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um麗樂°⌒°

=量子理学

Quantum=量子,麗樂(りがく)=rigaku=理学。

🌠「她可以褪色,可以枯萎,怎样都可以,但只要我看她一眼,万般柔情便涌上心头。」

🌠文科阿宅。年更选手。阶段性锁黑历史,所以不要奇怪以前的文章怎么不见了。严重社交恐惧症。雷语C。不混圈。NL only。同人志合作请走邮箱。接有偿稿20r1k,走邮箱。

——

❄邮箱:yayoichizuru@gmail.com
❄微博:凑川贞松

৳৸ᵃᵑᵏ Ꮍ৹੫ᵎ

「ES」Whistle For The Choir

原作:偶像梦幻祭
cp:月永レオxあんず

BGM就是标题。异国paro。是《classic》那篇的后续,时间线为交往之前。是在微博那边说好的给pesck桑的后续。然而从去年拖到了今年。拖延症晚期患者。(嗝p)

以上。祝食用愉快。

——————


在这个偌大的城市里,我的生活也总是一成不变。但是没有能让我知道你的芳名更美好的事情了,我如果鼓起勇气对你说句话是否会让你意外呢。

“A girl like you is just irresistible.”
像你这样的女孩我没有一点抵抗力


现在是凌晨三点。常年迷雾蒙蒙的伦敦此时也依然还在酣睡着,街道上人烟稀少,只有一些工厂的工人赶着去上班而已。或许一些卖报纸的小家伙也出来了,那些精力旺盛的小鬼可真叫人羡慕。当然在这些没睡的人当中也有一些人是才刚刚回来。

比如说——濑名泉。

濑名泉刚刚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从摄影棚那里回来,他现在一句话也不想说,连个眼神都不想给人看。如果现在有粉丝喊他的名字的话,他大概会装作没听到径直走掉。如果现在有人说他脾气很差,他大概也是不会理会的,他会直接学守泽千秋那样的「朋友式大力拍肩」,给对方来那么一小下就能让那个人疼的跪在地上。

值得庆幸的这条偏僻的路上并没有出现“受害者候选人”。

在暖色调的路灯下濑名泉觉得自己现在的背影就和那些老电影里落魄的创业者一样。但是他已经没有经历去顾虑形象了,毕竟现在又没人看,而且他已经很累了,不想继续微笑了。他甚至很想一拳头糊在凌晨把他叫出来的摄影师和安排他在今天的凌晨去拍摄的经纪人身上。但是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否则他温文尔雅的形象就坍塌了。况且模特的工作本来就是他找的。

本着「自己选的路哭着也要爬到底」的决心。濑名泉最后只是深深地叹了口气,狠狠地踢了一脚路边的石子就继续走了。回到那个公寓里。强烈的困意和扮了半天的微笑让的他的脸都僵硬了。本能已经超过了意识的情况下,他毫不在意地揉了揉本来就不算整齐的头发。

走到了公寓门口,他看到窗户的灯还亮着,他心里就已经凉了半截,他深刻的知道他的劳累还没有结束,回去之后还有个大麻烦——

行吧。算你狠。就不应该带你去。早该知道的,那家伙的性格。

自从带月永Leo去过一次教授家之后,濑名泉可以说是每天在学校都不敢和那位教授正脸相迎。都是托了月永Leo的福啊。他在心里狠狠地对那位挚友说道。

濑名泉上楼了。他没走电梯。
濑名泉到门口了。他叹了口气,声控灯亮了。
濑名泉拿出了钥匙。他听到房间里传来了鸣上岚的惨叫声。
濑名泉打开了门。他看着公寓里乱成一团的样子:

鸣上岚还贴着面膜,他把月永Leo按在沙发上,禁止他在濑名泉刚刚刷干净的墙上涂鸦。月永Leo一边挣扎,手里的水笔在鸣上岚的刚刚涂过护肤品的手臂上画了两道(根据刚才惨叫的分贝大概可以猜出是鸣上岚最贵的一瓶护肤品),鸣上岚惊的脸色惨白(不过盖着面膜也看不到),月永Leo在挣扎的过程中一只拖鞋打翻了一只花瓶,水从桌子上流了下来,而拖鞋飞到了朔间凛月的旁边。朔间凛月正站在冰箱边上,拿着牛奶,向后退了两步和沙发保持了一段距离,怀里依然抱着枕头。

