边像那些过时的新闻一样淡去了。

“好久没看到那家伙了?”是那天模特工作结束以后,同为模特的濑名泉拿着一瓶矿泉水走了过来,直接把冰镇的矿泉水瓶贴到了鸣上岚的脸上“喂,从刚才开始就在发呆这可不是你的风格,毕竟你可是对待工作很认真的。是觉得和我搭档不需要花全部的精力吗?”

“啊啦,濑名难得会说夸奖人家的话呢。才没有哦,反倒是因为和濑名搭档所以要比平时更认真才行呢。不然拍出的照片人家要比濑名逊色太多了。”鸣上岚接过矿泉水露出了和平时一样的微笑。

“你啊,和那个时候一样,什么都不肯说。嘛…不说算了,我也不是很感兴趣。好歹告诉你一下吧,那家伙下个月要回来。”

“是指…小杏?”

“除了她你还有惦记的人?”略显调侃的意味。

是呢,除了她以外还有惦念的人吗?那是多余的情感,那是无法被认可也是无法遗忘的。

鸣上岚手里拿着那个信封,今天是搬新家以后经过了半个月的整理终于结束了新家的布置。他突然就想起了信箱,因为换了地址还没有及时告诉其他人,打开的时候里面已经躺着一封信了,是半个月前就寄到的。感到很意外,更加意外的应该就是寄信人的名字了。

是小杏给人家寄的信呢。

似乎是从两个月前杏就出国了,时间太久了,对于鸣上岚来说已经算不过来她消失了多久,是该以小时为单位还是以秒为单位计量?但是时间也不容许他分心,似乎从knights毕业之后,工作量更多了,多到整天处于神游状态的月永レオ都会对他说:“最近有些努力过头了哦?啊哈哈哈,宇宙的电波已经告诉我原因了。”

啊,是关于fine的巡回演唱会的事情,她是fine的专属制作人所以才跟着一起出国了。

寄来的信非常简短,除了简单的问候和关照的话语以外没有其他的了,既没有说她那边的情况,也没有说fine的事情。鸣上岚匆匆看了一遍之后,注意力被里面夹着的照片吸引住了。是她和fine成员的合照,左手比划着V字形,虽然微小但是还是看得到的——在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

已经成为了谁的专属了啊。

也是,这是应该的。让一个女孩子把大好年华全都奉献给工作那就太可惜了,就像当初在学校时一样,鸣上岚总是会提醒沉迷工作的杏该适当的放松自己了。虽然杏总是会推辞着,但是鸣上岚总能有办法把她钓出来。

但是现在可不一样了,或许应该说从那个时候起就不一样了。






*
梦之咲学院提出建立制作科那会儿学校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先不提学校里发生了多少事情,其他科对于这个决定的想法。对于这个科能否招到学生也是个问题,尽管在皇帝的管理下能够维持着平衡的场面,但是谁知道能持续多久呢。权威下又有多少牺牲者不见天日。当初鸣上岚对濑名泉说了这件事的时候就听到濑名在那里抱怨。

“搞什么啊,招收制作人?要是那些在水里混的风生水起的金牌制作人也就算了,居然是从其他学校转过来的新人?是觉得偶像科已经沦落到要一个外行人指手画脚的吗。”濑名泉一副非常不高兴的语气,毫不客气地抱怨着“整天面对着普通科的那群女人就已经够烦的了,现在还要多一个天天黏在自己身边的?啧,麻烦死了。”

濑名泉的担心不是不无道理的,且不提为什么这次尝试建立制作科是招外行来,梦之咲正处于朦朦胧胧战争的硝烟刚刚才散去没多久,让一个对此一无所知的新人融入这战后的梦之咲能否行得通还是个问题。而且只招收一个制作人,恐怕梦之咲对于这个科也是没有抱太多期望,想要抓住最后一根稻草试图改变局面吗。让手无寸铁的新人投入到噩梦复苏前的准备里,哪怕那个人会在战争中被残忍的当做祭品也没所谓。

真是可怕呢。想用一个人的牺牲来改变整个荒原。

对于学校决定的事情作为学生自然是没有资格插手的,就连皇帝也不能改变这个决定,在所谓「安宁」的外壳下,学校里的硝烟味仍然没有散去。鸣上岚难得没有去反驳濑名泉的话,因为确实没有合适的理由去反驳。

真为这个新人的未来担心。毕竟在这个世界上能够由衷的爱着自己的只有自己。

事实证明濑名泉的担心是正确的。新转来的学生是个女孩子,这一点倒是让鸣上岚很高兴。初来乍到显得格格不入的女孩子,普通的外貌让她在人堆里更加的不显眼。

或许是她心里真的把鸣上岚定义成了女孩子,所以对于鸣上岚总能很坦然的说出很多话。相比较其他人而言,鸣上岚确实更加贴近她。

对,只是相对而言。相对其他人而言话会多一些。

“小杏又在修改企划吗?”

