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um麗樂°⌒°

=量子理学

Quantum=量子,麗樂(りがく)=rigaku=理学。

🌠「她可以褪色,可以枯萎,怎样都可以,但只要我看她一眼,万般柔情便涌上心头。」

🌠文科阿宅。年更选手。阶段性锁黑历史,所以不要奇怪以前的文章怎么不见了。严重社交恐惧症。雷语C。不混圈。NL only。同人志合作请走邮箱。接有偿稿20r1k,走邮箱。

——

❄邮箱:yayoichizuru@gmail.com
❄微博:凑川贞松

৳৸ᵃᵑᵏ Ꮍ৹੫ᵎ

「ES」让あんず成为あんず的东西是什么

原作:偶像梦幻祭
cp:朔间凛月x转校生,转校生=???

即兴短打。很短的故事。但是有毒。是去年的时候就说过的脑洞。请务必自带胃药。👋嗯…ooc严重,是个假的朔间凛月。

※灵感来自漫画《cat and identity》

悄悄地艾特星野桑(☜大概没记错圈名…如果叫错了非常抱歉!失礼了!),因为去年的时候在那篇脑洞的评论区说了很有趣,所以成品完成了之后想分享一下!打扰了!🙏
@QED_脊柱损害

※本文收录于「西墙的颂歌」系列
————


最近很火的是一个叫“あんず的部屋”的网站。据说无论提出什么问题都能够得到完美的解答。创始人是谁呢?谁也不知道,毕竟世界上同名同姓的人一抓一大把,谁知道是谁呢。

今日提问:诶呀,和朋友的猫弄混了现在很困扰。该如何区分两只一模一样的猫呢?而且两只猫都很喜欢小鱼干呢ww

答:既然一模一样那为什么还要分辨呢ww

「把暖洋洋的天气浪费在工作是愚蠢的行为。」是出自朔间凛月的金句。说到底是不是真的因为体质的缘故呢?谁也不知道,但是从表面上来看是没错了。比起工作他愿意花时间在睡眠上,就好像睡着后的世界才是他真正该待的地方一样。

“你别一睡不醒了!”濑名泉捡起地上朔间凛月随手丢下的演出服有些恶狠狠地说道。刚刚才结束演出,转校生嘱咐濑名泉要记得把演出服都回收完毕,尽管嘴上百般不愿意但是濑名泉还是接过了这个任务。刚刚从月永Leo的手下救了演出服一命,才使得转校生不至于之后要花上一天去洗上面的马克笔。现在倒好,把月永Leo处理好了,朔间凛月又开始制造麻烦了。不知道该不该夸他命中率高,随手一扔都能朝地上打翻的化妆品扑去,幸好濑名泉反应快,否则他就要被转校生失落的眼光看待了。

最近朔间凛月清醒的时间是越来越少了。

去演出的路上在睡,中场休息在睡,回到学校还在睡。现在倒好,善后工作都没有做完就又睡过去了。

由于是清晨的拍摄,等到一行人回到学校的时候才刚刚进入早上。朔间凛月摇摇晃晃地走了出去,本想找个人靠一下,一回头发现人都跑没了。

“真是无情的人啊。”他打了个哈欠,似乎并不在乎是否有人扶了。因为一抬眸他看到正在往学校里走的转校生,朔间凛月向她打招呼,但是她并没有听到而是匆匆忙忙地跑进去了。朔间凛月下意识地跟了上去,原本浓郁的睡意一下子冲淡了不少,脚下的步子轻飘飘地似乎身体也即将离开地面,奇怪的是他越是往前跑,前面的身影就越淡,他停下脚步,前面的身影也停了下来,他小步地向前,她也向前慢慢移动。——

不可以追上去吗?

“凛月!不可以乱跑!”