“啊~小濑回来了…晚上好…”听到开门的声音后,场面突然陷入了一片寂静,朔间凛月首先反应了过来装作无事发生一样,向站在门口的濑名泉招了招手。

“啊哈哈哈!濑名回来了!我的丘比特!”月永Leo现在只觉得濑名泉背后的已经不是声控灯的光了,而是丘比特的光环(尽管声控灯的光在越变越弱)。他心里可以说是非常激动了,上一次濑名泉带他去教授的家里,他对教授的女儿杏一见钟情,都是托了濑名泉的福啊,濑名泉一定就是丘比特吧。他在心里由衷的感激这位挚友。

不过两人的眼神交流由于宇宙人和地球人语言不通而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

“哎呀,濑名终于回来了。王从那天回来之后就一直不消停,到底给他吃了什么啊?人家的皮肤质量都要变差了。”鸣上岚松开了手和往常一样语气,完全没注意到自己刚刚的力气有多大,把月永的手腕都压出了红印子。

“教授家的茶。”

“欸???”

“呜——!鸣上真是暴力…”

很好。非常好。真是太好了。

濑名泉走进了门,啪的一声把门关上。外面的声控灯刚刚熄灭,下一瞬间又亮了起来。声控灯很累。它已经不想再看这间屋子了。

“在你能把自己的事情处理好之前别回来了!”

门发出了“哐”的一声的惨叫声。月永Leo被室友扔了出去,没错,是“扔”。濑名泉拽住他的领子用力一挥扔了出去。在一瞬间月永Leo感受到了这位丘比特身上有撒旦的气息。当然,只是一瞬间,因为下一瞬间他就已经被关在门外了。他理所当然的没有钥匙,但是幸好濑名泉把他的外套一并扔了出去,省的大冷天的房间里多出个病号。

还能怎么办呢?鬼哭狼嚎把公寓管理员招来给他开门?别开玩笑了,整栋公寓都知道这间屋子的住户非常麻烦,管理员也不愿意理会他,况且…宇宙人哪有那么容易认输!不进去就不进去!但是…处理什么的要怎么处理?像杏的料理一样切碎了摆在便当盒里?那可算了吧,连宇宙人都不会觉得“烦心事”做成的料理会好吃。榨成汁喝下去?埋在土里?烧了?

在他思考着“如何处理”的时候已经不知不觉走进了电梯出了住宅区。伦敦的冬天,朝阳也很害怕起床,就更不用说人了。尽管已经凌晨三四点了,仍然没有发亮的迹象。

“这样子把他扔出去会不会太残忍了?”听到门外的声音没有了之后,鸣上岚还是担心了起来。

“欸~王的生存能力可是比地球人还强,不用担心啦…”朔间凛月靠在墙上手里的牛奶已经要倒出来了。

“说的也是。啊啦,小凛月不要说着话睡着啊,濑名也是快点回房间休息吧。”鸣上岚赶紧扶住了要倒下去的牛奶盒子和朔间凛月,把他推到他的房间去,想到刚刚摄影回来的濑名泉也让他快点休息去“不过,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孩子呢?能让他这幅样子。”

“一个笨蛋而已。笨蛋和笨蛋在一起不挺好的吗?”

“濑名还真是不饶人啊…”



好了,月永Leo被银发的“天使丘比特”赶了出去之后,他神使鬼差地就跑了出去,走了好远之后发现身边愈发光亮的环境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跑出去很远了。他要去哪里?谁知道呢。或许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他也不知道这神秘的宇宙电波会带给他多大的新鲜感和刺激。仅仅是想象到能够触碰到那电流的一端就已经兴奋到身体会不住地打颤,他的双手紧紧地抱住自己的身体害怕自己会一不小心笑出声来——

好吧好吧,才不是那么回事呢。他虽然疯狂但可不是疯子,至少他自己是这样认为的。出门的时候濑名泉虽然扔给了他一件衣服,但是那可抵不上什么用处,对于温度异常敏感的身体月永Leo第二次感到了苦恼。