也只有放学的时候学校里会空下来,老师们也会闲下来,鸣上岚往往就是抓着这个机会去看望门老师,然而有的时候老师就像是知道这个对他而言有些麻烦的学生会过来一样,早早地离开了。从空荡荡的办公室回来的时候就看到隔壁教室里还在工作的杏。

栗色的头发被金色的夕阳映衬着,像是从发梢上流淌下来的星屑,可以说是非常动人的场景,就像是《夕阳下的舞女》那幅展览馆的画一样。又像是传说中的金翼闪蝶,被风拂起发丝的时候,仿佛下一秒就会展开耀眼的羽翼。

“嗯…鸣上君今天也去办公室了?”杏停下了手里的工作,抬起头和平时一样平淡的语气,就好像接下来的对话也是都是像白开水一样,没有什么特别值得注意的。

“是呢,但是门老师已经回去了。真是可惜呢。”

“鸣上君…很喜欢门老师?”

“哎呀,小杏难得说了工作之外的话题呢。像这样子少女心的恋爱话题,真是让人不好意思。倒也是,像我们这样正处于花季的少女,偶尔也会对帅气的男孩子心动呢。”

“唔…但是…总觉得鸣上君对于其他人不是恋爱那样的喜欢…?”声音低了下去,好像有些不确定,尾音带上了疑问的语气。浅蓝色的瞳孔里没有映出任何杂质,像玻璃一样所有的光都直接透过,没有留下痕迹。她就是这样抬起头对上了鸣上岚的视线“抱歉,我不是很懂「爱」之类的事情,只是这样想了一下鸣上君的事情。”

不是恋爱的喜欢吗,没有人会讨厌被爱着吧。不管是什么形式的爱,又或是什么含义的爱,如果被爱着就是被接纳被认可的证明。想要对自己所憧憬、认可的人献上爱意,那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给予爱的同时也希望被爱的人能够接纳认可自己,那也是给予自己的爱价值,从某方面而言——

真是狡诈的作为。

“那么,小杏是怎么想的呢?关于「爱」。小杏是新转来的学生对吧?对你而言任何事物都是未知的领域。面对着这些事情你是投入了「爱」去做的吗?”鸣上岚从杏对面的桌子下将椅子转了过来,坐在了她面前,右手的食指指着企划案。

“不知道…或许不是。只是工作和责任。trickstar的各位都很努力,对下一次未知的比赛抱着希望和热情。我不是偶像,也无法体会他们的情感,因为制作人是站在光芒背后的,正面的光辉有多耀眼都是无法触及的。但是…我想投入和他们的爱等价的努力。”

“果然小杏对于爱还无法理解呢,是因为刚刚步入思维成熟的时期吗?说起来下一次对战是和knights吧,trickstar的各位还在练习室练习呢,人家刚刚经过那里的时候听到了里面的声音。trickstar的各位也在做着和小杏你一样的事情,想要献上和你的努力等价的爱。果然努力的男孩子最有魅力了。

啊,刚刚说了哦下次的对战是knights呢。小杏就这样明目张胆的把trickstar的企划案放在桌子上,就算是姐姐我也会忍不住想偷窥的。”

“唔…?!我想、我想鸣上君是不会做那样的事情的。”好像刚刚才反应过来正在和自己说话的人是下一次对战的成员。这样说着的同时,她还是乖乖的把文件夹合上放了起来,抬起头的时候正好是夕阳最刺眼的时候“啊,已经这个时间了。不能让trickstar的各位等太久了。”

trickstar实行的轮流值班制,轮流送制作人回去。不管是从感谢她的努力的角度,还是因为是同伴的原因,又或者说是天生的责任感。小杏也没有反对这件事,因为这路上的这点时间她也想和其他成员探讨一下事情。