似乎有人在喊他的名字。是非常熟悉的声音,温柔得似乎能将束缚了他脚步的不安一丝一丝剥开。躺在庭院的草地上睡觉的朔间凛月就在这呼唤中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一只黑色的猫一下子跳进了朔间凛月的怀里,脖子上系着的丝带是转校生很喜欢的蓝色。猫蹭着朔间凛月的肚子,抬起爪子挥舞着,想要告诉他什么。

“呼…原来跑到这里来了啊。”转校生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似乎追着这只猫跑了很久。她漂亮的栗色头发都被晨雾打湿了。

“早上好~,杏从一大早就开始忙碌了呢。”

转校生弯下腰替朔间凛月把头发上的草屑拿走了,并不在乎草地上没有被完全晒干的露水是否会打湿裙子而坐在了朔间凛月的旁边:“嗯…因为被月永前辈拜托了要照顾小猫,所以一大早就来了。凛月君,还真是喜欢这里啊,这是…这是这周第三次在这里碰到了。”

转校生一本正经地计了数,竖起手指对朔间凛月说道:“就算再怎么困也不能在这里睡啊,被人踩到的话可就是大麻烦了。”

“嗯~也不是经常在这里哦?只是碰巧看到了杏所以跟了过来,没想到在这里睡着了。”

“欸?…但是…我是刚刚才来的呀。因为早上knights的任务门老师交给了工作人员负责,说是早上放个小假。”转校生偏过头有些担心地看着朔间凛月颠三倒四的话语“凛月君…还是好好休息一下吧?感觉最近特别累的样子,是每天都在做梦吗?”

“该说有还是没有呢…”看着转校生一脸担心的样子朔间凛月突然很想捉弄她一下“一直在梦到关于杏的事情,梦里的杏比起真实的杏会做出很多不一样的事情呢。比如说这样那样,还有更加…开玩笑的。”朔间凛月添油加醋地不恰当描绘让转校生一下子僵在了那里,微微涨红的脸她捂住自己的声音,似乎一松手就会漏出来不妙的发言。

反应太过可爱了。但是调戏的有些过头了。朔间凛月适时的停止了这个话题。

“真、真是的…”转校生似乎松了一口气,但是想到自己在为什么松了一口气之后,一下子没法连贯地说出一句话。实际上朔间凛月的模棱两可的描绘,万一并不是转校生所想的那样呢?那可真是太令人害羞了!

“话说起来,我确实听到了杏在喊我的名字哦?”话题一转,说到了朔间凛月很在意的事情。

“嗯?”

“「凛月不要乱跑」那句,是你说的吧?”

“啊、那个啊…是这只猫的名字。”转校生指了指朔间凛月怀里的猫。

“欸、原来是猫的名字吗?”朔间凛月将它举了起来,猫也应和地摇了摇尾巴。

“嗯、因为月永前辈的猫太多了,所以就取了名字。这只黑色的猫感觉很像凛月所以就…”转校生赶紧解释道。

“感觉和童话里的魔女一样。”朔间凛月看着那只猫突然笑了起来,将它脖子里的蓝色丝带缠在了自己的手指上。

“魔…魔女?”

“对啊,这样子看来不就像是吗。杏是魔女。而我是杏的猫。既然是主人,那是不是也该抚摸我几下呢?”朔间凛月故意抬起手做出和猫一样的动作,蹭了蹭转校生的肩膀。

“这样啊…那凛月君一定是那种偷吃魔女的药的猫。”转校生认真里带着几分调皮似的,毫不在意对方是个健全的男子高中生,抬起手揉了揉朔间凛月的头发。

名为凛月的猫似乎非常不满两个人过于亲昵的行为,或许也是因为朔间凛月抢走了转校生给它的丝带。它极为不满地挤到了两个人中间,硬是分了开来。

“明明那只猫不怎么喜欢亲近人但是很喜欢凛月君呢。”

“是吗。”朔间凛月顺了顺它的毛发,那双澄澈的瞳孔映照的是和天空一样的蓝色。

“是吗…?”他又将这句话重复了一遍。似乎是在问那只猫一样。

只可惜猫不会说话。或许它也不知道朔间凛月在说些什么。它只是顺从地靠在朔间凛月身上,黑色的尾巴向他招了招手。

“真好呢…这样子凛月也有同伴了。”转校生笑了起来,似乎很高兴那个总是脱离群体的问题儿童现在有了朋友“啊、对了,虽然说和凛月很好相处很重要。但是很快就要上课了哦?凛月君还是快点回教室比较好。”

“说的也是。那么,凛月就拜托给你了。叫自己的名字可真是奇怪。”朔间凛月站了起来,将猫交给了转校生“真好啊~明明只是只猫却可以被杏抱在怀里。”