哦,顺便一提第一次是在教授家里。

他第一次看到那位和神谕预言的如出一辙的、熠熠生辉的、温尔可人的少女,她如同绸缎般的栗色发丝随着她从月永Leo的世界里登场时、缓缓涌入他的视线,随着她的动作而飘起、离开她身体的碎发似乎随时都能将他的心紧紧地攥住,甚至于将那颗心塑成和她相称的模样。她湛蓝色的瞳孔里埋藏了被学术问题困扰的焦虑,以至于被蓝色晕染成忧郁的目光没有落在他身上,倘若沐浴到了那圣洁的光下怕是他藏在角落的心事都会被望穿。

从那个时候起月永Leo的注意力就已经从教授的身上移开了,连同旁边的濑名泉、书架、茶杯、论文…都变成了透明的存在,那是个纯白的世界,只有他和那位少女,她就是在人群中耀眼夺目的辛杜瑞拉,因为魔法而盛装打扮来到他眼前,而他就是等待着命中注定的女神的王子。他等待着那个时机——能够向她伸出手的时机。但是他似乎算错了时间、又或许他根本没理会过那枯燥的数据。他的身体在意识能够控制之前就行动了。

随着她慢慢开口,仿佛涓涓溪水般流淌出来的词藻,清凉的、甘甜的无一不是在告诉他——那就是他的辛西娅女神!他找到了当初攀岩时攀上峭壁顶端时的兴奋感,心脏因为眼前的女孩而发出如此清晰的声音。他紧紧地握住了那个女孩的手——

“找到你了!在这物质的世界里熠熠生辉的女王殿下!”

她的态度、温暖、还有爱。她的一切都如此特别。

月永Leo一见钟情了。多么希望那翻飞的白纸就是典礼上送上祝福的白鸽!

现在是凌晨三点。到了月亮该理会他的时候。

他在宽敞的街道上四处游走。就好像西部片里那些个背对着敌人独自走向夕阳的枪手一样。他这样想着抖了抖披在身上的衣服,竖起食指在半空中画着音符——是一部关于西部爱情故事的歌剧。想象着那样的冷峻、萧瑟…哦,那是不可能的。

冷峻的只有在这接近黎明的夜里、四处流动的月色而已。透明的、无法琢磨的、总是萦绕在他耳畔说着私房话而已。那月色像是一双无形的手,仅仅是轻轻触碰着他的神经就已经让他忍不住打寒战了——

真想再触碰到她的温度。

月永Leo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该往哪里走。旁边一家24小时营业的酒吧叫做“undead”,他认识那里的老板和服务生。听说最近来了个外国留学生和一个慕名而来的新打工仔。叫…叫什么来着??那些都不重要啦!他本想进去和那里的老板喝上一杯,毕竟现在正是朔间零精神满满的时候。但是刚到门口的时候他还是转身离开了——

如果说起杏的事情可能会被那个金发的服务生用眼神杀死。虽然说酒吧叫做“undead”,但是可没说过进去的人会不会“undead”啊。唔、并不能说认识那位服务生,不过偶尔在学校论坛里能够听到名字的角色,感觉是能写出部凄美歌剧的名字!叫…叫…??

“咔啦咔啦——”

送报纸的自行车在沥青路上行驶。已经是非常陈旧的自行车了。送报纸的人或许已经在这所城市里生活了大半个世纪了。月永Leo想起来朔间凛月有订阅报纸的习惯,虽说他看上去并不是那种对当下时事很感兴趣的人,不过似乎…非常执着于其中的四格漫画?哎,就顺便帮他拿一下吧!当做昨晚打扰他睡眠的赔礼。

月永Leo拿了报纸,找了个音乐喷泉旁边坐下来。现在这个时间音乐喷泉是停止的,水池里沉淀下的、亮闪闪的是每天到这里许愿的人丢下的。偶尔会有附近的迁徙者在水里捞起来到售货机那边买水之类的,当然之后也会用一些等价物来替代钱币放在池子里,所以这个池子的水位总是很高——天知道月永Leo怎么这么熟悉这个操作流程。