鸣上岚跟她挥了挥手道了别。心里却注意到了其他东西。

那孩子的「爱」和我的一样不见了。








*
制作人开始成为抢手的角色是在trickstar初露头角的时候,初次获得了大胜利的时候。制作人开始被其他组合接纳,愿意接受她的指导,更有甚者愿意和制作人讨论各自的想法和意见。

她的时间被其他人分割掉了,几乎没有余下的。因为是制作人啊,像是猎物一样被大家分掉。那是被爱着的证明,身为制作人的她被大家所需要着,那样的爱就像二氧化碳一样,不断将放置她的容器填满,只会导致灭亡而已。但是就像学校的初衷,只招收了一个制作人,不正是想要以一个人的牺牲作为新时代到来的祭品吗。

“小杏有想做的事情吗?”

是正在和rabbits一起做巧克力的时候,鸣上岚这样问道。rabbits是由一群雏鸟组成的组合,和制作人一样都是刚刚涉及这个崭新的领域,但是和制作人又有很多不同。rabbits有着优秀的领头,相互扶持的同伴,所以就算是在悬崖峭壁上的绳索也能够平安的渡过。而制作人只有一个人,表面上说着和idol们是同伴,但是实际上却又是两条互不干涉的河流,尽管流向同样的方向,却谁也没有越界。

就像最当初的时候,偶像科的学生都被教导过,恋爱是不被允许的。选择了成为偶像就注定要把自己的爱平等的分给所有人,而不能和普通人一样专注给一个人。

分发同等的爱,也同样被等价地爱着。如果没有出众的,那么剩下的也不过是廉价品而已。以廉价的爱来填充胸膛里空缺的位置。

“欸?巧克力吧。”杏愣了一下没有听出来鸣上岚话里的意思,看了眼手里正在搅拌的巧克力,下意识的这样回答道。

“不是啦,人家的意思是小杏的理想是什么呢?”

鸣上岚不会突然问一些没头脑的问题,这是杏所确认的。所以当鸣上岚第二次将这个问题抛给她的时候,她陷入了迟疑,想要找到恰当的答案。

理想…?啊,是小学作文里经常写的那个话题。关于长大之后想成什么样的人。现在想想那个时候写的作文真是非常可笑,不过是还没涉入社会的不切实际的妄想而已。怀抱着对未来的爱,讴歌着美好的理想。但是在经历人生一个接一个的挫折之后那份理想迟早会被碾碎,最后只会成为人生泥沼中的一个牺牲品。

想要成为优秀的人。范围定义的太广了,什么才是优秀?想要成为自己憧憬的人。但是自己憧憬的又是什么呢?想要成为能够被爱着的人。那么…自己又什么地方是能够被爱着的呢?完全搞不清楚。

“唔…那么岚姐姐的理想是什么呢?”

“啊啦啊啦,被小杏把问题反抛回来了呢。人家的理想…这个是秘密。每个少女的会有的秘密呢。”

理想理想,其实想想就够了。最初的理想是什么呢?好像已经忘记了。是当模特吗?还是说当偶像?模棱两可。脑海里唯一剩下的只有杂志上五花八门的宣传和舞台下声嘶力竭的尖叫声,那是被爱着的证明。在光鲜的羽织下被包裹着的是空壳而已,但是没有人在乎这些。偶像存在的意义就是给予人们精神上的满足,那是人们精神上渴望的存在,同样也是偶像们被爱着的原因,不符合需求的偶像只会被埋葬。

所以说,能够爱着自己的人只有自己。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

这个没有结果的问题,最后以沉默告终。两个人都各自忙着手里的事情,心里装着的是同样的一件事。

有被爱着吗?

