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um麗樂°⌒°

=量子理学

Quantum=量子,麗樂(りがく)=rigaku=理学。

🌠「她可以褪色,可以枯萎,怎样都可以,但只要我看她一眼,万般柔情便涌上心头。」

🌠文科阿宅。年更选手。阶段性锁黑历史,所以不要奇怪以前的文章怎么不见了。严重社交恐惧症。雷语C。不混圈。NL only。同人志合作请走邮箱。接有偿稿20r1k,走邮箱。

——

❄邮箱:yayoichizuru@gmail.com
❄微博:凑川贞松

৳৸ᵃᵑᵏ Ꮍ৹੫ᵎ

「ES」明天我将会死去‖茨杏

原作:偶像梦幻祭

cp:七种茨xあんず

一时兴起。他们突然点燃了我内心很久没出现的热情,但是我只能想到这种标题。十分遗憾。ooc是肯定的,请多担待。

ヽ(•̀ω•́ )ゝ谢谢。

——————

Though we fall apart between the hell's divide,I would seek you all along.And smile me with starry eyes.(尽管我们被地狱的沟壑分开,我也会坚持找寻你,你用明亮的双眸对我微笑。)




杏正坐在玲明学园的教室里。



因为已经是放学的时间了所以学校里已经不剩下多少人了,而她现在和七种茨独处的教室还是个在Galgame当中特殊剧情高发的空教室,除了两个人低声交谈的声音之外听不到其他嘈杂的声音,但是也由于这份静谧她撩动头发的动作、衣服摩擦的细微声响、微微攥紧的右手彰显了她的不安、却依然稳定自己的声线不透露出一丝瑕疵......她的一举一动都尽收在七种茨的眼底下。

「观察杏小姐是很有趣的一件事」这是七种茨最近新培养的兴趣,确实对于一个对社会生态圈感兴趣的人来说观察其中的事物就和观察生态瓶里的微生物一样——渺小而有趣。甚至能让他花上很多心思在她身上——当然仅仅是兴趣问题,如果是超出兴趣的感情那么七种茨一定会将它扼杀在萌芽期,过多的牵绊最后只会把自己勒死在虫茧里。所以就算和她保持如此近的距离,也只是对她的反应感兴趣,事实上杏的举动也没有让他失望,虽然当初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觉得她对于异性的提防太过薄弱了,但是如果让她意识到「危险」的存在的话,那么就是另一回事了。

“杏小姐再好好看看这里吧。”七种茨是站在杏的背后然后俯下身体保持和她一样的距离看那份提案的,他一只手撑在桌子上防止和她有过于亲密的接触,但是另一只手却从另一侧伸到前面指着提案上的一行字。

“啊、好...好的。”在七种茨的声音如此接近地在耳边响起时,杏才意识到自己的处境,虽说是为了商量合作的事情但是早该注意到面谈的选址、时间、对象才对,像自己这样刚刚走进社会这趟浑水的新人来说,面对七种茨这样的人应该更多的提防才对。现在这种微妙的处境,她不敢确定七种茨是不是故意的,对于那个人来说只要是有趣、有探索价值的东西就会毫不顾忌地做出行动,并且能让自己全身而退。

杏发出的第一个音明显因为惊醒而抖了一下,但是为了不留下「不成熟的制作人」这样的印象而将右手攥的更紧了,稳定了声线回应了七种茨的问题。「现在该关注的是提案」她将这句话深深地刻在心上,好让自己不那么动摇。

事实上把杏叫来玲明学园的也是七种茨,原因有两个,其一、七种茨今天有关于eve接下来行程的安排需要交代。在这个团队里他也是需要负责一部分任务的,如果结束eve这边的团体小会议再去梦之咲的话非常浪费时间,况且他不认为他这样堂而皇之地去梦之咲找那个制作科唯一的女孩子会不会被其他人逮住盘查一番,总之就是后患无穷;其二、他对于这位制作人很感兴趣,有把她挖角过来的想法,前提是她足够引起他长久的兴趣。况且杏当时并没有考虑很多,她将全部的心思放在了如何为那些偶像们谋取更加光明、宽阔、坚实的路,所以直截了当地应下了七种茨的提议。