喷泉旁的路灯只能照亮一半的地方。所以月永Leo就坐在了灯光的那一边。非常引人注目的是封面上。“最新研究报告发布会”,他记得这张照片上的男人。就是那天对他说教的教授——也就是杏的父亲。

“呀…是那篇报道。”声音从另一边传过来。有些小小的吃惊,却又一副平静的样子。月永Leo抬起头看过去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个人坐在了喷泉的另一边。并不能看清对方的样子,似乎是路过这里的迁徙者。

“嗯、看上去非常深奥的学术问题。真是了不起呀,能够探索出宇宙的奥秘。”

“听上去您对这类学术问题也非常感兴趣呢。”

“研究学术之类的可不是我擅长的领域。不过对于宇宙旅行倒是十分感兴趣。我可是梦想着有一天能够在银河系的中央演奏为她创造的歌曲——那是能够让莫扎特都甘拜下风的旋律!”

“您还真是非常自信…过头了?”

“那可不是自信,而是信任、对我此生仅此唯一的才能的信任!我相信这那个被所有人称赞、谩骂的才能!那是我能够跻身奇迹的踏石!至少——在此之前我是这样认为的。”

“至少…?唔、确实是那样呢。天才因为稀有才会被吹捧,但也有人想要毁灭、去创造一个「人人平等」的世界。但——”

“但是正是因为有杰出的人所以才会想要前进,正因为想要触碰到那个人所看到的风景所以才想要攀上巅峰。正因为参差不齐才会有如此迷人的风景——就像曲子一样。”

“所以说,您并不是真的很讨厌莫扎特…?”

“讨厌。因为那家伙是为了贵族才进行音乐创作的吧,那样将自己的灵魂紧紧地束缚在权势之下——真是太笨啦。他令人佩服的才能,在我看来最杰出的是那首献给那位公主殿下的曲子。但是…我能写出更好的、献给我的女王殿下的曲子。”

“女王殿下什么的…太、太夸张了….”那个人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知道该如何反驳月永说的话,但是又十分好奇他接下来会说什么“您可真是个有趣的人。”

“啊哈哈哈,毕竟那是因她而诞生的神迹。而我就是写下神迹的创造者。并不是为了市场,而仅仅是倾诉爱意。在遇到她之后就连那为人俯首称臣都才能都显得卑微了——那样无法用准确的言辞描绘的美丽,无法用准确的语言诉说的心动——但一切美妙的像是出自维纳斯的手!”

“哦?非常漂亮的女人…?咳咳、那能比得上fine杂志上的模特儿吗?”带着笑意有些轻佻的语气,那个人忍不住轻咳了两声。要知道能够成为fine出场的杂志的友情嘉宾可不是件容易事,不是随随便便一个三流模特能进的去的。——说到底最后要请什么样的嘉宾还得看皇帝的想法。

“哦哦…那类杂志呀…”月永Leo顿了一下揉了揉被风吹乱的头发,在脑内的资料库里检索着关于时尚潮流的咨询,嘟嘟囔囔地念些什么困难的词眉头也因此而皱了起来“想起来了!是那个皇帝参与的杂志。说老实话,实在不能接受那样的变革。贝多芬都要因此而划去交响曲的名字了!并不是很清楚呀、里面的模特儿,不过濑名和鸣上如果参加的话会带样刊回来。”

“濑名…泉?唔、在杂志上看到过。有一期旅行指南里他有出现。毕竟是号称价值上亿的脸。所以说啊、有什么可比…”那个人叹了一口气,一副实在不能理解月永说的「漂亮女人」到底哪里吸引了他。

“嗯——濑名的脸确实很好看。不过唱歌也真的很难听,所以每次都在偷偷练习。但是、为什么要和其他人比较呢?让我念念不忘、心动不已的女王殿下,仅仅是她的光辉就足以令人驻足了。那个漂亮的不染尘埃的灵魂啊——”

“哈…又是这种搪塞人的话。简单来说就是,那个人并不是什么漂亮女人,而仅仅是你一时心血来潮而已。嗯…就像…对外界充满好奇心的小王子一样。要是放在言情剧里,你可真是个玩弄少女心的国王。”对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好像比月永口中的“女王殿下”还要失落。

“「玩弄少女心的国王」吗?嗯——可真是个不好听的名字,让人一下子灵感全无了….哈哈哈——不过倒是非常有趣呢。”月永模仿着那个人也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摆了摆手一副因为被安上「玩弄」罪名而懊恼的样子。不过正经样子他可维持不了多久,一下子就笑了出来“不过呢…你相信「命运」吗?”