是为了情人节做准备的巧克力,所以在情人节当天表演结束以后,剩下的巧克力都被偶像们内部消化了,像是组合间互相交换巧克力,也有普通科那边女生送来了成堆的巧克力。

knights的表演是下午场,所以散场之后鸣上岚的服装还没来得及换,手里拿着的是那天做好的巧克力,刚从老师办公室那边过来,经过楼梯的时候正好看到杏坐在台阶上,靠在墙壁上似乎非常累了。

“小杏在这里做什么呢?要休息的话可不能待在这里,女孩子可不能像这样毫无防备呢。”这样说着鸣上岚坐到了杏的旁边,伸手搭在了她的腰上,将她从墙壁那边拉了过来“如果要休息的话,姐姐的肩膀可以借你靠一会儿。”

“谢谢,岚姐姐。”杏难得顺从的靠在了鸣上岚的肩上,想起了什么将包里那个包装好的巧克力递了过去“我在等岚姐姐,想把巧克力送给你。大家的都已经送过了,但是到处都找不到你,所以想着岚姐姐会不会去找门老师了呢,就在楼梯口等了。”

鸣上岚接过了巧克力,是非常可爱的包装,还是上次和杏外出的时候,他对杏提起过那家的包装纸特别好看,没想到杏就记住了。

“啊啦,是小杏的义理巧克力,真是让人高兴。现在可以吃吗?”形状各不相同的巧克力各有风味,看样子是做了好久。

自己也和大家一样是被制作人平等地爱着啊。

“义理…?嗯…嗯。”磕磕绊绊的回答,好像把什么话又咽下去了。

“啊,对了。人家也要给小杏的巧克力。”鸣上岚将巧克力放到了杏的手上。是和送给粉丝的那些不一样的包装,杏有些意外但还是收下了。是…是门老师没有收下,所以就送给自己了吗?但是这句话她没有说出来,一方面不想打击他,另一方面又是不想承认这个事实。

明明是巧克力,却什么味道都没有。明明加了砂糖,却又尝不出甜味。

两个人只是像这样沉默的在台阶上吃掉了巧克力,谁都没有再说话。如果从一开始就不去幻想,那么就不会沉迷更不会期待,也就不会在失去之后感到悲伤了。

当鸣上岚知道只有他的巧克力的是精心制作的,杏知道那份巧克力本来就是给她的时候,已经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久到大家都把情人节巧克力的滋味忘掉了。








*
鸣上岚从很早以前就认定了自己不会被爱着,如果是外表定胜负的话,那么他的粉丝可不少。然而神明是公平的,让每个人都拥有同等的权利去爱和被爱,同时却又是不公平的,即便拥有着同样的权利也不会得到和给予的爱等价的被爱。

在那个和trickstar同台演出的那一天,天气非常热。原本只是想靠近水边休息一下,但是却看着水中的倒影入了迷。如果让别人看到了,怕是又要被说恶心之类的话。手指触碰到凉丝丝的水面时,倒影就被打破了,自己是否也如同这倒影一样易碎呢?害怕不能够被爱着,所以想这样子用柔软的外壳将自己装进去。

曾经和杏讨论化妆品的问题时,杏说过鸣上岚的眼睛非常好看,和浅紫色的风信子一样。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明星昴流已经在远处大喊大叫了起来,在门老师背上是睡着的杏。

“啊啦,小杏怎么了吗?”

“嗯嗯嗯——,制作人她熬夜熬太久了,导致精神不足。所以门老师就背着她了。”

鸣上岚低下身体看着趴在门老师背上的制作人陷入了沉睡,一时半会怕是醒不过来的。那样毫无防备、顺从地趴在上面,细微的呼吸声也如同涓涓的溪流,刺激着神经末梢。双手就搭在门老师的肩上——

有些令人在意呢。

“诶诶诶——!人妖桑的微笑真可怕,从刚才就一直盯着制作人…该不会、该不会是在羡慕制作人被门老师背着吗??”明星昴流一副吃惊的表情在一旁盯着鸣上岚。

“真是过分呢明星,人家只是在想一直让门老师做苦力多不好啊,待会儿门老师还有其他工作要做吧?那么让人家来替门老师照顾妹妹酱好了。”趁门老师还没有反对的时候鸣上岚小心地从门老师的背上接过杏,一只手揽住她的肩膀让她更加靠近自己,另一边从腿弯处捧起,就这样以公主抱的方法抱着她。杏似乎一点都没有醒过来的意思,无意识地在他胸前蹭了蹭。

就像小时候看的绘本一样、因为纺锤而受到诅咒的公主陷入了沉睡,等待着将她吻醒的王子。而将公主包围起来的玫瑰、同样带着利刃不希望有人夺走她。那么自己是玫瑰还是王子?他不敢确认,想要浸泡在泥沼一般的梦里,和公主的心一样陷入沉睡,不会不安、没有未来,想要重生为这样的人呢。