她就是这样拿着七种茨特别开的出入通行证,穿着梦之咲的校服走进了明玲学园的大门。

她不知道七种茨什么时候会来赴约,她不知道她走出梦之咲的时候其他人试探性询问中的担忧,她也不知道她走在明玲学园的走廊里有多少人的目光在她身上——当然关注的不仅仅是她身上的梦之咲校服,而是她手里拿着七种茨开的通行证。那个戴着微笑面具的恶人?!会对这样一个柔弱的女孩子垂下怜悯的目光?天塌下来都不可能!或许又是个七种茨手里牺牲品。


“如果明天我将会死去,那么杏小姐会怎么办呢?”



欸、什么意思?

当七种茨突然对她发问时,她正全神贯注地看着手中的提案,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七种茨已经从她的身后离开而是坐在了她的对面,也不知道七种茨是不是就是一直保持这个姿势看着她,在她回想着面谈开始前的事情的时候七种茨已经把她拉入了名为「七种茨」的怪圈里,她不知道这个人在想些什么,有什么意图,这个问题什么意思?他想知道些什么?什么样的回答才是符合他心意的?

她谨慎地抬起头看着坐在对面微笑着的七种茨,一脸期待着她会给出什么样的回答。

阳光正好,刚刚过去的暴风雨姑且还是留下了樱木的清香,蒸腾到空气中、从大开着的窗户流淌进来,燥热感、伴随着七种茨刚刚吐出的话一起流淌到了杏的耳朵里,耳朵微微发烫,但并不是因为害羞,只是因为她不擅长说谎的表现,曾经七种茨也对于她这样的反应说她「真是个诚实善良的人」。

“哈、被杏小姐那样灼热的目光注视着,就算是我也会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呢。”

又是这样开玩笑的语气。如果七种茨的性格没那么恶劣的话,光从外表看来的话会是个非常想让人多看两眼的美少年,然而当他开始和杏有交流的时候就打破了杏想和他「普通交涉」的愿望,只希望不被他的毒液灼伤就算是万幸了。

杏飘忽不定的目光在七种茨再一次发言之后终于还是和他对视了,然而映照在他青色的眼眸中不仅仅是金色的夕阳还有坐在对面的杏,那是耀眼却污浊的颜色——想要将透明色的杏掩盖住。他依然保持着微笑,就像是观赏着笼子里金丝雀一样。

那样...是不对的。杏遏制住了自己惶恐的心绪,害怕再多对视一秒她的灵魂也会被七种茨读透。

“我想...七种同学不是那种愿意舍弃眼前利益去奔赴黄泉的人。如果那是毒蛇应有的天罚的话...姑且我会为七种同学哭泣也说不定。”

杏用着和平时一样平淡的语气回复道。最后还不忘用和七种茨一样轻佻的语气说着「说不定我会为你哭泣」这样的台词。

“哈哈、如果杏小姐会为我哭泣的话那可真是非常荣幸了。”就和七种茨预料的一样,杏会给出他出乎意料的回答。七种茨感到满意就表明这次面谈杏没有白来,接下去的合作会顺利很多,在这个圈子里摸爬滚打有些时日的杏终究也学会了顺从别人的心意,太过倔强的性格不仅仅是把自己陷入泥潭、也会牵连无辜的同伴。

关于这一点,杏在接触了七种茨之后再一次深刻地体会到了。

“那么接下来的就是素材选择了吧?关于下一次演出的元素使用之类的...唔、七种同学有什么想法?”

“试着选用当下的流行元素肯定是最妥当的办法,但是重复的东西只会让人感到厌倦,挑战一下冷门路线也是非常可取的。”

如果七种茨是队友的话,会是非常高明的军师。杏曾经这样想过。

“这样...那...我准备一下调查问卷...”