“不要说这种奇怪的话了…!凛月君也赶紧打起精神来吧。”不知道是不是跟在濑名泉后面待久了,转校生竟然也学会了弹额头。只不过那力道非常小,比起惩罚更像是提醒,她抬起手在朔间凛月的额头上弹了一下。

“好~”

朔间凛月和转校生分开后就径直走向了教学楼。实际上,朔间凛月是没有打开手机的习惯的,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像打开来看看。关于最近班里同学也在说起来的网站——あんず的部屋。

他也不提问,也不关注。只是每天会习惯性地打开刷新一下,确认这个网站还存在。似乎这成了每天必做的事情。

太阳已经完全升起来了,是草地被晒得暖烘烘正适合睡觉的温度。但是既然和转校生做了要去上课的约定,这件事就留到下次再做吧。

嗯?有哪里不对?


xx年x月x日。あんず的部屋最新动态:

「Put on your best boys and I'll wear my pearls,
穿上你最好的衣装,我也会戴上我的珍珠,

What I never did is done,
我终于完成了我从未做到的事,」


是的。朔间凛月没有使用手机的习惯。他只是下意识地打开了网站。看着千奇百怪的问题和回答,他忍不住想说站长真是个大闲人——居然一本正经地回复所有问题。

课间的时候他坐在教室里向门外看,这个位置刚好可以看到匆匆忙忙跑来跑去的转校生,偶尔她会停下脚步向朔间凛月微笑示意,而他也会挥手回应。

“感觉不知不觉凛月和转校生培养了深厚的感情。”有人这么说道“真令人羡慕。”

“但是以前的朔间凛月和转校生有那么亲密吗?”

对哦。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注意到那个总是忙忙碌碌一刻也不停歇的女孩子。如果要说的话她可能比月永Leo还难找,毕竟一不留神她可能又跑到哪里去帮忙了。所幸的是,朔间凛月并不想要特意去找她,大概就是类似直觉一样的东西,他总能够感觉到杏就在附近。

中午他在钢琴房里练习曲子。是当初杏向他请教如何弹好的曲子。

“凛月君已经到了吗?抱歉、守泽前辈那边耽搁了一会儿。”转校生匆匆忙忙地进来,尽量放轻了脚步不发出太大的声响。她将一沓文件放到了观众席的椅子上,然后小心地坐到了朔间凛月的旁边。

“没关系哦?反正在杏来的期间我也做了打发时间的事情。”转校生在和朔间凛月之间空开了安全距离,而朔间凛月下意识地将这个距离拉大了。

莫名其妙…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的举动?朔间凛月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特意避开她。

“那么就拜托你了,凛月君。”转校生将袖子卷了起来一副干劲满满地样子,对待工作就已经足够认真的她在这种业余指导下依然很认真,盯着朔间凛月手指运作的方式,她抬起手在空气中模仿着。

有点厌倦了。

突如其来的情感,让朔间凛月停下了手中的曲子。

“凛月君…?”转校生一脸疑惑地看着他。手指也停在了半空中。

“啊、抱歉,杏。今天不太想弹琴,可以下次再教吗?”朔间凛月打着哈欠表现出困倦的样子,言语中夹带了几分慵懒。

“是、是我道歉才是,明明早上凛月君才去拍摄回来,一定睡眠不足吧?还是好好休息一下比较好哦?”转校生摆了摆手不停地道歉,告诉朔间凛月他可以休息了“我一个人练习也没有关系哦?”

“那就辛苦你一个人了。”朔间凛月拿起了地上散落的乐谱进到了后台去睡觉了。

他刚离开钢琴房就听到了里面传来了笨拙的声音,转校生正在努力地练习着。明明很期待和她一起弹钢琴才对,但是当旋律开始的时候总让人觉得不舒服,没有真实感,就好像触摸到的键盘是棉花糖做的一样。

“大概是没睡醒吧…真是的,已经到了没有自觉的地步了吗。”朔间凛月自言自语着离开了。

现在是阳光正好的时候,如果可以的话他想和杏一起弹钢琴,就这样坐在她的旁边。

总觉得不那么真实。还是不能放着不管。

“啊、弹错了。”坐在旁边的转校生小声地惊叫了一声“明明再次之前都非常的顺利。…只能再来一次了。抱歉、凛月君…”

“那就再来一次就好了,反正时间还很多。”朔间凛月站在她身后,将她的手放到了琴键上带着她的手在琴键上滑动“想象着华尔兹那样的舞步吧,手指也是那样运动的,温柔一些、再缓慢一些…对,这不是做的很好吗?”