那天的杏似乎很久都没有醒过来,也没有人告诉她在睡着之后的事情。而她也忙于工作,很快就把这件事忘记了。

就像别人说的在梦里什么都有。但是自从小学毕业以后鸣上岚就没做过梦了,古有语:“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在意的,当然也没有什么好梦的,在意自己的人只要有自己就足够了。

那一天做梦是在滑冰场回来之后。为什么会做那样的梦,鸣上岚一直都不觉得能够以恋爱的名义深刻的爱着谁。因为那样的爱是不会被谁接受的。

已经是冬天了,连梦里也是天寒地冻的。结冰的湖面上,雪花堆积在岸边。他拉着谁的手在湖面上滑行。

“小心一点哦。”

“请、请不要松手…!”有些颤抖的声音,似乎是因为第一次尝试,所以非常陌生也不熟悉。双腿也站不稳,几乎将重心都放在了那双拉着鸣上岚的手上。

鸣上岚就握住了那双手、牵着那双手,露出和平时一样的微笑看着对方,好让她紧张的情绪缓解下来。小心地在冰面上滑行着,几乎是小步小步地往后退,让对方能够适应在冰刀上站立。

“感觉好点了吗?”

“嗯、嗯…还是有点可怕。岚君不觉得冷吗?”吐出的气体顺便变成了白雾,对方有些僵硬地半抬起头小心地看着他。

“完全没有感觉到呢,是因为女孩子比较敏感吗?”鸣上岚用手腕稍稍一用力,原本对方就是将重心都放在了手上,这么一用力重心不稳让她跌到了鸣上岚的怀里,一边揽住了她的腰,另一边又扶住了她的右手“这样子还会冷吗?感觉像是舞会一样,来、小心一点,跟着我。”

偌大的滑冰场上只有两个人,雪后的世界上非常宁静的,安静到所有的杂音都被雪吸收了,连说话的声音也听不见了。对方在说些什么、在耳边也成了若有若无的风声,唯一剩下的只有手中不愿放开的温度。

冰雪的温度丝毫没有退却,近乎让心脏窒息的寒冷。但是那又如何呢?本就是空无一物的心脏,现在只希望这冰上的华尔兹永不停止。他不由得攥紧了手里的温度——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在教室里。他撑起身体的时候,发现杏坐在他对面拉着他的手。另一面她手里又拿着文件,正在看。

“醒了吗?”杏从资料里回过神来,抬起头。

“嗯…”

“啊、抱歉。因为看到岚姐姐很难过的样子…是做什么噩梦了吗?”

“没有哦,是个好梦呢。”

鸣上岚松开了手,侧着头看着在看资料的杏。不愧是被王和皇帝看中的人,这两个人很中意她,这一点鸣上岚很清楚。在皇帝的眼里,她是为死气沉沉的学园带了新风。在王的眼里,她又是遐想和现实之间的桥梁。

“…生气了吗?”杏注意到了鸣上岚的目光,小心地问道。因为她能够感觉到,那视线里的温度和平时不一样。

“没有哦…”

无可奈何的那份任性,还没实现就沉溺于海。心有灵犀一般呼吸偏离了节奏。如果这是电影或者连续剧的话,那就直接跳到工作人员表,再也不想看第二次,起承转结太过残酷。








*
所以说不用担心的恋情是不存在的。但是就是那样简单的相信了那样罗曼蒂克的事物,渴求着爱和被爱。无论多少次都是重复逝去。

在华尔兹的最终章,他将乐符终止了。

“不行哦,小杏。想要和姐姐我恋爱的想法是不对的,你一定是太累了吧?要好好休息一下才行呢。人家也能够理解小杏,毕竟在这个全是男孩子的学校里,很不安吧。因为我相比其他人而言更加接近你,所以就将这份情感当成了「爱」吧。”

鸣上岚露出了她看惯的微笑,但是此时却又是那么的残忍。他伸出手拍了拍杏的肩膀。

“或许、或许我仍然不知道什么是「爱」。但是对于岚,我自己清楚,那样的情感是和对别人不一样的。我不知道能不能被称为大家所说的「爱」,但是我自己能感觉到,那是不想仅止于此的情感,不想仅止于朋友的情感。”

“所以说…”

“我知道…岚是偶像。不可能将「爱」专一的只给一个人。身为制作人的我,也不可以有这样的想法。身为制作人,要有对偶像献上一切的觉悟,哪怕成为垫脚石也是在所不辞的。但是在这之前的前提下,我也是普通人啊,同样也是台下的众多粉丝的一员。我也奢望着能够得到比其他人更多的「爱」。

抱歉…说了让你困扰的话,只是想在一切都结束之前。将这个想法传达出去,没有想过能够得到回应。但是我第一次有这样的想法,想把这份情感命名为「爱」。我能够将这份喜悦分享给你吗?”