“啊、那个就不必了。”七种茨打断了她的话,一副想到了极好的点子的语气“比起问卷调查,实地考察不是更好吗?况且我也不希望杏小姐总是对我那么提防,那样灼热的目光很令人不舒服啊。”

原来这个人知道自己被提防了。杏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但是已经在心里反省着自己的心绪表现的太露骨了。

“...那么杏小姐您意下如何?”

“嗯...嗯?”

“所以说还在面谈的时候走神可不好啊。如果是大企业的话现在可就已经把十年份的合同都销毁了。幸好和杏小姐面谈的人是我啊。”

“抱歉...”

“会马上道歉也是杏小姐的优点呢,这样子就算生气也不可能再对杏小姐发火了。咳咳、那么就再说一次吧,我的提议是明天再次和杏小姐面谈,明天去街市上实地考察一下当下的流行趋势再做决定不是更好?”

“明天?嗯...当机立断也是七种同学的优点。我会记得的,希望七种同学也能够空出时间。”

“被杏小姐用同样的话回复了,该说很聪明呢、还是很狡猾呢。”

“还是感谢七种同学教的好。”

杏注意到了手机屏幕上的时间,该回去把trickstar明日行程表发过去了,以及由于会谈没有结束只能拜托冰鹰北斗照顾好大家了。不知道会不会顺利呢?她写在脸上的担忧是一下子就能读懂的,七种茨只觉得她还是很天真、应该说不擅长伪装自己的情绪,不管什么时候都是显而易见的,她的心就和她的灵魂一样透明——甚至是诱惑着别人将洗不净的染料涂在上面。




“千万不要穿校服出来哦?偶尔也试着穿一些能让人心动的打扮吧。那样子连交谈也会变得愉快的。”七种茨嘱咐道。因为前几次的会谈她都是穿着校服出来的,一本正经的模样就算想吐槽也吐不起来。

“能让七种同学「心动」的打扮...会存在吗?唔、抱歉,只是我不太懂七种同学的喜好。”杏下意识的回答带了几分防备,注意到这尖锐的回答之后连忙加上了解释。

“杏小姐还真是和往常一样不会说可爱的话。”七种茨并不在乎杏略带针对性的回答,毕竟他们只是合作上的临时伙伴,他们只是互相汲取自己需要的利益。而杏只是恰好在此之外引起了他的兴趣而已。

“早猜到杏小姐会说这样的话了,那么请吧。我已经为你准备好了衣服。”

“早有预谋...?”

杏吃了一惊七种茨的回答,「早就准备好」??这么说他早就谋划好了这次会谈不会一下子就结束,他早就想好了这次提案要用什么方法去实施,从什么渠道去获取资源——而杏只是旁观他一手绘制的蓝图而已。

但是...这也是她自己的错,想着这一次是对trickstar有利的合作而一直迎合七种茨的想法,所以才掉进了圈套,而七种茨又是摸清楚了她单薄的底子的。她只是庆幸七种茨没有推掉这次合作——毕竟从根源来说,全部都是他策划的话,那就和杏没有一点关系,要和谁一起完成这个合作主导权都在七种茨的手里。

尽管她不知道那个七种茨为什么没有推掉合作。其中还有什么没有解决的东西所以还需要她?

那...这也将成为她在这次提案里翻盘的机会。

所以当七种茨将装着衣服的袋子递过来的时候,杏没有犹豫地接过了。

“幸好杏小姐没有拒绝,毕竟我还没想过关于「杏小姐如果拒绝了」的对策。真是太好了,省下了喝一杯咖啡的时间。”

“毕竟我没有理由拒绝。况且,顺从七种同学的心意会使得交流更加顺利,不是吗?”