她因为眼前可见的小小的成功而露出了欣喜的神色。这就是朔间凛月所憧憬的教学时间,平日里照顾他的杏在这种时候才会反过来被照顾。

“啊…凛月君果然很厉害啊…”她小声地赞美道。

她或许是天生就拥有着赞美别人的能力,不管是多么劣等的东西在她的言辞下都会被润色呈现出耀眼的光芒。就像曾经朔间凛月开玩笑说「你是散发着光芒的女神吗?」她也总是一本正经的回复「散发光芒的是大家,而我只是后面的灯光师而已。」

只是灯光师吗?好可惜啊。如果是女神的话…能不能实现我的愿望呢?并不是什么过分的愿望,但是或许对你来说很难实现。啊、并不是什么跨越人理道德的事情,我可没有那么不讲道理,所以就安心吧,我也不会对你做什么的。就是——

能够和我一起弹钢琴吗?

这些话当然没有对着她说出来。不真实的东西保持着朦胧感才是最佳的。不要戳破的东西自然有它保持微妙平衡的理由。只要遵循这些规律就能规避很多风险。

朔间凛月不敢握紧她的手,只是轻轻地贴在上方,细细地感受着她的温度。很低、让人担心的温度,比朔间凛月的体温还要低。

“要把空调打开吗?”

钢琴在响着。没有人回应他。

“杏?”

空无一人。

对啊,只是自己一个人在弹钢琴而已。怎么会有第二个人存在呢?

“凛月君走神了哦?刚刚居然错音了。”她提醒道。

居然在这么重要的演奏中出了差错。但是没有关系,即便是出错了,他仍然有直到杏的资格。因为这是约定——

朔间凛月要教杏弹钢琴。

不教别人只教杏一个人。不学其他的东西只学钢琴。

“今天钢琴房里也传来了钢琴声呢。”
“是二年级的朔间凛月吧?他每天都会去呢。”
“欸…真奇怪啊,他是对弹钢琴那么执着的人吗?”

“但是…那件事情发生好久了吧?”

xx年x月x日。あんず的部屋最新动态:

「If I die young bury me in satin,
若我英年早逝,请将我葬在绸缎中,

Lay me down on a bed of roses,
让我躺在铺满玫瑰的床上,

Sink me in the river at dawn,
在黎明时分将我沉入河中,

Send me away with the words of a love song,
用情歌中的词句为我送行,

Oh and life ain't always what you think it ought to be, no,
生活并不总像你所预料的那样,

Ain't even grey, but she buries her baby,
总是那样灰暗,尽管她埋葬了她的孩子,

The sharp knife of a short life, well,
须臾生命的尖锐刀锋啊」

“喂!听得到吗?!”

等到朔间凛月睁开眼睛的时候他正在保健室,旁边坐着的是衣更真绪,他刚刚似乎很用力地喊了自己。

“吓死我了,还以为你要梦游到什么时候。”

“梦游?真~绪又说奇怪的话了。”

“才不是。刚刚你一直把手伸到半空中在找什么,吓得保健室的老师杯子都碎了。到底在找什么呢?连做梦都在找。”衣更真绪看着朔间凛月一副依然迷糊的样子,想到自己说的这些话他大概连一丝一毫都没有听进去“啊,对了,你要去好好感谢一下转校生才行。你也真是的,自己的身体状况不清楚吗?刚走出钢琴房没多久就晕过去了,还是她听到了声音就赶紧叫我过来了。”

“你刚刚说什么?”

“哈…果然没听我说的话吗?我是说转校生救了你,否则你就还躺在半路上。”

“谁?”

