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um麗樂°⌒°

=量子理学

Quantum=量子,麗樂(りがく)=rigaku=理学。

🌠「她可以褪色,可以枯萎,怎样都可以,但只要我看她一眼,万般柔情便涌上心头。」

🌠文科阿宅。年更选手。阶段性锁黑历史,所以不要奇怪以前的文章怎么不见了。严重社交恐惧症。雷语C。不混圈。NL only。同人志合作请走邮箱。接有偿稿20r1k,走邮箱。

——

❄邮箱:yayoichizuru@gmail.com
❄微博:凑川贞松

৳৸ᵃᵑᵏ Ꮍ৹੫ᵎ

「ES」もう二人に明日がないことも‖Leo杏

cp:月永レオx转校生,转校生=杏=あんず,注意避雷。

标题取自《オレンジ》,建议和BGM一起食用。

もう二人に明日がないことも=我们已经没有明天了

❗歌词引用注意。

※本文收录于lof上西墙的颂歌tag下

————

また生まれ変わったら、真っ先に君に会いに行こう。(若是再次轮回转世,就让我立刻去见你吧)

故事的开始是在橙色的黄昏。

那个平静的黄昏,浅浅的金色镀在边边角角、都印上了她的气息。她的声音镶嵌在各个角落,仅仅是随处走动或者驻足一处遐想就能听到那像极细的丝线慢慢从灵魂的缝隙中钻进去的声音。

喧闹的浪潮如同那逝去的朝阳一样退到了海平面的下面,剩余的是零星的几点随着波浪起伏,似乎有谁说过那是朝阳不想被吞没而流下的泪水、混杂在同样咸到刺痛味蕾的海水中。或许只有将那苦味咽下去的游鱼才能体会其中的韵致了。

“杏,来约会吧!”

可能是灵感已经耗尽了吧,他突然一抬头将一叠填满的五线谱向后一扬,这么说道。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出人意料的点子,撑住身体向后抬起身体笑了起来。在那些纸还没被捡起来的时候,他就匆匆忙忙地跑出去了。

“那些东西不重要啦!快点出发吧!天黑了的话可就很困扰了!嗯?想不到会困扰什么?该说你太过没意识好呢,还是太放心了。呜呜呜、啊!大概就是太晚回去的话会被宇宙人抓走的哦。呜啾——那样的。

等等、等等,你是在笑吗。「好可怕啊」那样听上去开玩笑一样的语气,真是让人不甘心呢。居然已经能够把握住宇宙人的心思了吗。啊哈哈…好啦好啦,宇宙人认输了。所以我们快走吧,向着重要的inspiration进发!”

走廊的窗户没有窗帘应该说是一个极好的设计。从窗户外投射进来的阳光烙印在地上,一棱一棱的是窗户的边框,像是笼子一样的阴影笼罩在两人身后的影子、脚下的路上。月永就这样拉着杏的手在走廊上跑了起来,似乎早就把这里的规矩全部忘记了。

所以说,笼子的出口到底在哪里呢?——

好想快点逃出去。

“喂!月永!走廊里禁止奔跑!”不知道该说月永运气好还是不好,他一从音乐教室出来时就碰到了莲巳敬人,而对方似乎是刚从校长室出来,手里拿着一堆文件,似乎是关于最近的一些事情学生会又要忙碌起来了。

“哦哦、是莲巳啊。早上好!啊、不对,应该说下午好才对。一心想着出去,好像把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忘记了。”

“什…居然说学校的规矩是「无关紧要的」,太散漫了!说说吧,这次又是因为什么?”一如既往的严格。莲巳把月永拦了下来,他已经能想象到了月永的理由了,肯定是很稀奇古怪的。就像前四百五十六次一样,大概又是什么宇宙人、电波之类的。就算是「天才」好歹也得遵守「平民」的规矩吧。这可是现世的生存守则。

但是让这位副会长不愉快的是他旁边的小姑娘总喜欢替他解围,露出一副「是我的错」那样的表情替他道歉。不管多少次提醒她「你是制作人,不是管家。做好自己的工作就可以了。」,事实上也确实如此这样做对双方都好,不管是制作人还是偶像,见好就收才是最正确的选项。

「今日时报:关于日前q●h※8жiд%的事件,目前正在调查中。希望ùq%1id◆4*n,以上。」

“说吧。你的理由。”莲巳敬人耐下性子推了推眼镜露出和往常一样不快的神色。

“是…这是和杏的秘密。”月永Leo原本一副苦恼着又被抓住的表情,但是这他深吸了一口气又慢慢地吐出去,攥紧了被杏拉住过的袖子,一改往常悠哉的态度严肃里透着几分悲哀,说出的话倒是和平时一样轻快的语气。他露出了无奈的笑容“这个理由可以吗,莲巳君?”

