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um麗樂°⌒°

=量子理学

Quantum=量子,麗樂(りがく)=rigaku=理学。

🌠「她可以褪色,可以枯萎,怎样都可以,但只要我看她一眼,万般柔情便涌上心头。」

🌠文科阿宅。年更选手。阶段性锁黑历史,所以不要奇怪以前的文章怎么不见了。严重社交恐惧症。雷语C。不混圈。NL only。同人志合作请走邮箱。接有偿稿20r1k,走邮箱。

——

❄邮箱:yayoichizuru@gmail.com
❄微博:凑川贞松

৳৸ᵃᵑᵏ Ꮍ৹੫ᵎ

「ES」地中海气候什么时候改变?‖奏杏

Tips:

cp:深海奏汰x转校生,转校生=杏=あんず,注意避雷

…建议做好心理准备再阅读。

半架空,脱离主线。从医院线切入的if妄想。

依然是在学习写剧情。所以…剧情很乱,建议看完之后理一下顺序。文笔有待提高…希望能被包容。

初尝试。有ooc成分。请自带护目镜和避雷针,祝食用愉快。

——————


…… ……

“…那么就是这样了,时间定在了下个星期。”

“嗯,「知道」了哦”

“虽然现在说这些也已经没用了…总之还是不要想那么多啦。…请好好休息。”

是对面的守泽千秋首先挂断的。

在传达这则消息之前,他的活力似乎先被浇灭了。用这一言一词,利刃一样,慢条斯理地划破心脏,愈加真实和剧烈的疼痛感。同时他又不得不将这利刃传递给下一位——

或许比他还难以承受这份利刃拥抱的人。

深海奏汰放下了手机,结束了这看似无意义和突然被赋予了神的宣判的对话。他向来是不相信神明的,也不认为“无所不能”的神可以满足人的一切愿望,因为他的人生正是被这性恶的神束缚的。但是他却此刻却又是那么的希望刚刚传达给他的真相是虚假的,只是神明的一个喷嚏。

沉淀了海底的沙砾的瞳孔看向了窗外同样深邃的夜。

夜已经深了。

浓厚的夜色如同在遥远的小镇里吹笛人的长袍,下面掩藏着的是失去了心神的人,倘若现在那迷惑人心的笛声响起,那么他大概会毫不犹豫地从这三楼的窗户走出去,轻盈地跟随着那笛声追逐在她的身后,走向万劫不复没有精神和肉体痛苦存在的极乐净土。

然而那笛声是不存在的。吹笛人也是没有的。只是失去了心神的人的自我慰藉。

「00:01」

那一天已经随同这夜一起睡过去了。新的太阳还没有诞生。

今天,是能够出院的日子。

然而钉死在夜空的幕布没有丝毫坠落的迹象,他只好重新躺了下去,等到着乏味的、只有清冷冷的日光的黎明能够敲醒他。

如果是梦…


医院里的药水味并不是很浓,非常的轻薄,像一层白色的纱游走在空气里。从大厅到普通病房、到重病治疗室。并不是很浓郁,反而是提醒着这里的人们:你还好好活着哦。

深海奏汰在医院的期间里已经闻惯了这个味道,说实话,他并不喜欢。他喜欢靠近水边,空气里充满着的是太阳的味道,以及水中生物的气息。所以他喜欢泡在水里,因为那是同样充满了生命的水,他能够感知到自己真切的活着,而非“缸中之脑”亦或是神明捏造出来的人偶。然而人类的身体并不适合在水里泡太久,那副柔弱的身体还需要同样不堪一击的心脏来维持。

他喜欢泡在水里,更喜欢当他沉浸在水里的时候听到那孩子的声音。随时将他稍纵即逝的灵魂拽回来。那个栗色头发的女孩子,总是能够在他泡在水里要失去意识的时候找到他,或者有的时候干脆就待在他旁边。她同样蓝色的瞳孔,清澈得、透明得、精致得如同沉落在海底的心脏。不能被够独占,却又诱发着探索者欲望。

那孩子拿着毛巾擦拭他的头发时,却也总是沉默不语,似乎这就是她的工作,她的工作就是“给湿透的深海奏汰擦干”,她似乎完全不在意她多出来的这项本该没有的工作。没有抱怨,没有责备,只是将掉进水里的宝石擦干而已。而深海奏汰也总是配合着她低下头,好让她够得到。