“你…你是故意的吗?”衣更真绪对于眼前这个脑子不灵光的朔间凛月有些不耐烦了,但是看着他神色凝重的样子姑且还是一字一顿地将这句话说完了“我、是、说、转、校、生、把、你…”

“那个名字再说一次。”

“杏啊?”

“真的吗?”

“凛月…虽然说早起对你来说很困难。但是当了两年的偶像你应该习惯了早起的工作了吧?今天也是,你对转校生的态度可不好哦?她明明很期待中午能和你一起弹钢琴,但是你却回绝了她。虽然说一开始就发现了,你不是很喜欢她,但是这样刻薄的态度还是不要了吧?她可是很担心你的。”

是啊…转校生救了我。朔间凛月重重地吐了一口气重新躺了回去,他仰望着天花板。没错,是转校生,那个认真、刻苦、温柔的转校生,但是总觉得哪里不一样。

“那你就再休息一下吧,我要去学生会那边了。放学的时候我会来接你的。”看着朔间凛月已经没有心思听他的教育了,但是很明显的是他的脸色很不好。衣更真绪停住了话题,跟他道了晚安就离开了。

那就晚安吧。

朔间凛月翻了个身就睡了。

“咔哒”一声。

他警觉地睁开了眼睛,看到站在门口的转校生。

“抱歉、想到凛月君在睡觉所以想把保健室的广播给关了。”她歉意地鞠了一躬“好像打扰到了。”

外面传来了嘈杂的广播声。似乎在通报着什么,但是朔间凛月可不在乎那些。他现在非常想和转校生聊聊天。

“没关系,能稍微聊会天吗?”朔间凛月拍了拍床沿。

“嗯。”转校生坐到了那边。朔间凛月的眼神很奇怪,一直盯着她像是在确认什么东西“我很奇怪吗?”

“只是在想是不是在做噩梦。”朔间凛月坦诚地回答了。

“居然把我比喻成噩梦…虽然已经决定当一个「习惯被所有人讨厌的制作人」,但是实际从别人口中听到还是会难过的呀…”她露出了有些失落的样子。

“话说起来杏最近都在做什么呢?感觉学校里的大家都很谨慎的样子,好像最近发生了什么一样。”

“嗯——不知道呢。感觉很久没有被分配工作了,也想做些什么来舒展一下自己。不过,这样安闲的日子也很好啊。像是能和凛月君一起弹钢琴,一起饲养动物之类的…但是凛月君应该很忙吧?总是和我一起休息的话大家也会担心的。啊——找到你了,凛月!”

从门缝中一闪而过的身影是月永Leo养的名为凛月的猫。而她正在寻找它。

“抱歉、凛月君,下次再聊吧?得在它闯祸之前抓住它才行。”

“嗯…下次还能一起弹钢琴的吧?”

她有些无奈地露出了微笑,朝他摇了摇手,似乎捉猫这件事真的很紧急。

那就,当做是允许了吧。

晚安。

朔间凛月翻了个身,听到了开门的声音。是转校生。

“身体已经好多了吗?”她关切地问道。似乎是跑着过来的所以额头上还有汗水。

“嗯。不用那么急也可以的。”

“这样…啊、对了,衣更君说不放心你所以给你请了假,接下来几天就在家里好好休息吧?我会帮忙把工作调整一下的。”她拍了拍胸口一副全都包在我身上的架势。

休息啊…也好。好好睡一觉吧?


xx年x月x日。あんず的部屋最新动态:

「They're worth so much more after I’m a goner,
当我成为逝者之后他们将更有价值,」

朔间凛月没有使用手机的习惯。但是还是会习惯性地打开网站刷新。

加上休息真的很无趣。他开始逐条翻阅这个网站的所有内容了。他把所有来自学校的邮件都屏蔽了。他不想回学校,也不想见转校生。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些什么。

就好像回到了原始状态。


xx年x月x日。あんず的部屋最新留言:

「Funny when you're dead how people start listenin’,
在你死后人们才开始倾听,这是多么可笑啊。 」

from 沉睡钢琴上的黑猫

朔间凛月从梦中惊醒时发现自己在教室里。教室已经空了,走廊里也没有声音。似乎已经过了放学的时候而他因为睡太久而忘记了时间,如果是这个时间衣更真绪应该会在校门口等他,超过半个小时不出现的话他就会气势汹汹地跑到朔间凛月的教室把忘记时间的他喊醒。就算衣更真绪因为要护送转校生回去,他也一定会使用「连环通话术」,不停给他打电话直到朔间凛月醒过来去接。