杏的回答直截了当的道出了七种茨刚刚话的意思。确实,目前杏的立场很被动,如果现在和七种茨起争执的话只会对她很不利,所以她除了迂回战术之外没有其他的选择。





“那么我就期待着明天和杏小姐见面了。”

“嗯。晚安,七种同学。”

电话对面传来了七种茨的声音,从某种方面来说他可能比梦之咲的几个人还难搞定。就比如说,不知道什么时候七种茨就得到了她的电话号码,不知道为什么七种茨总能有她感兴趣的企划把她钓出来商谈。

这个人,太难懂了。

杏这样想着还是在日历上画了圈。以及打开了七种茨给她的袋子。

——等等,七种茨怎么知道她的尺寸的??





I can't igg your tender lies.(我无法承受你温柔的谎言)



5月20日,晴

天气好到令人产生了「快点回家去吧」的消极想法。太阳开始朝着夏天转换为奔放、热烈的气质,到处回荡着热恋的氛围,炙热的如同巧克力岩浆一样——甜蜜、灼热、呼之欲出。

杏真的就应了七种茨的想法来了。由于前一晚的加班加点她根本就没来得及仔细看看七种茨给她的袋子,就连给冰鹰北斗发过去的邮件也是在迷迷糊糊中发过去的。

她仅仅是从透明封袋外看出了是套浅色的衣服。细节呢?过于困倦的杏根本没有余力去在乎,只好在第二天醒来之后再看了。

言归正传。

杏下了地铁就看到七种茨已经在咖啡厅的露天餐桌上等她了。本着「就算是七种茨也不能让对方等很久」的想法,杏一口气从人群里挣扎出来,之后加快了步伐。

不知道七种茨是不是故意的选了个人多的地方。有了先前的经验杏还是提前检索了一下这次会面的地方,可以说是约会圣地?啊、准确的说是约会圣街了,虽然说是情侣们约会的绝佳地段,但是实际上并没有明确的大型建筑物,只是一些零碎的散落在灰豆绿绸缎上的星屑般的小屋。

小巧而惹人怜爱的精致,正中女孩子下怀。

嗯...嗯?七种茨是喜欢这种风格的吗?呃、嗯...果然还是猜不透他。

按道理来说杏是非常守时的。可今天偏偏就迟到了十五分钟。要说七种茨是原因的话,那可就是一切原因的罪恶根源。真不知道他是不是有预知能力,知道今天的气温会很高所以为她准备了这套衣服。早上杏看着床上躺着的衣服陷入了十分钟的思想斗争和二十分钟的对策商议。

原本应该一切和她想的一样「普通」,然而从下了地铁开始她总觉得不适应,偶尔从一旁投递来的陌生目光,尽管只是轻轻略了过去也让她的皮肤刺了一下。

并不是说七种茨的衣品很差...而是、从未体验过的风格所带来的羞耻感所带来的不自在。

她尽可能无视其他事物,向那边的“罪魁祸首”走过去。

“呀,杏小姐终于来了。原本就在想杏小姐怎么还没来呢?是想要放我鸽子吗?欲擒故纵之类的把戏杏小姐应该没有兴趣吧?之类的。好在我正要去找你的时候就来了,真是太好了。”

我可不觉得你担心哦。杏看了眼七种茨坐桌子上还是满的咖啡杯,旁边是一叠手稿。与其说是担心杏会不会来,倒不如说根本就是胜券在握知道无论发生什么杏一定会来的,只是时间问题。

那可真是令人佩服,他居然能分出一分神来思考现在见面时的辞令。

七种茨上下打量着她。绕着她转了两圈,得出的结论是“恰到好处”。从前就很想说杏如果有这个意愿的话他很乐意将她发展成一段神话,好的坯子还需要好的师匠,能将事物的优势最大化的发挥出来是七种茨非常拿手的地方。就像自己每次都能将那些拿着“陷阱合同”找他合作的大人最后榨到要倒赔成倍的资金。