深海奏汰喜欢被她照顾着。也喜欢——

“这是909号病房…”外面的走廊里有人在问路。

深海奏汰刚刚收拾完东西。今天是可以出院的日子,然而他也知道并没有人有空来。刚刚问路的人从他的单人间门口走过。

“深海前辈…!”从另一边传来的压低了的呼唤声。

“早上好♪~,今天是杏来接我吗?”深海奏汰很意外杏的出现,她是在那个人走过之后从门旁进来的。她并没有特别换了衣服,还是和平时在学校里一样的校服。就和深海奏汰住院前最后见到的一样。他松了一口气似的,和平时一样悠哉的语气。

“嗯,因为大家都很忙的样子…啊、恭喜你出院了,深海前辈。”杏向四周张望了一下,并没有其他人看向这边,实际上似乎也根本没人注意到有探病的人经过。医院里的药水味并不好闻,到处是浓重的、阴郁的气氛。她悄悄压低声音,不想去打扰到这个失了神陷入悲伤的世界。她是想起来最近流星队有公演的事情,但深海奏汰的身体才刚刚好,并不适宜超负荷的工作,所以把后半段话又吞了回去“…那、那深海前辈接下来要去哪里呢?”

确实,她并不知道深海奏汰的住所在哪里,就算是身为制作人、手里有关于偶像们的资料,但是像这样过于隐私的问题资料上也是不会写的。身为制作人的她也不应当去介入偶像们的私生活,她是这样认为的。

“是呢…难得能和小杏一起「行动」~”深海奏汰露出了和平时一样的微笑将温柔的目光投在她身上,就像刚刚漫过脖子被太阳晒得温温的海水一样“接下来被拜托了关于神社祷告的事情,所以杏可以陪我一起去吗?”

“嗯…嗯。说起来…祷告的话貌似要三天?有点担心深海前辈,去照顾也是…欸?我要和深海前辈一起住在神社吗?”杏本能地从制作人的角度出发应和着深海奏汰的提议,同时又慢慢反应过来这样的提议所带来的结果。将未说完的话尾音提了上去,流露出几分意外的情绪。

身为制作人不能和偶像有过于亲密的接触,这是杏很早就知道的法则,也是被她放在首要位置用来约束自己的条例。她不确定如果答应了这个请求会怎么样,然而凭借她平日对一些资讯的了解,这样的行为必定会被大做文章而给深海奏汰带来麻烦。但是且不提照顾偶像是制作人的职责,单从「杏」的角度而言,她也想对这个温柔的前辈施以同样的温柔。她迟疑了一下,抬头对上了倒映着自己影子的眼睛,是比澄澈的空更为透亮的纯净。

她没有办法拒绝。加上…

“嗯、如果不给前辈添麻烦的话…”她点了点头。

“真是太好了~puka,神社后面的鱼儿也会「高兴」的吧。”

深海奏汰向病房里的其他人道了别,走出恰过正午太阳边缘的建筑物,两旁是相互依偎的林荫道,久违的沐浴在了阳光下,他选择走在了被太阳晒得有些发烫的沥青路上。杏则因为深海奏汰的牵引在林荫道内,深浅不一的光斑,融化了的枫糖浆一般从头发上滑落,将余温和沁人心脾的甜留在了轮廓边缘。

“那个、深海前辈…我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就算再怎么迟钝,她也还是能意识到的,刚才开始深海奏汰的目光就会时不时的落在她身上,她一次一次地认为是错觉而忽略不计,直到某次无巧不巧地正好碰上他的视线。她仔细想了一下,今天的自己没有化妆,没有打扮,只是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让自己尽可能整洁。

“没有哦,看到健健康康的小杏觉得很高兴而已。”

在走到闹事街口的时候,深海奏汰将她从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拉了出来,逆着人流走向了另一个人烟稀少的方向。

“深海前辈,那边可不是去神社的路哦?”

“嗯♪,但是现在很想和杏一起去水族馆呢。”深海奏汰停了下来,回过头应道“之前杏也和薰君一起了水族馆吧?没能和你们一起感觉很遗憾啊。所以,可以稍微陪我一下吗?”