至于转校生,她是不会出现在这里的。不仅仅是因为她要被人护送回去。更多的是朔间凛月的直觉告诉自己转校生不想去做「转校生」以外的事情。是的,从很早之前朔间凛月就察觉到不对劲了,一样的温柔、一样的认真、一样的厨艺和缝纫手法、甚至于他对转校生说的每一句话她都知道。但是那绝对不是转校生——

更准确地来说那不是杏。

朔间凛月从教室里跑了出来。被晚霞割裂的夕阳渗透出来的血红色,将原本白净的天空也染上了令人不栗的颜色,那比血更让人反胃的颜色,让朔间凛月一秒也不想将视线停留在上面。广播里传来了吱吱呀呀的声音,就好像话筒坏掉了一样。朔间凛月完全忘记了「走廊里不能奔跑」的规矩,匆匆忙忙地从一层跑到另一层。

没有。没有。没有。

不在。不在。不在。

为什么不在?为什么?不在?

过于灼热的光照在朔间凛月的身上就好像真的要将他晒化掉一样。他就是装在真空瓶里的冰雕玫瑰,白雪公主的血将它染成的红色,在那之后又将它与她的温度隔离开来。尽管没有氧气,但是它不用呼吸,所以不觉得痛苦。但是不化不灭不碎的冰雕,外面的人已经消失很久了。

“哈啊、咳咳、咳咳…”朔间凛月本来就不擅长过于激烈的运动。心脏被利风刺穿般疼痛,呼吸中似乎夹杂了血的味道。

“凛月,不要乱跑呀!”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黑色的猫迈着轻快的步伐从朔间凛月的面前径直跑了过去,完全没有停留的意思。

朔间凛月慢慢转过了身,从夕阳照不到阴影处走出来的女孩子,有着栗色的头发蓝色的瞳孔。是朔间凛月所迷恋的模样。那只猫轻轻一跃跳进了她的怀里,她微笑着顺了顺它的毛发。

“下午好,凛月君。还没有回去吗?”她抬起头将同样的微笑面对着他

“……”朔间凛月似乎从来没用过这样失礼地盯着女孩子看过。似乎要将她的轮廓全部看穿一样。

“凛月君…?不舒服吗?”她有些担心。

“你是谁?”

“欸?我…?凛月君是睡糊涂了吗?”她看上去有些担心。

“你是谁?”朔间凛月将这句话又重复了一遍。

“凛月君好奇怪…”她看上去大概是在担心着。

“……”

“被驱逐出去的革命失败者,来到了一所陌生的学园。一个人踏上并不坚实的道路,一个人向原本不属于自己的未来艰难地前进。不管作为外来者还是新手,在这所学院、这个行业都不受待见的,却依然尽职尽责完成属于自己的工作,去关心每一个人,恪尽职守的新人……

尽可能地去回避自己的情感,尽可能地去平等地对待每一个人,将自己当做养分被所有人好不请客地分食。将疼痛感和哭喊声全部掩藏起来。以自己的生命和血肉去铺垫偶像们前进的道路,一直站在闪耀灯光背后的……

离开了同伴,孤身一人被赋予了艰巨的任务。明明自己都很柔弱却要去保护所有人,将自己放在风口浪尖,去扮演着最坏的恶人。即便如此,依然要微笑着去承受扑面而来的一切。即便无法走路也要爬行前进,即便无法发声也要用笔写下。即便变得残破不堪了也不能反抗,依然会被源源不断的责任压垮——

这,难道不正是我转校生「杏」吗?”

她一如往常平淡的语气,却说出了何其残忍的话。

“但是那不是你。你只是个转校生而已!”

“凛月君是不是弄错了什么呢?”她还是和往常一样微微侧过头,对于面前情绪激动的朔间凛月不知道该如何安抚他。焦虑和担心的神色流露了出来“我完成了转校生所有应该做的事情,背负了转校生所有应该背负的责任,去平等地对待每一个人,将自己置于万事之外。

向莲巳敬人学习画画,向天祥院英智学习管理方法,向月永Leo学习作曲,向鬼龙红郎学习缝纫,和紫之创一起打工,听从濑名泉的指导…..