“那、那个...很奇怪吗?抱歉、我没有穿过这样的衣服。”杏知道七种茨在看她,但是更像是在拍卖会上欣赏奢侈品的眼神,细致入微、不希望存在任何一丝瑕疵。而且,七种茨居然就这样看着她整整两分钟没有说话,如果是往常的话,七种茨一定已经收不住谈话的尾了。

是的。尽管杏总是在大家面前表现出自己游刃有余、能够冷静面对的态度。实际上她只是将那个懦弱的灵魂用规则的锁链铐住了而已,七种茨的目光从第一次见面时就让她觉得不舒服,就好像能把她一眼望到底。所以,她不敢和七种茨对视。

一字领、膝上裙。简单的纯色、质朴的格子。清澈的蓝、酸涩的柠檬。一切美好的如同神曲一般,一切都恰到好处的献上了她隐藏起来的美。

再一提。七种茨可不是神探,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看得出她的三围,只是通过一些渠道拿到了她当初入学时提交的制服所需的测量数值,以及在部分数值上做了粗略猜测的修改。他只是尝试着、试着自己能不能涉足她禁止一切人踏入的圣地,不仅仅是衬托她的布,他更加想要掌握的是能够控制这个世上少有的棋子的线。事实上,事情有点脱离他的预料了——

“嗯嗯,杏小姐穿在身上比想象的还要合身呢。不要露出一副困扰的表情啊,会让周围的人怎么想呢,把我当成是随便搭讪女孩子的轻浮男吗?要知道,我和杏小姐的关系才不是那样呢。”七种茨抬起头对她露出了一如既往的微笑“是吧,杏小姐?”

——但是那还不足以让他慌了阵脚。

“那么,请吧。好不容易能把抢手的杏小姐约出来,如果不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就太可惜了。就算是让杏小姐怀疑的我,也不能做出失礼的事情。杏小姐也是这么想的吧。”七种茨向她伸出了手,邀请她。

“但是,这可不是个问句哦?”面对七种茨一如既往的自信,杏搭住了那只邀请她的手,只是轻轻地将这句话带过去了。

没有丝毫退步的余地。七种茨,究竟在想什么呢?

被七种茨拉着手钻进人群里的杏,一下子脱离了自己的步伐,只是单纯的跟在了他的后面。同时担心自己被人潮带走而握紧了那并不真实的温度。

看着同样攥紧了她的手的七种茨,两个人逆着人流,在并不宽敞、也不舒服的小径上前进。嘈杂的声音并不能传达两人的声音,七种茨乖乖闭上嘴的时候杏倒是很乐意和他待上一会儿,想着或许就这样相互对视着,两个人会突然露出毫无杂质的微笑,不是虚伪、不是掩盖,就好像天使的吻一样温柔。

啊啊——谁知道前面会不会是地狱呢。

还未六月的太阳也太过炎热了。




「咔嚓」

美丽的东西总是值得纪念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太过敏感了,她总觉得有视线在周围。多亏了七种茨还算绅士的行为,杏并没有太过疲惫的感受,更多的时候是杏站在某处观察街上的行人时,七种茨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跑进旁边的店铺里搭讪了店员小姐——当然,那绝对不是抱着低俗的想法。而是靠着这样的顺其自然的社交辞令,套出这家店的大致情况。

杏的直觉是这样认为的。唯有这件事,杏对于了解七种茨有一百分的自信。

“总觉得不太对....”杏小声地嘀咕着。到目前为止的一切都太顺利了,顺利到杏忍不住怀疑七种茨是否是真的什么都没有预谋。目前为止,两个人真的只是单纯的在这条约会圣街上进行着实地考察。那绝对不是七种茨的风格,一定...一定有什么地方是七种茨需要她配合的...

——嗯?相机?