明天怕是要世界末日了。

那个总是一副无所谓,什么事都不在乎的月永Leo,那个总是喊着宇宙人违纪违规的音乐怪人,那个不听指挥不服从安排,在弓道部里养猫的叛逆学生……居然会有这样诚恳的态度。

但是他又提了那个名字,现在最让莲巳敬人感到烦躁的名字。可以说他现在多出来的工作都是因为那个制作人。

啧,头疼。

他暗暗地用力在心脏上揪了一把,那过分了的疼痛感恰好将什么掩盖住了。

“哦?杏…?”莲巳敬人提高了声调一副质问的语气,目光扫了一眼他的旁边。制作人是不可以和偶像有过界的关系,事实上杏和偶像们也都遵守着这个规定,就比如说直到前两天为止,月永Leo的爱慕才公示开来。杏知不知道这件事呢?没人知道。但是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其他人都知道了“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你去吧。”

莲巳敬人摆了摆手示意月永Leo可以走了。他揉了揉因为刚刚想了多余的事情而有些发涨的太阳穴,转身就离开了。

“姑且再提醒你一下吧。最好注意一下你自己的行为。”

这句话不知道月永Leo有没有听进去,只是他拉着杏的手跑远的时候有向后挥手回应了莲巳敬人。

从莲巳敬人那里逃脱之后仿佛心脏都能够飞出胸膛了一般,没由来的轻松感。让原本压抑着的情绪一下子全部烟消云散,天知道他跑的有多快!过度运动之后呼吸缓不过来,他呛了几口空气,眼泪都从眼角溢了出来。他直接用袖子囫囵地擦了擦。

“唔、抱歉抱歉,跑太快了吗?还好吗?能站起来吗?先扶着你到旁边休息一下吧。不过我们一下子就跑出学校了呢,真是幸运。

你是说「没关系继续接下来的事情吧」是吗?虽然说约会是随时都可以的事情,但是杏不用勉强也没有关系哦?啊——就算你用那个眼神看着我也没用哦?好啦!知道了知道了,女王殿下就好好休息一下再行动吧?这可是国王的命令。

「突然搬出国王例律真是狡诈」什么的,啊哈哈哈,真是孩子气。明明杏不也总是拿着「这是制作人的责任」之类的话来搪塞我吗?

我们,是一样的呢。哈哈哈哈。”

月永Leo从售货机那里拿了两瓶矿泉水,一瓶拧开盖子递给了杏,怕她不接受附带上了话:“虽然说矿泉水没有什么味道,但是运动之后还是喝水比较好哦。还有啊、待会儿我们要去很多地方,水分可是很重要的。

泉水、泪水、汗水,全都流到地狱里和赫尔跳圆舞曲吧!啊哈哈哈!”

黄昏下的影子似乎膨胀了,黑色而粘稠的一团团、只能模糊的堆砌出事物的轮廓。从矿泉水瓶外滑下来的是水珠黑色的阴影,滴在了月永Leo的手上,又因为他过于开放的动作而滑到了胳膊上、洒在了他的衣服上,刚好留下一时半会无法抹去的墨迹。他也无暇去顾及那些。

“即便是黄昏了,太阳…还是那么刺眼呢。”

恰好是放学的时间。街上的学生很多。像他们两个人一样的学生情侣自然也不少,当然、那些人和他们是不一样的。那些人纯粹的在享受青春带来的酸甜感,没有黑色的幕布装饰在舞台上,舞台下也没有无数双眼睛盯着,没有威压、没有禁令。就像那盛开在古巴比伦的花园里的花葩。

“虽然说是约会…嗯…要先去哪里好呢?”月永Leo走在杏的旁边,四处张望着。观察周围的人都在做些什么。对于宇宙人来说,观察人类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像是到现在为止他没有猜到杏在想什么。

从离开学校开始,杏就一直在他身旁保持沉默着。

“在担心吗?”月永Leo突然停下脚步,拦住了失神自顾自往前走的杏。俯下身体将她的刘海推了上去,方便能够看着她的眼睛“好啦好啦,不要露出一副困扰的表情,对我来说重要的、为杏诞生的inspiration不好好抓住就是大——失策了!啊哈哈哈、在担心之后的事情吗?那种事情怎么样都好啦。

「太不上心了」吗?唔嗯嗯、对我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是和杏相处的时间啊。所以那种无关紧要的规则啊之类的事情就全部丢到太空里吧。

还有的就是、明明现在是履行约定的时候吧?就痛痛快快地玩一下、身心都会轻松了!”