无数次在业界向那些工作人员低头,无数次地失去了我应该有的、女子高中生应该拥有的快乐。一步一步前进的我,究竟…哪里不对呢?

只要能够推动这个世界正常地运转、持续地运转根本不会有人在意「转校生」,转校生也好,杏也好,在你对她关注之前真的知道在你身边的是哪一个吗?直觉?那种不切实际可笑的通灵能力?那只是你在自欺欺人的手段而已!你在害怕,你不想面对,你不想听到真相所以将罪过都扔到了「转校生」的身上!

难道说你能够确认你记忆里的都是你所熟知的「转校生」?她真的没有一刻消失过而是其他转校生的顶替?对于你来说——

她是否真的存在才是最重要的问题吧?

心动?别开玩笑了。你只是对一个「拥有规定的全部人格和背景的转校生」感兴趣而已。记忆?性格?一厘一毫?那种东西只要这个世界在运转着所有的「转校生」都拥有!那不是一个名字,只是个产品名称而已。就算身上编上了从0到无穷的编码,在这个世界看来——

那就是「杏」,就是能够维持规律正常运转的纽带。”

“才…才不是那样…她不是「转校生」!这是亵渎、对她存在意义的亵渎!她不是那样轻易就能够被取代的!”

“这样…那么,请告诉我吧,在这样事实面前。对你而言:

「让あんず成为あんず的东西是什么?」”

转校生抱着怀里的猫,露出了和平日一样的微笑,或许应该说是和记忆中的“杏”一样的微笑。但是此时已经没办法断定了,就连珍藏在记忆里最为柔软之处,此刻也被绞碎。他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事实上他也没办法确定,自己所思、所想、所念的是否是同一个人。如果和转校生说的一样,对于这个世界来说杏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枢纽,坏了就能立刻找到一模一样的替代品甚至连至亲的人也无法察觉。

那么…朔间凛月所执着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那如同梦境一样令人晕眩的光——黑色的猫在她怀里蹭着,暗红色的瞳孔盯着朔间凛月的眼睛,红色的丝带格外耀眼。

“叮咚铛咚——现在已经是放学时间了。现在播送今日新闻:关于日前高中生自杀事件,目前正在调查中……”

欸?

等等?我要找…什么来着?

是谁?

“不要找了。明明很痛苦吧。”熟悉的、温柔的、却让人厌恶的声音。

但是…这样…真的…好…吗…?

……


xx年x月x日。

“あんず的部屋”搜索无效。请检查是否输入错误。

404
404
404
404
……

“凛月君——”

熟悉的声音将朔间凛月喊了起来。温柔的夕阳一点一点吞噬了蓝色的天空,气温也降了下来。朔间凛月在草地上不知道睡了多久,起来的时候只觉得腰酸背痛,就好像经历过了剧烈运动一样。

他揉了揉因为睡太久而发涨的头。

“终于找到了。”杏匆匆忙忙地跑了过来看到一脸沉重的朔间凛月,脸色差的可怕“呜哇、为什么脸色这么难看?不舒服吗?”她试着想把朔间凛月扶起来却被一下子拽倒了,坐到了他旁边。

“你…是杏吧?”朔间凛月严肃地看着她。像是在确认一个本不存在的理论。

“…在…在说什么啊。睡糊涂了吗?快点起来吧,衣更君因为找不到你就差去广播室通告了。”朔间凛月拽住了她的袖子,非常坚定地等待她回答“凛月君…是做噩梦了吗?”

“嗯…梦到了你,但是有些不一样。梦里的你做了真实的你不会做的事情。”

“「我」被称为噩梦总觉得很失礼…总之,我会一直在凛月君的身边不是吗?”杏抬起头想要将自己坚定的信念传递给他。

“是…也是呢。做了个不愉快的梦,连脑子也糊涂了。”朔间凛月露出和平时一样的微笑,他站了起来正打算和杏一起回去。

跑过来的白猫一下子跳到了杏的身上:“啊、差点忘了,要给月永前辈的猫喂食才行。”

“凛月君一定是饿了才跑过来的。”

“欸~和我一样的名字…总觉得很不愉快。”朔间凛月低下身体看着蜷缩在杏怀里的一团白色。

“嗯——是月永前辈取得。大概是红色的眼睛很像凛月君吧。”杏突然想到了什么笑了起来“唔、感觉就和童话里一样。我是魔女,凛月是我的猫。现在要把贪玩的猫送回家了——”

只是个梦吧。

“话说起来这只猫原来是白色的吗…?”