突然正经起来的提问让那个人有些猝不及防,下意识地将问题反抛了回去:“那…你为什么会相信「命运」呢?”

“啊啊——好渴啊!快去买些能喝的东西再继续我们的话题吧。”

“欸??”

被月永的问题一下子吊住了胃口的迁徙者才发现自己中了月永的圈套了,这下子…要怎么全身而退嘛!他原本想抱怨几句,但是一抬头就看到月永一脸期待的目光和被寒风吹的有些泛红的脸颊。

“知、知道了…”他站起身来跪在许愿池的大理石台子上,轻车熟路地弯下腰在水里拾起了几枚硬币,然后走到售货机旁边,只听到哐当两声掉下来的两罐热咖啡。他拿起一罐顺便将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一起递了过去“拿着吧…你的身体对温度应该挺敏感的。”

“谢谢啦。”月永毫不客气地一起接了过来,听到许愿池里发出了叮咚声“你扔了什么进去?呃——好苦!!”

“一支笔。「在得到许愿池的帮助后要在池子里留下等价的东西才可以」不是有这样的规则吗?”那个人拉开了拉环平淡的语气像是在说一件极为普通的事情“不要挑剔那么多。”

“让我猜猜。是一只翠绿色的钢笔?那价钱可比两听咖啡贵多了。”

“你怎么知道的?”现在轮到迁徙者一脸吃惊了。明明他什么都没有说,而且他坐在阴影里也是在阴影里将笔丢下去的。他有些紧张地将泛着苦味的咖啡咽了下去。

“嗯——猜的。话说起来「许愿池守则」你居然会知道啊。明明是我在旅行途中写在私人博客里的…啊,对了。咖啡的交换,我来将你好奇的话题说完吧。”月永停止了逼问要是这个时候把人吓跑了就不好了“我是相信着命运的——在我旅行的时候我会在博客里记录自己的旅程,原本无人问津的主页突然有一天被人访问了,留下了评论「真好啊」。好像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周围的人变得多了起来,偶尔会有同样的旅行家和我约定在什么地方碰面。那句评论像是带来幸福的魔法咒语一样,我从那个时候起被深深吸引着——”

“只是个评论?”

“宇宙的电波可不在于长短的问题。只要能收到哪怕只是个字母A都是有意义的!”月永不服气地反驳道“那个评论的人一定是非常温柔的人吧,那张照片是第一次极限挑战从峭壁上爬到山巅时照下的日出,说了「将生命逼到绝境的时候会绽放出更加美丽的花」这样的话。虽然之后回来的时候可被骂惨了,毕竟是那样危险的事情。后来也有评论关心有没有受伤、有没有危险之类的。

但是只有那条评论是对我的认同。我在想着那会是怎样的一个人呢?能够对这样疯狂的行为做出认同。真想和他见面这样的想法从那天起诞生了,我在世界的角落兜兜转转,寻找着能够和他碰面的那一天。”

“但是…这和那个女人有什么关联呢?”

“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了嘛!她就是我要找的人。”

“理由呢?”

“直觉。她跳进我的视线里的一刹那我感觉到了那一日的朝阳涌入眼帘的心潮澎湃,我坚信着那就是我所追求的光。”

“明明并没有相处过。也相互不了解,还真是轻松的就说出了那样没有分量的话。”被月永反复强调着「直觉」终于把迁徙者惹烦了。他稍微提高了音量。

“不。才不是没有分量。就像她关注着我的博客一样,我同样关注着她。那个无人问津的博客——就好像在那里能够更加的贴近她了一样。她不在现实里说出的话尽数倾洒在了那里——那个言辞笨拙、却如此可爱的女孩。”

“才、才没有笨拙。”

“那个无欲无求、对什么都没有「着迷」的女孩,要怎样才能吸引住她呢?如果她在叹气是不是也如同我在想她一样在同样想我呢?”