杏或许是被月永的行为吓到了。过于靠近的距离让她有些害怕、并不是恐惧意味上的,而是害怕这样的距离还能够持续多久。但是时间并没有让她有更多的时间去顾虑,她的身体在她想好最正确的对策之前先行动了,她拉住了月永的手点了点头。

“说起来,这条商业街我还没有好好看过呢。每次都是匆匆忙忙从这边经过赶去摄影棚之类的,印象最深的也只有上次的薄饼店了。

对对、就是上次!在寻找inspiration的路上跟丢了,结果清醒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迷路了。不过幸好被杏你找到了啊、那时还没有吃午饭所以在薄饼店买了两份薄饼,啊哈哈哈、不过店长真是好人呢。以为我们是情侣所以打了折,顺便也给濑名他们带了。不过啊——总是凶巴巴的濑名那一次也发火了,真是让人搞不清楚。

那个时候有点庆幸和杏一起去买薄饼是个正确的选项呢。杏一本正经地说着「对,我们是情侣」,但是心里实际上是想着打折的事情吧。那个认真的表情真是可爱呢。呜哇、不要突然动手呀!啊哈哈、不过这个意料之外的反应也很有趣呢。我最喜欢你了!杏。”

突然被月永翻出以前事情的杏一下子害羞的想要制止他继续说下去,却撞上了他的拥抱。月永从以前开始就喜欢用拥抱来回应别人,让人没办法拒绝。

“嗯…?杏在小声地说什么呢?…「前辈总是迷迷糊糊的,不注意的话就会不见」,这句话应该是我说才对吧。杏总是迷迷糊糊的,总是故意和大家拉开距离,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实际上只是大家不想要揭开这薄薄的封条而已。杏总是一不小心就不见了,一不小心就又跑去工作的地方了。

明明一开始的时候有过约定吧。「只要一喊杏的名字,你就会出现」这样的。啊——等一下!突然想到一件事。”

月永突然松开了手跑到了人群里,一下子失去了方向的杏只好先站在旁边等他了。比起被月永丢下了,她更担心的是月永还能不能找的回来。

她叹了口气。

“嗯?为什么要叹气呢?”月永Leo不知道从那里跑回来的,站在她身后凑在她耳边。那样温柔的声音似乎心脏一瞬间都静止了,杏下意识的转身退了几步却被拉住了手腕“抱歉,吓到你了吗?刚刚突然想到一些事情。作为补偿…这份薄饼怎么样呢?是和那个时候一样的口味,店长的问题真是让人困扰啊、宇宙人的语言障碍花了好些时间才沟通清楚。

明明是重要的约定。但是时间全花在了思考该如何完成这个约定。真是失策。既然如此…那就去摩天轮吧!上次看到的、就是那次knights专访的杂志上最后一页约会圣地写的「摩天轮是能让女孩子心跳的地点」。虽然不知道可不可靠啦、但是…「想和杏待在一个房间里」这样的想法是真的哦。

才、才没有奇怪的想法!不要笑啦!”

这块区域是靠近海的。偶尔一些喝醉的路人说在海边看到了人鱼这样的假话。但是靠近海边时、低下头倾听海面上传来的声音,又似乎真的能听到人鱼的声音。

那样温柔、细腻的声音。夹杂着海风的咸味的涓涓细水一直顺着灵魂的缝隙流淌进来。让身体无端的感觉到疼痛、甚至是没由来的悲伤。

游乐园的人很多。就算是这个时候依然很多人。可能是因为有流星队的演出吧。想到以前附近邻居家的小孩是个流星队的粉丝,还偷偷爬窗户爬到月永的房间的阳台上拜托他带签名。这件事后来成为了梦之咲经典事件之一。

「震惊!某男子高中生声称收到了宇宙人的秘密情报!」开玩笑的。

不过这件事后来也确实让杏和莲巳敬人头疼了好几阵子,每天都能在学校里抓到潜伏进来的记者。

“您好,是一个人吗?”到了游乐园里工作人员打开了车厢。

“不不、是两个人。”

“诶呀…居然是两个人吗?那么另一位…”