“嗯?它——

一直都是白色的呀。”

此时太阳已经慢慢沉向了地平线下方。猫亲昵地蹭着杏的手,厌恶似的向朔间凛月发出了低沉的“咕噜咕噜”的声音。

——
后记:
时隔一年,第二次产出凛杏。这次的主题依然是梦境。毕竟算是我比较拿手的题材,所以一直在反复用。…有种偷工减料的感觉。「´_>`」←没错就是你了
本文中引用的歌词全部出自《if I die young》,可以去听一听原曲!结合全部歌词再来看这篇的话会有神秘惊喜??ww本文又名《都是月永的猫惹的祸》。那么问题来了:月永的猫究竟是什么颜色的呢?

关于本文,我非常好奇大家是如何理解这次的故事主线的。ww也非常想听听大家是如何看这篇文章的,可以的话请务必告诉我!如果能有读后感的话就是非常感谢了!!

关于故事主线或者应该说是线索。我原本是设计了5条:1。猫。开篇出现的转校生带着的是黑色蓝瞳的猫,第二次的猫是转校生带着黑色红瞳的猫,第三次是转校生带着白色红瞳的猫。那么哪一个是杏呢?2。天气。和转校生第一次相遇是晴天的早晨,第二次是黄昏,第三次是同时间的黄昏。那么哪一次是真的遇到了杏呢?3。朔间凛月的梦。第一次他梦到转校生走在前面然后被猫叫醒了,第二次是他梦到和转校生走在一起然后被衣更真绪叫醒了,第三次没有提他的梦而是他突然被外面的广播惊醒。那么朔间凛月真的是在做梦吗?或许应该说哪一个是梦。4。暗示地点。和她相遇的花园、保健室、钢琴房。哪一个是真实存在的地点?或者应该说哪一个是朔间凛月没有在做梦。5。隐藏线索:あんず的部屋(neta了《麻美的部屋》,可以去看一下原作!!)

夸张一点来说的话…剧情从去年修改到现在终于算是拿出了较好的完成品。但是想到这种看着云里雾里的三流剧情大概还是不能够被大家认可吧…就稍微有点担心能不能出现知音。哎,只要不成为凛杏安利卖不出去的理由就好了。´_>`

以及本文为凛杏的《絵空事スパイラル》番外篇。正文会在5月下旬以后完成。本文一些无法理解的伏笔或许能在新篇章里得到解答。期待的话可以先去听一听同名的曲子!(这首曲子是《御神乐学园组曲》的御神乐星锁的角色歌)

本文的灵感是来源于得点组的一本漫画《cat and identity》印象非常深的就是江之岛盾子的台词:
「实际上人的个体都只是一粒沙而已,一粒一粒的沙子也不会有人想看的呢,只是白白浪费时间而已。生存的意义也好,希望也好,全都不存在呢。
七海千秋的数据全都在人家的内部哦。七海千秋无论什么样的举止也好,口吻也好全都能完全再现出来,连玩游戏的手法也完全一样。看起来是七海,里面也是七海这就说明人家和七海千秋已经等同了哦。
那就让我听听吧。让七海千秋成为七海千秋的东西是什么?记忆?追思?一起度过的时间?那种东西只要是复制的话不就是完全一样吗!更不用说那家伙根本就是数据!只要点击一次就完全是0和1的存在!

那么七海千秋到底是什么?」

这样的话。于是这篇文章就诞生了。就算不入坑也可以去拜读一下那本漫画!剧情很精彩!!🙏

最后。感谢阅读。🙌(give me five)

关于本文不接受一切形式的撕喷挂。没有diss任何一方。也希望大家不要曲解其意。我是杏粉。👌

评论(5)
热度(174)

© Quantum麗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