“可以…?但是走近路的话不是更快吗?”

“人山人海的地方水分太容易缺失了~,会觉得很不舒服,而且让杏在人堆里开路也很辛苦吧?”

在杏斟酌着这些情况的时候,深海奏汰轻轻拉住了她的手腕,稍稍一用力就让因为走神而重心不稳的杏向前踉跄了几步,而后就又像是算好的一样,扶住了她的腰,避免了跌倒的尴尬局面。

这就是在杏刚刚缓过神来时发生的事情。

“知、知道了…!”出乎意料的距离让心脏似乎漏跳了一拍。

水族馆实际上并不陌生的。它的地理位置很好记,杏也不是第一次到这种地方来。以前也曾经和家人一起来过,或许在记忆稀薄的小时候,她也曾经和谁一起来过?当然…那个时候还是一切安好。

杏被深海奏汰拉住了手腕顺从地跟在后面。她好像还从来没有这样子看过深海奏汰。是的,也的确如此。她的目光一直都在那卑微的高度,从来不曾设想过更高的太阳。在她那微妙的高度所触及之处是温柔而冰冷的海,海里沉淀的、带着尖锐的砾石,在划伤她之后被鲜血渐渐侵蚀、磨平,变成圆润的卵石。似乎那就是她存在的意义,她的存在就是为了将这些海底的宝藏变为夺目的奇珍。她不曾设想过这些沾染了她的血迹的星星被捞出水里时是否还会记得她,她也不曾设想过自己有资格能够一起被带离。

她只是在水里沉浮的尘埃而已。

她抬起头目光顺着阳光交汇的地方投去——白灿灿的令人睁不开眼,她能看到的是深海奏汰的背后,洗的干净的衬衫却能嗅到水的气息。或许这就是深海奏汰的味道。

想要…被那样温柔的气息包围。

当她意识到自己刚刚的想法时,她已经是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拉住了深海奏汰衣服的下摆,或许是感觉到了杏的动作而突然停下脚步,她一下子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解释好,赶紧慌忙的松开了手。

“抱、抱漆「歉」…!”

呜——为什么这种时候会咬到舌头啊!

深海奏汰转过身时看到一脸窘迫的杏,低下头完全不敢抬起来。不可否认的是,偶尔见到这样子害羞的杏也是非常难得的。因为那孩子几乎不会在大家面前显露自己的心迹。

“杏…”深海奏汰转而扣住了刚刚她松开的手,回应了一个微笑“杏是害怕走丢吧?没关系哦,就这样牵着吧。puka~感觉就像温泉鱼一样,被小杏这样牵着。”

“温泉鱼…?”

“嗯~puka~,是特别粘人的小鱼,也有「感觉像是在被亲吻一样」这样的说法。”

“唔、「亲吻」吗?…那一定是很有趣的鱼吧?”

“水里的孩子们都是很温柔的呢~,啊、那么就快点去吧。要好好拉着我啊。”

深海奏汰更加用力的握住了她的手。像是害怕一松手她就会变成海上的泡沫一样。

无论多少次、无论在哪里,都能够被你找到。所以…无论如何、就算是戏剧性讽刺,也一定会把你找回来的。

因为,他喜欢——

“杏。”

“嗯?”

“杏的身体暖暖的,像是吸收了很多太阳的能量一样~”


已经是入夏时分了。沥青路上的温度并不低,但是空气里却又充满了水汽,或许稍一不注意,就会有眼泪从云层中的留下来。与之相比,神社内就清凉很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地理位置的优胜,还是后期修缮的好。

杏在这里已经待了有一段时间了。或许应该说是好些天没回家了,没有手机在身边所以她也没办法发消息,想过要回去但是每一次都被深海奏汰阻止了。

为什么要阻止她呢?