“七、七种同学!唔。”杏突然想到了什么回头正要开口被凉凉的东西堵住了嘴。

是一个酸甜味道的吻,绛紫色的树莓在口中慢慢融化。一时的刺激让杏忘记了自己想要说的话,全都被七种茨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了。

“味道怎么样呢?杏小姐。好像还没有缓过神来?”七种茨拿着刚刚被杏吻到的冰淇淋,弯下腰观察着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要说什么话的杏。她的食指轻触着唇上刚刚吻到冰淇淋的地方,脸颊微微的泛红、或许是因为天气的燥热。

“啊、对了,这个冰淇淋是我的,刚刚只是让杏小姐尝一下味道而已。看样子是非常迷人的味道?那我就不客气了。”在杏谴责的目光里七种茨的唇覆盖到了刚刚杏碰到的地方,树莓汁顺着冰淇淋的棱角流淌下来、散发着酸甜的味道,确实是一个让人着迷的吻。

“七、七种同学、请不要捉弄我!”杏断断续续说出来的话反而显露出了她的慌乱,一向连开口都很少的杏提高了音量。

就像一开始说的“观察杏小姐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七种茨感打赌如果现在拿出手机拍下害羞的杏,照片一定能在梦之咲大卖特卖。可惜的是他不想把这样的场景分享出去,一向为了利益不择手段的七种茨竟然产生了独占的想法。

“抱歉抱歉,因为杏小姐一副非常严肃的表情完全没有在约会的感觉就忍不住想捉弄一下了。刚刚还被店员小姐调侃了「是和女朋友闹矛盾了吗」,明明是杏小姐想和我出来的,自己却这么冷淡。就算是我也会受伤啊。”七种茨做出一副因为杏的不配合非常苦恼的表情。

嗯...嗯??什么时候变成了杏主动想要和他出门了??等等、仔细回想一下当时的情景,杏打算采用问卷调查的方式来设计,而七种茨觉得实地考察比较可靠,杏因为怕七种茨反悔合作所以答应了他...所以这就是说「主动同意七种茨的要求」就等于「主动邀请七种茨」??

“我和七种同学并不是那样的关系...”过了三分钟杏才整理好脑子里的思路,说出了和平时一样镇定的话“如果引发不必要的误会七种同学也会非常困扰吧?”

尽管她也不知道七种茨会不会困扰。但是这种时候把他放到危险的层面上来暗示他是最有效的办法。

“哈哈、就像有的人第一次尝试蹦极一样既害怕又兴奋,最后还是会服从于寻求刺激的心理。好啦、不要扯这些无关的东西了,今天一天让杏小姐陪我也很辛苦了,接下来带杏小姐好好放松一下吧?”

在杏还没有把「不需要」三个字说出口的时候七种茨就已经向她伸出了手,是和刚才一样的邀请。

“咳咳、虽然说这样的话很奇怪。姑且我和杏小姐也算是商业合作上的伙伴吧?就算说、那个——杏小姐,愿意接受我的邀请吗?”

不需要...?

杏再次想要将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在心里这已经变成了面对自己的疑问。她抬头看着七种茨的笑容,心里反复揣度着背后的意思。她不敢相信、或许是她现在没有百分百的筹码去赌——赌现在这个非应付式的微笑是因为她。

她坚定地想要拒绝。但是却没办法发出声。连第一个字音都不能准确的说出来。

为什么...?是因为七种茨没有用肯定的语气而是在征求她的意愿吗?等、等等...奇怪的是自己才对。她无法张开嘴说出拒绝的话,并且她找不出任何理由来解释自己现在的行为!由于长时间的沉默、她的脸上已经染上了无法掩盖的燥热。从刚刚开始就不对劲、究竟是哪里不对劲?那个吻开始?

“...那...那就都交给七种同学好了...”在她能够将所有的所有理得井井有条之前,身体像是被吸引了一样,伸出了手将自己交给了七种茨。她微微侧过头,小声地回应道。

七种茨这次像是松了一口气,攥住了杏的手。他像是一开始就决定了目的地,踮起脚视线略过流动的人群,搜寻着目的地。

七种茨会没有把握?他微小的举动被敏感的杏捕捉到了。那个总是把一切的一切都计算好的七种茨刚刚松了一口气?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计划邀请她的?和刚刚碰面的时候不同、他这次的邀请没有把握,但是七种茨会是那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的人吗??