“就在这里哦。”月永Leo微笑着说道,拉住了杏的袖子走了进去,看着工作人员一副意外的表情,示意他靠近一点,小声地解释了一下。

“这样…祝您愉快。”工作人员从口袋里拿出手帕蹭了蹭眼镜。

摩天轮启动了。

杏坐在月永的对面,似乎很欣喜的样子看着窗外。金色的夕阳映照在她水色的瞳孔里,闪烁的不光是波光粼粼的海面,还有海底斑斓的珊瑚、灵动的游鱼,或许再深一点、还有厄尔普斯的金竖琴。

月永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但是话语堵塞在喉咙里无法吐出,或许就和爱丽丝要离开时一样,他也只能微笑着挥手送别,对她说着以后还会再见的。

他希望杏能够转过头来。他想要更加仔细地看着那纯净的好比融化在松树针尖的雪花一样温柔的目光,连那尖锐都刺都会因为她的温柔而软下来。那是从地狱深处绽放的石蒜也无法媲美的优雅,仅仅是看到那仿佛能够融入灵魂的目光,就已经连死亡也无法去考虑了。

但是他却又害怕对上那个目光。他第一次会觉得害怕看到她。害怕弱小的灵魂会在她面前不住的哭泣、害怕那卑微的言辞会得不到她的理解。甚至害怕她会否定他选择的这条路,否定名为月永Leo的命运线系在了她世界的一处。

最后所有的行动都化为了沉默,仅仅是在对面看着她…以及无尽的黄昏。

                        愛していました。最後まで、この日まで。それでも終わりにするのは私なのですか

                        我曾深爱著你。直到最后、直到今日,即便如此画下句号的仍是我吗。

“如果…你真的在那边就好了。”

“祝您好运。”从摩天轮那里出来之后,工作人员送别他时对他说的。

“嗯。谢谢。”

高峰期已经过去了。街道上不再有很多的人。他想起附近的一个教堂,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哎呀,这么晚了还要去那里吗?”出租车司机这样说着还是同意送他过去了。

“嗯。是呀。想要和重要的人一起去。”

“那被你记住的人还真是好运啊。话说…就你一个人吗?”

“不,是两个人。”

月永Leo微笑着回应道。

“她栗色的头发如同雏鸟般翻飞,就像那泛着水色、近乎透明的灵魂即将脱离这具痛苦的肉体。

最后、浸润在赤色的湖泊里,回响在她呼吸过的空气中的、除了她吐出的二氧化碳,没有任何她的声音。

在橄榄枝上绽放的花朵啊、是否和我心脏上流出的是一样的呢…”

首先发现这张乐谱的是鸣上岚。

他起初只是好奇而拿起来。近期月永Leo或许是到了灵感高峰期、源源不断、忘乎所以地创作,与其说是投入似乎已经连自我也失去了。他只是在不断地写、不断地写…偶尔发出的发酵了的笑声、不同往日的是在那份自信的笑声里竟然孕育出了一株无法忽视的、名为「悲哀」的花。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终于将那份无法再掩藏的爱慕倾诉出来了。几乎所有人都没办法忘记那一天月永Leo的表情、语气;几乎所有人都想要为这恋情跪拜;几乎所有的叹息都集中在了他的背后。

他作品越来越出色。让人不禁将他与那些命运多舛的音乐家联系在一起。

但是也似乎离大家越来越遥远…

最先捡到这张乐谱的是鸣上岚。为什么是他呢?在听说月永Leo跑出去了之后knights的成员都很担心,社团刚刚结束的鸣上岚凭借着速度第一时间赶到了音乐教室。

地上散落的是他最后完成的曲子。月永Leo很少给自己的曲子填词,所以当鸣上岚看到上面涂了又写的字时很意外。

濑名泉赶到是在三十分钟之后。模特摄影刚刚结束,他居然没有等游木真一起回来而是独自挤上了下班高峰期的电车赶过来。他推开门的时候就看到鸣上岚坐在椅子上拿着乐谱,陷入了沉思。

“月永呢?”

“他不在呢。人家过来的时候他就已经不在了。”

“这样…”濑名泉脱下外套从排列整齐的椅子中抽出一把坐在了通风的位置。但是不得不说,黄昏的太阳依然很热。他注意到了鸣上岚手上的乐谱。

队友之间的心有灵犀是不需要直白的说明的,鸣上岚侧过头露出和往常一样的微笑:“是王的乐谱。但是他好像已经意识到了…”

“梦早该结束了。陪他玩爱丽丝的游戏也是够无聊的。啧,怎么这么麻烦。”

“呵呵,小濑真是不擅长说温柔的话呢。明明是心思最细腻的那个,平时的伪装也是小濑做的最仔细了。”

“闭、闭嘴啦!”