杏无法理解。就像平时她会无法理解学校里的其他人那样,深海奏汰并不愿意和她说过多的原因,就是那样显露着温柔的笑然后一带而过了所有重点。好在的是杏在神社也有很多事情要做,顾及到深海奏汰的身体还不适合过量的体力劳动,所以杏索性一个人全部担下了。忙碌的工作让她暂时忘记了学校和家里的事情。

大概…心里是轻松了些。

神社准备的非常周到,连巫女服都备好了。意外的是神社里并没有其他的人了,只有每周的参拜会有工作人员来而已。这样孤零零的地方就是原本打算将深海奏汰扔下的地方?那也太残忍了。将他当做活祭品一样。杏暗自庆幸了自己能够到这里。虽然貌似直接忽视了眼下微妙的同居模式。

“杏是神社里的巫女小姐呢。很适合哦,池塘里的锦鲤也这样称赞了。”深海奏汰坐在长长的走廊上,看着手里拿着扫帚在鸟居前打扫的杏。

“并不是…?只是临时工作而已。真正的巫女小姐一定更加有气质吧。”和往常一样平静的语气,嘴角微微勾起弧度,像是能很好的应和他了。木屐轻扣地面时所发出的声音,就好像真的有神明在长长的鸟居经过。

“但是啊…现在我眼睛里只有巫女「杏」。所以,巫女小姐可以带我去参拜神明吗?”

“唔..?”

深海奏汰露出微笑朝她伸出手,等待着杏的回应。用“白皙”来形容他的手指未免有些缺乏了男性的魅力,然而除此之外杏一时间也想不到更加合适的词语了,她正沐浴在深海奏汰如同潮水般温柔的眼神里,她就是被水纹淹没的月亮。这样不妙的氛围让她有些不知所措,幸而的是并没有紧张到气息紊乱,只是思绪跟不上而已。倘若不是白天而是黑夜,那么她可以凭借着无光的夜拉住他的手,因为「指引」是她的责任。

然而并不是。没有客观的原因使她去做那样超出「制作人」工作范围的事情。

或许是因为长期泡在水里所以非常滋润的皮肤,即时是被斑驳的阳光照射着也没有丝毫干燥的触感。她想起来之前在水族馆的时候就是那双手拉着她,但是现在无论如何怎样回忆也无法回想起当时的触感。

因为,根本没办法回想啊。心脏会因此停止的。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让清凉的风降低心头的温度。她试探着拉住深海奏汰的食指,微凉的触感却和刚刚的风不一样——只是更加增添了燥热,然而触及到对方的目光时,她并没有收回手而是牵住剩下的手指,或许从一开始她就已经没有退路了。

“好…好的。那么,请走这边吧,被神明眷恋的人。”她抬起头回应了一个微笑。

夏天啊…真是燥热。

深海奏汰走在后面,顺着相连的手指向上看去,看到她微微泛红的耳朵。随后默而不语,只是静静地跟在她身后。

木屐、蝉鸣、微风和心脏。

——夏天真是嘈杂。

从鸟居出来时,远远地看到有人站在了门口。

“啊,说起来莲巳君说过今天要来说事情呢。”

“莲巳前辈居然在…嗯、莲巳前辈是寺院的人来着?看起来很严肃的样子…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吧。我还是回避一下比较好?”

“说的也是呢,那么杏就请在后院的池塘等一会儿吧。”

“嗯。”杏松开了手。

“等一下、谢谢哦,巫女小姐。神明大人一定能看到我虔诚的愿望吧。”深海奏汰朝她挥了挥刚刚牵过的手。

“嗯、一定的。”

神明真的能听到吗?如果是梦…

恰好渐渐凝成了金红色的夕阳顺着屋檐慢慢滑落。深海奏汰抬起一只手遮住了些许过于刺激的光的:“又过去一天了啊…”

他走过去了和莲巳敬人打了招呼。

“下午好,莲巳君。”

“嗯。深海,关于昨天通知的事情,你的答复还没有收到。”莲巳敬人鲜少的停顿了一会儿,随后吐了一口气转为较为温和的语气“我并不能对她发表什么意见。但是…”

“那孩子和莲巳君一样尽职尽责呢,所以,她应该被所有人记住。就算是沉溺在两万里的海底,声音也一定能够传达到的。”他看向了后院的方向,杏坐在走廊上,靠在柱子上似乎睡着了“那孩子似乎很久没有好好休息过了…或许是现在迎来了永恒的安静呢?”