不能再想了,在这样下去自己会先坏掉的。杏摇了摇头,对自己从刚才开始就运转不停的大脑勒令停止。再这样追寻下去一定会是个让人无法理解的答案。

“因为人很多。那么杏小姐可以原谅我失礼的行为吗。”七种茨将她拉向自己的怀里,挡在外面的手臂恰好地阻隔了拥上来的人群 。他又恢复了原先信心满满的态度,就好像接下来一定会如他所愿般顺利。

比起和七种茨现在亲密的距离,杏更加在乎的是七种茨的态度变化,她实在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来解释当下所有的困惑。如果按照剧本那样说出「那一定是因为爱吧」,她会更加地不知所措。

她好像是第一次被七种茨这样接触,之前在梦之咲的时候一些热情过头的学生也会突然抱上来,但这与那些有些不同。她无法在七种茨面前表现出一个制作人的豁达,因为她不是七种茨的制作人,他们只是商业合作的伙伴。她也不可能表现出娇羞的神态,那样太轻浮了,而且她也不是七种茨的粉丝。

七种茨的喉结动了,大概是在说些什么,只可惜杏什么也听不清。因为服装的缘故,七种茨的袖子触碰到了她裸露的肩膀,幸好他还有底线,没有更进一步。七种茨的身上有着薰衣草的味道,是杏一直喜欢用的柔软剂的味道。但那是不和他相称的芳香,有人能够想象得出七种茨能和薰衣草一样让人感到心里踏实吗?

七种茨的心跳似乎和平时不一样。是她的错觉?还是因为人太多了?杏抬起头想要看向七种茨的脸时才发现七种茨的手臂将她禁锢在了身旁,没办法动弹。

保护过头了...?


杏想起了那一天七种茨问她的话:

「如果明天我将会死去,那么杏小姐会怎么办呢?」

那一天。七种茨为什么会问那样的问题呢。他...决定了什么?

别去想了。

太阳灼热的要把思维也熔成浆糊了。她现在只想顺从着七种茨。因为顺从别人的时候自己是最轻松的,不需要去思考其他东西只要跟着他就好。



Cuz I meant to be your piece until I die.

Till I die,By your side.



两人最后的约会地点是某处偏僻的咖啡厅。墙体是透明的,外面栽种了许多绿植,比起姿态万千的花、深浅不一的绿色更加让人舒心。七种茨选的位置是靠近透明玻璃墙的地方,两杯茶饮——一杯是七种茨的咖啡,另一杯是杏的清茶。比起西式浓郁的可可豆的味道,杏似乎更加喜欢和式的茶香,尽管平时熬夜的时候还是会选择速溶咖啡这样简单方便的选项。

两个杯子在各自的左手边,隔得很远,都在升腾起白色的雾气,七种茨很喜欢欣赏咖啡拉花,在白色的奶泡覆盖在咖啡上的一刹那华丽的表演就开始了;而杏喜欢听制茶的人搅拌的声音,翠色的抹茶粉散落在钵里时,美妙的音乐会就上映了。

杏坐在七种茨的对面,已经开始着手处理今天收集到的资料了,必须在演出开始前一周就上交,因为还有很多东西要准备。而七种茨因为早上等待杏的期间就已经差不多准备完毕了,真不知道他是有多闲,要来的那么早。

七种茨看着手里忙个不停的杏,就像一开始说的「观察杏小姐是非常有趣的事情」,就好像永远看不腻一样。如果说杏是一道甜品,柔软的肌肤是海绵蛋糕,栗色的头发是巧克力丝,浅蓝色的上衣是有着薄荷味的果酱,柠檬色的格子裙是雕花的柠檬片贴在盘子里,清澈的眼睛一定是最美味的蓝莓,如果吻到她的唇上是不是就能品尝到珍馐美馔了呢?如果杏真的是一道甜品,那大概是销量最高永远也不会腻的甜品,七种茨甚至会下血本垄断这个产业也说不定。