浅蓝色的瞳孔里第一次盛满了光影,在深处沉淀的宝石闪闪发亮。又像是易碎的玻璃制品,如果不能在巅峰之上承受住,下一秒就会粉碎。

鸣上岚深吸了一口气,他从以前就认定了自己不会被爱着,现在也是。他也不认为自己能够承受的住这份爱,也没有那样的勇气去承担爱背后接踵而来的利刃和践踏。尤其是杏的爱,那个从一开始和他一样没有「爱」这样事物的女孩子,因为他所产生的这份情感、太过沉重了。他没有足够的信心能够接受、能够保证这份爱之下,是否有会伤害她的东西。

“恭喜你,杏。能够找到「爱」真是太好了。下一次、下一次一定要找到能够承受这份爱的人啊。”

所以说,憎恨爱情而坚守的形象、正在逐渐开始扭曲,「最差劲了」这样的想法也是无法抹去的。反正都是圆滑处世,不管多少次、都会互相伤害,这就是混杂融合的爱之哲学。

想要实现这份思念,甜过头了的幻想在心里膨胀回旋,高举“给思念瘦身”的理念,想要成为和相遇那时一样的模样。微笑着描绘思绪的理想狂、热血上头的愿望终将平静。

“不用担心”的恋情并不存在啊。

于第二年的春天。制作科成立的第一年,三年生毕业。天祥院将fine暂时交给了杏。

“小杏成了fine的制作人?”午餐的时候,杏和鸣上岚就和平时一样在天台上吃午饭。

“嗯…因为这是前辈的愿望。他对于fine的「爱」、对于偶像事业的爱,我想要将这份「爱」传递下去,想要坚守这份理念。”

“那样的话、真是太好了呢。小杏又一副干劲满满的样子了。knights的新制作人还不是很适应呢,一直在抱怨王的涂鸦太难清理了。”

“啊…月永前辈又在乱写乱画了。看这样knights又要有一段时间不安宁了,岚姐姐可要好好照顾大家啊。”

“当然。”

谁也不需要去承受那份痛苦的未来,这就是最好的结局。没有起承转折,直接跳入片尾曲。即使将讨厌的心情里外反转,反面也不会藏着喜欢的心情。









*
毕业之后,很多团体也没有再继续从事偶像事业。经历了三年的洗礼,多少也对人生了有了新的认知,想要选择更加适合的路。

然而杂志上fine的热度依旧不减,倒不如说还在步步高升。

有多久没有再见到了呢?或许应该说自从那一年开始就没有再多说过话了,成为了fine的专属制作人以后,更加一门心思的将热情倾注在fine的事情上。fine的底子本来就很好,不管是从经济方面的还是实力方面,也不需要杏做过多的担心。

再一次见面的时候是在谁的葬礼上。那一天也是冬天,大片大片的雪花像是天使从空中略过,洁白的羽毛掉落下来却又不夹杂一丝温度。

“fine的情况一直很好呢?”教堂里正在举行最后仪式,鸣上岚和杏漫无目的地走着。

“嗯,fine的大家都很努力。岚姐姐最新的杂志我也有买哦?真是帅气啊…”和那个时候一样的语气,丝毫没有什么变化。如果要说的话,就是气质更像大人了。

沉默的场景却没有一定要打破的原因。

“岚姐姐…还记得那个时候问我的事情吗?”

“什么事情?”

“就是那天和rabbits一起做巧克力的时候,你不是问我「想要做什么」吗?”

“嗯…那么现在有答案了吗?”