“深海…”莲巳敬人推了推眼睛,将袋子交给了他“这是你家人让我转交的东西。总之名字已经记下了。千万别忘记时间了,我该回去了,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莲巳敬人刚走出几步,想起来什么事,招了招手说道:“也替我向她问个好吧。”

“嗯。”

深海奏汰回应地点了点头。

“唔…我睡着了吗…莲巳前辈已经回去了吗…”深海奏汰坐在她旁边似乎惊醒了她,含含糊糊似乎还未清醒的声音,黏连着思绪。

“嗯。他还让我替他向你问好哦?”

“欸…莲巳前辈居然没有发火。”

“明天也会是个好天气吧?”

“嗯。明天也会是个好天气。”

杏抬起头看着这片深海奏汰同样注视着的天空,而视线并没有交汇在某一点。过于深邃的夜,将一切都吞噬殆尽。深海奏汰似乎在想些什么,但是杏看不透,那澄澈的瞳孔里被黑色的夜填满,似乎那悲伤要化为星辰流淌出来。

“明天…一定是个好天气…”她小声地将这句话又重复了一遍。


就像是居住在海底的美人鱼,因为眷恋了人间的温柔而向巫师做了交易。

“用你最宝贵的东西来换取双腿吧。”

美人鱼同意了。

“如果不能被爱着的话,就会消失哦。”

如同诅咒一样的话。而这诅咒又是那样的甜蜜。甜蜜到就算将身体侵蚀的残缺不堪,疼痛到无法呼吸也不想放弃。

“如果是心爱的人一起跳舞,那么每一步都像是走在刀刃上又有什么关系呢。”

如果余下的生命是短暂的。那么都被这梦寐以求的幸福填满,是罪过吗?是遗憾吗?

这种荒唐的故事谁又知道呢。只是,美人鱼最后成为了海上的泡沫罢了。


连续着几天下了雨。庭院里的紫阳花就显得非常引人注目了。低垂的叶子和繁重的花团相映成趣。

待到终于放晴的时候,神社里的人变多了,是来参拜的人。而杏也终于可以放假了,轮到深海奏汰工作的时间了,他让杏等到傍晚的时候再回来。

“真的可以吗?”杏仍然有些不放心。

“没关系的~,杏偶尔也去放松一下吧。”

确实,杏已经很久没有从神社离开了,再具体一点,是深海奏汰的身边。

街市上似乎发生了什么,她总能看到人们在议论着什么,大约是同一件事。是最近的新晋偶像之类的吗?说起来,自己走了之后,学校里的其他人怎么样了呢。

刚刚放晴的天还没有完全显露出要微笑的意思。

去看看吧。

她钻进了人群里,不见了。

过了中午之后,参拜的人已经少了很多了。深海奏汰也终于能够休息一会儿了。他抬起头看了看天空,似乎雨意未尽。

“叮当。”硬币的声音。

“啊、那个现在还可以参拜吗?”是一个栗色头发的男孩子,和杏有着一样蓝色的瞳孔,或许应该说他和杏长得非常相似。

“嗯。可以哦?”

“欸,居然是深海前辈,原来您在神社帮忙吗?之前听姐姐说起过深海前辈,所以知道一些。”

“也算是在神社帮忙吧。今天是来许什么愿望的呢?”

“是…给姐姐的。”他微微低下了头。

或许是真的有很多想说的话,比起倾诉给神明更想告诉能够理解的人。两个人坐在屋檐下展开了并不长的对话。

“今天是第三天?”深海奏汰首先打断了沉默。

“嗯、明天就是了。深海前辈也回来吧?姐姐也一定会很高兴的。”

“在我住院的时候那孩子也总是会来看我呢,就算再怎么累,再怎么消沉,也总是带着微笑过来。”

“姐姐她平时也是这样…就算家里前段时间发生了些事情,但是她也总是对我说着「没关系,放心地依靠我吧」。”

“真是温柔的人。”

“嗯…深海前辈,你说神明真的存在吗?”他抬起头突然问道。不确切的语气想要听到肯定的答案,却又希望被否定。

“她一定是被神明爱着的吧。”深海奏汰并没有回应这个问题而是转开了话题。

因为被神明爱着,所以才不想分享给其他人。一定是那样的。

“要回去了吗?”深海奏汰目送着少年走到了出口。

“嗯。因为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神明大人啊…一定很喜欢她吧。”他顺着深海奏汰刚刚说的话,勉强笑着挥了挥手。

临近傍晚,并没有阳光。从云层的夹缝里,流淌出来的雨滴,从紫阳花的花瓣上滑过去,惹得过于沉重的花团得时不时的弯曲。

“下雨了啊。杏带伞了吗?”