“呼…游戏已经结束了吗?”朔间凛月从音乐教室后面的窗帘走了出来“本来王一直在这边自言自语吵的没办法睡觉了,但是想到要是冲出去教训他的话,可就暴露了。嗯~嗯…其实…说不定王早就意识到了这件事呢?”

朔间凛月的话刚刚说完,音乐教室的门就被一下子撞开了。踉踉跄跄扑到地上的朱樱司慌慌张张地站起来,语序更加混乱了:“I、我听说、where …”

“冷静一点啊,小司司。”鸣上岚拍了拍旁边的座位示意他坐下。

“thank you,鸣上前辈。”朱樱司重新调整了呼吸继续说道“听说leader跑出去了之后,我就back了。要、要去找姐姐大人来商量吗?”

“司君。爱丽丝的游戏已经结束了。”濑名泉告诉他。

“欸?是说…leader…”

“呼呼…所以说王应该早就知道事实了。”朔间凛月抱着枕头一副还没有睡醒的样子,看向了窗外“不就是从那天开始的吗?他突然喊着要抓住彗星的尾巴开始大量的创作,与其说是神志不清更像是将世界观都颠覆了,对和错、生和死在王的世界里早就没有了分界线。他在一味地放大,心里仅存的那么一丝光亮,等萤火虫的光燃尽了,他在黑暗中又要怎么前进呢…

对于王来说那样的黑暗是只有杏能够驱散的。所以他只好假想着、她还存在着,还在前面的路向他挥手,在等着他靠近,在等着完成和他的约定。

但是假想终究是假想。等到意识和世界的界限再生了、虚假和现实的隔阂再次出现。那样的梦也要结束了。在那个梦结束的时候…王一定是已经做好了打算的。”

“小凛月是醒着的吗?”鸣上岚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说出了这番话的朔间凛月。

“笨~蛋,是梦话哦。”朔间凛月打了个哈欠“不管王有没有下定了决心。反正我要继续睡觉了…呼呼、梦里的爱丽丝可比王要柔软多了。”

朔间凛月将窗帘重新拉上。

“晚安。”

                     今でも、探(さが)してる。

                          直到现在,我也依然寻找著你。

和月永Leo分别之后,学生会办公室里只剩下莲巳敬人一个人在处理文件,天祥院英智在医院,衣更真绪请假了。

天祥院英智也就算了,连出勤率百分之百的衣更真绪都请假了。怕是真的要世界末日了。值得庆幸的是马上就要交的文件已经处理完了,剩下的一份是一个星期后在葬礼举行前交。

“人啊…还真是脆弱。你的想法是怎样的呢?”

透明的文件夹上清晰的映出了下面的文字。

「关于日前高中生自杀事件,目前正在调查中。希望广大学校引起重视,加强对学生的心理辅导,以上。」

即便是到了这个地步,白纸上依然没有她的名字,被高中生三个轻飘飘的字一带而过。如果她身边有一个人能够提前一步发现的话,是不是就能够阻止悲剧的发生了呢?如果她能够将积郁在心里的哀伤倾诉出来是不是就能被理解呢?一个接一个带着幸福和悲哀的问题在她时间的尽头扎根。延伸向不存在的未来。

没有如果。只有事实。

事实就是「杏自杀了」。

犯人是她、受害人是她,似乎连她生命中最后一起重大事件也没有任何人能够融入进去。但是真的没有犯人吗?是谁杀死了知更鸟?这些问题都已经不重要了,她只是众多沙粒中的一个,就算消失掉对于世界来说也是无关痛痒的。没有人会对一粒平凡的沙子起怜悯之心。

但是对于月永Leo来说那就是堵住伤口的一粒沙子。心脏倘若只是有一个小裂口也会在瞬时变成血流成河。仅仅是一个微小的裂口也会变成危及生命的痛。

莲巳敬人将那份文件放到了抽屉里。锁上门离开了办公室。对于他为什么放走了月永Leo,或许是因为他想到了和月永一样的事。

知更鸟啊,你是否幸福了呢?