“在…在说什么啊…!”

“啊哈哈哈——要是在她面前说了这样没有自知之明的话,说不定会被拉进黑名单里。那可就要和人生唯一一次的流星群失之交臂了!”

“……”

“在那样贫乏反复的人生里,没有能比起知道她的芳名更让人心动事情了。这样的让我困扰着的女孩,也想说一些让她困扰的话了——「像你这样的女孩我没有一点抵抗力」。”

“幸好没有说出来。否则就真的是大困扰了。”

“倒也是呢。啊,话说起来你不说说你自己吗?像是对我如此了解之类的解释。”

“….因为我也是迁徙者。所以才会知道你,很多事情你在博客里说起过。虽然知道你是个音乐家,但没想到还是个流浪音乐家。”她沉默了一会回应道。

“流浪??呜——我比较喜欢被称为「旅行家」。言归正传,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旅行的呢?”

“是刚刚才决定的。半个小时之前还是个学生。不知道目的地在哪里,也不知道要去哪里的旅行家,但是听了你的话貌似、做了些决定。”

“决定?”

“嗯。我也想去见见「让我困扰的人」了,不光让我困扰也让其他人困扰的问题儿童。说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做些匪夷所思的事情。一点都不知道照顾好自己的笨蛋。”

“呀…”

“就是这样了。咳咳、还有…我也想说些让他困扰的话「像你这样的人我没有一点放心的意思」。”

“哦哦、让人灵感满溢的回答。这样的话,我也想到了什么呢…”






“嗯哼♪,这样的话,我啊、现在有非常想对她说的话了。能够作为「爱」的理由的话。”月永突然哼起了小调站了起来,伸展了一下腰身眯着眼看了看慢慢泛出白光的交界线,就好像要从黑色幕布中冲出来了白鸽一样“你最开始问了我一见钟情的理由对吧?现在终于可以告诉你了。”

“什…”

那个人的话还没有说完。月永Leo就走到了她的旁边,用力一拽将她从阴影处拉了出来,被这突然到行为惊到而没有反应过来的杏另一只手扶在了月永的胳膊上,顺理成章被拉近的距离。

被白光照的泛出浅金色的栗色头发和同样闪着光辉的暖橙色交叠在一起。

“就是,你可以听听我献给你的歌吗?

一直到我生命停止、灵感枯竭的那一天。”

月永微笑着像是在邀请一样,却在这看似无足轻重的话语里增添了些重物——将他的生命、他的灵魂、他的心一起揉在那句话里。

“…我也正有这样的想法。”杏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望向那双倒映了她的身影的眼睛,给予了同样分量的回应。

鱼肚白的朝阳从地平线上慢慢升起。音乐喷泉慢慢地开始了运作,清凉的钢琴声在空气中跳着最美妙的华尔兹。



是很久之后的一件事了。

“说起来…月永前辈是从什么时候察觉到我的呢?明明很好地伪装了。”杏坐在了月永的旁边看着他作曲,手里合上了刚刚看完的书,突然问道。

“是呀♪因为什么呢?”面对着一脸失败感而且因为说了羞耻的话而拿着书挡在了自己面前的女孩子,月永笑了起来停下了手中的笔,笔尾轻轻敲了敲挡在她面前的书“那可是宇宙人的秘密。毕竟那个时候我在想着你什么时候会出现呢?是不是能用心电感应找到你呢?在我想着这些问题的时候,突然向我搭话了的——不正是杏吗?真是可靠啊,仅仅是那样想着你就出现了。这可真是命运的邂逅啊!”

“命、唔?!”在杏将面前的书拿下的时候,令人意外的被月永的友好拥抱给圈住了,过于近的距离让她不知道眼睛该往哪里看,下意识地闭上眼只感觉到额头上一瞬间的温度。手里的书一下子掉了下去,杏伸手捂着刚刚被吻过的地方“月、月永前辈!不要捉弄我啊…”

“啊哈哈哈!出现了!让人心跳不已的反应。或许在那个时候,我正是期待着这样的奇迹吧。

还有啊…已经不需要再用「月永前辈」这样的名字来称呼了吧?”