这样想着的时候,他已经拿着伞出去了。

心里突然涌现的不安。莫名的恐慌。这样的情绪他从来没有体会过的。人类最大的恐惧来自于未知。而迄今为止,他并没有对于那些未知的东西产生过兴趣,也自然没有所谓的恐慌。而现在,那种不可思议的情绪在蔓延,血液要凝固了一般。

如果神明真的存在,那么——

我的愿望呢?

“深海前辈——”

碰巧的是杏正好在车站。站台上并没有几个人了,似乎都在前几辆电车到来的时候离开了。

“杏,还好吗?明明一直都很谨慎,这次却忘记带伞了。”

“抱歉啦…因为稍微绕的远了点。去了一趟学校。”

“杏…去学校了?”

雨声仍在持续。


“嗯。”

杏侧过头笑了笑,又有些不安地低下了头,双手交叉在一起垂在面前。

“因为有点在意。所以就去了。结果一到门口看到学校贴上了警戒线,还有些吓了一跳呢。但是啊,我悄悄翻进去的时候完全没有被注意到。学校里感觉安静了好多,凛月居然没有睡觉而是趴在桌子上发呆,我向他打招呼他也没有听到。还有啊,就是看到办公室里的组合工作日志上都有一天是空档。我还在想是发了什么呢?然后…”

“杏…”

“深海前辈不要露出那样的表情啦…!我才没有很难过之类的。”她赶紧摆了摆手,将音量提高了些“只是感到意外而已…在想着到底发生什么的时候,走进了班级里…看到…看到我桌子上摆着的花。2A的点名册上…我的名字…名字…”

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微微颤抖的音调是小提琴的弦断了所发出的扭曲的声音。她不敢再继续说下去了,她害怕这句话将成为现实,她从来不曾幻想过自己的未来能有多梦幻,自己能够成为幻想世界里的的主角,但是…她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以这样的方式被驱逐。

“我的名字…被划掉了啊。”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像是在叙述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实一样。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然而和嘈杂的雨声相比,她的声音、她的话、每一个音节,像是扎在心脏上的玻璃渣一样。

“果然…我已经死了吧…?”她平静的语气此刻却像即将破裂的冰面一样“虽然说早就有这样的感觉了,感觉自己和之前不太一样。但是并没有明确的指明。但是啊…今天第一次真切的意识到这一点是「时间」、大概…明明感觉自己已经度过了很久,但是实际上只有三天而已…”

“为什么我会这样消失呢…为什么呢…”

沉默了许久,落下这句未完的话。

眼前慢慢变得模糊。她试图去擦掉从眼眶里不断涌出的泪水,但是并没有得到遏制,而是越发的汹涌。他知道的,杏一直以来所承受的东西,所守护的东西,所最不希望被破坏的东西,现在全在一瞬间崩塌,比起传说中的空中花园,是更为让人为之心痛的遗憾。

“明明不该是这样啊…为什么呢…”一句不知道给谁的疑问。

“杏远比自己想象的要重要的多啊,从前是,现在是,以后也会如此。”深海奏汰抱紧了杏,害怕一松手的话她就会变成海上的泡沫。被雨水淋湿的头发摸上去手感并不是很好,但是他抬起手用自己的感官去确认着她的存在,从头顶向下淌的雨水到发尾滑落的冰凉,他做着这样无用的动作。

“总是能及时的出现在大家的身边,是因为杏你很重要啊。将你带走的神明一定是个自私鬼吧,不愿意将你分享给我们。

如果是梦的话,那么就请让这个不被时间接受的梦境再持续一段时间吧。我喜欢被杏照顾着,作为前辈会不会有些太狡猾了呢?喜欢被杏寻找着,会不会添麻烦呢?喜欢那个时候杏牵着我的手,尽管并不能感受到真实的温度。喜欢和你在鸟居里走过,果然啊…神明大人并不愿意实现我的愿望。