“有了,非常确定。并且在朝这个方向努力。但是…这是秘密。”杏侧过头竖起食指有些俏皮的语气,闪闪发亮的眼睛里透出了光亮“是姐姐说过的「少女的秘密」啊。”

“那一定是倾注了「爱」吧。”

“嗯…这一次、一定是能够承受住这份「爱」的人。”她抬起头伸出手似乎想要抓住冬日天空里的太阳,眯着眼从指缝里看着流泻下来的阳光。

“知道吗,在雪下五百英里的地方埋藏着星星。那个时候对我如此温柔的姐姐,就像星星一样。不管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一直在想那个时候的姐姐是不是故意自称女孩子和我说话的呢?想要打消我心里的恐惧感。因为在镜头下的姐姐非常帅气,是能够让人心动的帅气。但是后来啊…就觉得不管哪个都一定是姐姐的一部分吧,觉得比起其他粉丝而言离姐姐更加接近就觉得很高兴。

但是姐姐并没有想过把「爱」专注给一个人吧。姐姐非常注重偶像这个职业,这是有目共睹的。对于姐姐的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那个时候、任性地将自己的「爱」强行塞给了姐姐,一定是我非常的不理智吧。姐姐反而没有拒绝,而是认可这份情感,分享了我的喜悦。

第一次「爱」的对象是温柔的岚,真太好了。下一次、下一次一定…”

但是那并不是温柔啊,只是胆小懦弱的我不敢去接受那份珍贵的爱,和我这样的人交往一定会带来很多的麻烦吧,不管是其他人嫌恶的眼神还是语气。不希望你承受那样的舆论,我也没有那样的担当能够给予你、你所期望的爱。因为我啊——

没有被无条件爱的理由。所以说,只要我一个人就足够了。温柔的人是你啊,能够容忍这样子残缺的我,能够接纳这个空洞的心脏,甚至想用填补它。但是那样的恩惠,是神明大人绝对不会允许的吧。

“能够找到承受这份「爱」的人,真是幸运啊。”

所以说妄想感伤代价联盟,怀抱着爱,呐喊着理想,这是无处可去愚者的旋律。

——fin?


















——Surprise!

*
非常难得、也是非常意外的。

正在国外和工作人员探讨接下来fine的行程的时候接到了鸣上岚的电话。伏见示意她可以先去接电话,事情他来处理,杏也应下了。

“今天岚不用忙吗?”

“杏,那边事情什么时候结束呢?濑名跟我说你要下个月才能回来,但是和旅行的时间撞上了,我可不希望你拖着疲惫的身体去享受旅行,所以说、我改时间咯?”

“嗯、嗯,麻烦你了,岚。”

“因为是我重要的妻子啊,信我收到了哦。”

鸣上岚挂断了电话以后,将台历上的蜜月旅行的时间重新修改了。左手上的无名指是和杏一对的戒指,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后悔的那一天是在杏要出国的那天赶到机场,去向杏求婚的那一刻。

“抱歉,这个时候把你拦下来。一定已经认为姐姐我很麻烦了吧?明明那个时候拒绝了你,现在却还做这样的事情。我一定是个麻烦的人吧…明明没有足够的实力去承受这份爱,却又不希望你将这份爱给其他人。我一定是被神明眷顾了,能够被爱着。所以这一次该轮到我主动了——

现在才收下那个时候的「爱」还来得及吗?”

“来不及了。”

“果然呢…”

“因为那份「平等的爱」已经成为「专属的爱」,是给你的。那个时候岚问了我想要做什么,果然啊…还是想要成为能够被爱着的人,能够被鸣上岚爱着的人。在此之前不先成为优秀的制作人可不行啊。”

“其实,杏从很早以前开始就已经是「被鸣上岚爱着的人」了呢。”

“那么,余生也请给予和我的爱等价的爱吧。”

“不,是「专属的爱」。”

————
「后记」
没有什么想说的了,唯一想说的就是这篇文…它…它的字数居然是11111…??这么孤单的数字??
好啦,岚杏一直给我的感觉就是「仅止于此」,不会更进一步,很多想说的话内容里都已经写过了就不在复述了。
可能是受同人的影响…老觉得岚有什么深入彻骨黑历史。关于文中杏为什么没有「爱」这一点…emm…其实比较强词夺理…因为在君咲受到了打击,倾注了爱的事物被摧毁,所以不再拥有这样的情感,害怕投入了爱的事物会再一次被销毁。

总之…就是非常任性的流水账。一些乱七八糟的错别字就自动过滤一下吧。🌚

评论(4)
热度(146)

© Quantum麗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