————
「后记」
恭喜我自己!这是正式发布的第十二篇Leo杏!😭
一时兴起入的坑…(居然忠诚度比得点组还高…)我以为我最多写个两三篇就跑路了。感谢各位!🙏我想要是没人理我的话,我大概也不会坚持这么久吧…虽然入坑比较晚,感谢同好们能够理睬我,虽然目前看来已经很多人都退圈了…不过还是感到非常荣幸!谢谢你们。:-D
对于…在《classic》和这篇里刷存在感的濑名泉…某种层面上来说,我觉得杏和月永的相遇必然中间会存在濑名泉的指引,既作为挚友又身为导师一样的存在。三人小团体也很有趣ww

关于整篇文章不知道会不会出现“翻译腔”这种现象。如果有的话,非常抱歉带来阅读的困难。😭近期读了《洛丽塔》非常喜欢里面的一些描写,真、真的是美到窒息了文字!!大概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才是单恋啊!疯狂而青涩的爱!不可靠近却又不断被吸引,义无反顾地走向绝望和毁灭的结局。”等等,😂我不是推崇这种疯狂的爱,只是觉得作者写的太好了,发自内心的感受了“爱”(虽然是扭曲的爱)。

我尝试了那样描写。想要写出那样深入彻骨的爱。但是似乎并不成功…还需要多雕琢。|・ω・`)

这一次我自己最喜欢的部分就是「现在是凌晨三点。到了月亮该理会他的时候。」,这里的月亮是一语双关。上文提到的辛西娅是指在希腊神话中的月亮女神,同时掌管着狩猎。月永Leo是被杏“俘获”了,所以用辛西娅指代了杏。ww刚好和下文和杏的偶遇呼应起来了。

然后说一下内容详解吧。杏为什么会大晚上也跑出去呢?原因大家基本上也能猜到了www。这里要提的是杏向许愿池扔下钢笔的桥段,这里月永Leo问了她「是翠绿色的钢笔吗?」,是试探那个人是不是杏。这里到设定是曾经在博客上月永有提到自己的眼睛是绿色的,那时候杏说自己有一只一样颜色的钢笔。

不过原本的设定是「杏的钢笔是蓝色的」,杏在博客里给自己的生日礼物拍了照“爸爸说是和我相称的颜色”,月永留言说「那一定是和你的瞳孔一样漂亮的蓝色吧」。

但是最终稿还是采用了第一方案。想营造出两个人相互吸引相互追随的效果。所以钢笔最后定为了翠绿色。所以...相称的颜色就变成了翠绿色了,嘴上说着要管教月永的教授最后还是助攻了一把www。

最后。感谢阅读。🙏祝您能有美好的一天。

※关于上一篇文章《もう二人に明日がないことも》中的提问:希望有人能解读出这句话的意思。「…在橄榄枝上绽放的花朵啊、是否和我心脏上流出的是一样的呢…」这段话大概可以说是核心了。我是先写了这段话之后才写了这整篇文章的。如果有人能看懂就再好不过了。

揭秘:先贴一下原文“她栗色的头发如同雏鸟般翻飞,就像那泛着水色、近乎透明的灵魂即将脱离这具痛苦的肉体。
最后、浸润在赤色的湖泊里,回响在她呼吸过的空气中的、除了她吐出的二氧化碳,没有任何她的声音。
在橄榄枝上绽放的花朵啊、是否和我心脏上流出的是一样的呢…”

象征了和平的橄榄枝最后生在了杏的血液里。整个世界观是以她的死换来了和平。我原本是设定月永Leo目击到了杏自杀的全过程,但是他没有做出任何的行动(在后续里会解释),之后幻想着杏还活着,周围的人也都配合了他的妄想…可以联想一下《学园孤岛》里的丈枪由纪!这样比较好理解。杏的死亡或许是一种自由,而对于月永Leo来说是痛苦。他不知道该庆幸杏终于自由了,还是后悔没有救她。

最后了!想试着写魔女集会paro…打算写双安(安迷修x安莉洁)了,但是也想写写看ES这边!想知道各位想看ESnl的哪对。但至于什么时候完稿可能要拖到下半年了...

|・ω・`)

评论(4)
热度(89)

© Quantum麗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