如果是梦,那么还有一句未传达的话。大家都很喜欢你啊,杏。”

“深海前辈…”

当亡灵意识到自己死亡的时候,连微薄的意识也会散去。逐渐透明的身体,被深海奏汰拥入怀里的触感,对、她还有一件想做的事情,或许是最后的事情。也是最让人头疼的行为。她抬起手回抱住了深海奏汰。

“谢谢你。”

带来的伞并没有派上用场。

夏天也终将要结束了。

雨停了。

和那天相遇时一样晴朗。教堂里的哀悼乐正在回旋。

他想起来在神社的那段时间,那个他眼睛里唯一的女孩子总是坐在走廊上,赞美着「紫阳花很漂亮啊」。他采撷了一捧的花,是尤为突兀的蓝色的紫阳花。和她一样的颜色。

他就和那时相遇一样,浑身湿透的。没有穿上整洁的西装。像是传说中刚刚被美人鱼救上岸的王子一样,但是和童话里那个无可救药的王子比起来,他不会将重要的命运之人认错。

他推开门,打断了正在进行的葬礼。在其他人吃惊和疑惑的目光里。他径直走到了中央,将那束花放在了杏的旁边。

“明天…也会是个好天气。”

他开口说出了和她一样的话。

End.

————
「后记」

第一次写奏杏…感觉把握很困难…甚至写了一半感觉写出了其他人的既视感。🌚(没救了),大概是puka的口癖写的比较少…加上对角色的钻研不深。称呼啊、性格啊之类的…感觉好多ooc,但愿没有写成恶俗的言情小说。原本最后想写表白之类的…但是觉得太突兀了,所以就删掉了…(这样不就根本没有lovelove元素了吗!)大概感觉两个人就是这样非常默契的存在吧…不需要表白,和温开水一样,各自都清楚。希望下次写的时候一定好好钻研过了。🙏

题目和内容没什么关系,只是即兴取的而已。
随便贴点百科吧。地中海气候:又称作 副热带夏干气候,由西风带与 副热带高气压带交替控制形成的,是亚热带、温带的一种气候类型。夏季炎热干燥、冬季温和多雨,是十三种气候类型中唯一一种雨热不同期的气候类型。

关于括号深海奏汰的话里的「」,非常抱歉!完全把握不了哪里该加哪里该不加。所以…写了一点之后索性就不加了。其实…原作里的括号我以为是重读音或者拖长音什么的…。实际上的话也不知道啦…为什么深海奏汰的话总是加括号。如果有人知道的话请务必向我科普!

关于杏的幽灵体设定,参考了《超自然九人组》的星光体设定。星光体所度过的时间比正常人要快,所以在杏的世界观里她已经和深海奏汰待一起一个多月了,然而实际上只是她死后的三天而已。不知道看完之后有没有吃了一惊,「杏居然死了吗?」这样的感慨,其实写的时候挺多地方都提示了…
那么问题来了「提问:全文暗示了多少次杏已经死掉的事实?」,哈哈哈开玩笑的´_>`假装是个糖,其实是把刀。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殴打

关于葬礼。纯属个人爱好。´_>`写了西式的葬礼。

关于杏的弟弟…我…没打过eg,只是大概知道一点而已。🙏🙏所以没有写他的名字,就是印象里eg那边貌似也有神社的女孩子…啊、还请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了!

然后是文内一些东西的注释:
「深海的心脏」:玩了一下泰坦尼克号的梗…出自项链“海洋之心”。
「温泉鱼」:又名医生鱼。当患病的人进入温泉时,这些小鱼就会围上来,在患者的患处琢咬。
「戏剧性讽刺」:迎来与登场的人物们最初的目的或期待不同的、甚至背道而驰的结局。然后在不知不觉中被逼入自我毁灭的绝境。
(是出自同名漫画…🌚因为在笔记本里记了这个,所以就想试着用用看)

其实还有很多想写的剧情没能写进去,太过繁琐就没意义啦!👋所以就留在下一次吧…

最后。附上一篇没啥意义的番外。是一直很想写的paro。  链接测试

最后的最后。请投喂我奏杏!!!( ´•̥̥̥ω•̥̥̥` )不要看我辣鸡就放弃他们啊!!

评论(5)
热度(62)

© Quantum麗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