                  ずっと来るはずない君との日を願ったこと。(明明你不可能会来却曾期望能与你一同度过)

                    鍵かけて。(将这些全都牢牢上了锁)



“到了哟。”司机提醒道。

“嗯嗯、谢啦!”月永一路上哼着小曲,下了车。到了教堂的后面,是墓地“啊…感觉这里的住户变多了。稍微有点麻烦啊。”

月永绕过那些高高低低的墓碑。不小心撞到的时候还鞠躬道歉。

“找到啦。午安,杏。”

按照墓园门口的牌子上的规矩他做了礼拜。随后坐在了旁边。

“今天是和杏约定的那一天呢。对对、就是约会。我去了那件薄饼店,当听到我说要给杏也带一份的时候店长似乎吃了一惊呢。啊哈哈哈、废了好大的劲才解释清楚。不过他为什么要露出难过的表情呢?真是想不明白。

还有就是在游乐园的时候也被工作人员这样问了。明明就是和杏一起的…明明…应该是和杏一起的…为什么呢…

抱、抱歉!一定是太热啦所以眼睛也流汗啦,抱歉呢…让我擦干净再继续说吧。明明在出来之前濑名还对我说了「用你的方式去对待她吧,那家伙一定会高兴地」这样的话,真是骗子。因为…杏一直没有再出现在我身边不是吗?

明明说过如果我喊了你的名字就会出现吧。

啊、对了对了,今天经过商业街的时候看到橱窗上展示了新的饰品,所以就买下来了。抱歉呢…没办法遵守约定。”

月永一直放在口袋里的是杏一个月前最后写的信,然而隔了一个月才送到他手上,似乎是算好了时间的:

「元気でいますか。」

「你过得好吗?」

「笑顔は枯れてませんか。」

「脸上还是总带著笑吗?」

「他の誰かを深く深く、愛せていますか。」

「你能够 深深爱上别人了吗?」

“有哦…一直在笑着呢。每天都和那时一样,在学习杏的便当是怎么做出来的。在想杏是怎么缝补那些衣服的。虽然试着尝试做和杏一样的事情,但是…果然啊,杏是无可替代的。

对不起啊…没有办法履行约定。

那个戒指只想送给杏啊。

真是残忍啊,杏。”

月永想要笑着说出这些话,但是心底那粒沙子脱落的时候,无尽的悲哀如同潮水般将他淹没。

是出自谁之手的绝望和撕心裂肺的痛。是描绘美好的梦被践踏的一瞬间,世界崩塌、迄今为止所有的希望全部化为泡影。不可以抵抗,也不可能改变,所做的一切都将被现实否定的绝望。

天空之下无穷大的空间为什么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有她的气息。她的声音、温暖、态度、还有爱…一切都随着慢慢下沉的夕阳被海水稀释、溶解,成为缥缈的存在。

为什么呢?

君の幸せな未来を、ただ、願ってる。

就仅仅是、期盼著你、迎来幸福的未来。

君のいる世界で笑ったこと、

曾在有你的世界中欢笑,

君の見る未来を恨んだこと、

曾将你所见的未来怨恨,

君の声、温もり、態度、愛のすべてに

你的声音、温暖、态度、还有爱一切都…

さよなら。

说声再见。

这就是故事的全部了。

一个发生在黄昏的故事。是他和那个女孩的故事,短暂的约会而已,就像普遍的学生情侣那样。

他和她度过了一个甜蜜的黄昏,仅此而已。

在故事的最后,月永Leo将写满了她名字的乐谱埋在了她的旁边,对她说了:

“晚安,杏。下次…再一次去吧。”

黄昏要结束了。他们的故事也结束了。

好了,谢谢你能够听这个故事,或许不那么尽人意,但还是谢谢你能够为他们驻足,不需要对这个故事多上心,它只是个故事。

祝你好运,请继续赶路吧。

——End

——————

「后记」

没啥好说的了。就和标题写的一样「我们已经没有明天了」

皮一下很开心。:-D

白嫖请出门左转。谢谢。

「西墙的颂歌」中的西墙:耶路撒冷犹太教圣迹哭墙又称西墙,亦有“叹息之壁”之称(日文:“叹きの壁”)。

最近补了《dokidoki文学部》,想了一些ESnl的脑洞。有兴趣的话请戳这篇。访问密码是:anzu

开了质问箱

这篇之后我终于可以开始肝长篇大论和点文了。

附加题(0分):希望有人能解读出这句话的意思。「…在橄榄枝上绽放的花朵啊、是否和我心脏上流出的是一样的呢…」这段话大概可以说是核心了。我是先写了这段话之后才写了这整篇文章的。如果有人能看懂就再好不过了。

下期揭晓答案(你走吧)

评论(11)
热度(156)

© Quantum麗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