哦、当然,七种茨不能够这样做。他和杏只是商业合作上的伙伴,如果他产生了不必要的念头一定会让他产生错误的判断,他不想失误,尤其是在她面前。

他就这样看着杏写下那些字,琐碎的落笔声更是直接写在了他的心上,他没办法集中精神、或许是他早料到会是这样的发展所以才提前完成了工作。过分集中精神的杏并没有看向这边,也没有看向外面。

待七种茨的视线从外面的绿植里收回来时,杏刚刚放下手里的杯子。

“你,为什么那么执着于工作呢?”

为什么?这种事情的理由...嗯、不太好说。因为她并不是自愿成为制作人的,原本她就没有学习过这方面的知识,是从今年才刚刚开始的,踏入这个领域也是从那一刻才开始的。

她看了看自己拿着笔的手。明明前不久还是拿着茶道工具,现在却已经变成了笔不离手了。啊、好像已经偏离了原定的未来。执着?嗯...可能更多的是生存和信仰?因为只有她是制作人的时候她对于这个学校才是必要的,不能够做制作人工作的转校生是不需要的。她好像只是为了征求一个存在的理由。

“因为这双手就是为工作而生的。”最后她想出了这样的回答。

“那么,现在呢?”

“什...??”

突然七种茨站起来拉住了她两只手的手腕挡在了玻璃墙那一面,和平时一样的微笑。杏试着挣扎,但是并不成功她好像才意识到七种茨在是合作伙伴之前还是个男性,这和她平时逞强搬那么多东西不同,手腕被控制住了就没那么容易脱开。

“七种同学...这样子...就没办法工...”

七种茨将她朝自己的方向用力一拉,迫使她几乎扑到了七种茨的面前,而幸好七种茨另一只手扶住了她。不对、这本来就是七种茨的错。杏刚想要制止七种茨的恶作剧,他就靠近了她的耳边:“配合我一下吧。把眼睛闭上。”



???

配....合?

杏用余光扫视了一下外面,在绿植掩映的背后是一个摄像头。她突然想起来这就是刚才她但是对七种茨说的事情!从一开始杏就感觉不对劲的地方!果然是被人跟拍了!那么七种茨现在是什么打算?等等、还是说...七种茨早就知道了这件事呢?

她掉进了名为七种茨的怪圈,并且再也走不出去了。在大脑经过三秒钟的飞快思考,她好像明白了七种茨的意思。

原来如此?

她顺从地闭上了眼睛,手臂挡住的地方从外面看来就是在接吻。她大概也是不知道七种茨保持着这个姿势经历了多久的思想斗争,大约持续了半分钟,七种茨用食指轻碰了一下她的唇瓣,示意她那些人已经走了。

两个人默契地将资料收拾完毕走了出去。外面已经是黄昏了。街道一下子冷却了下来。

果然、杏想的没错。七种茨想利用这个机会好把下次合作演出的事情推向热点,赚取更多的眼球,把这次合作的利益最大化。嗯...确实是像七种茨会做的事情。但是这未免风险也太大了吧?这场演出有重要到七种茨要牺牲自己的名誉吗?

“话说...七种同学,刚刚的事情明天一定会大火的吧?”难得杏主动打破了沉默。

“说不定哦?在某个娱乐周刊上用突出放大的字体标明「某现役人气偶像组合Eden一成员竟和制作人热吻」之类的...那么杏小姐要如何处理呢?”轻佻的语气像是在说与自己无关的话。

“不是我,而是七种同学要如何处理。如果一个不小心,你的偶像生涯可能就此结束了。按照七种同学的想法或许会以这个为契机来宣布接下来的合作意向,之类的...或许是这样?”

“真是聪明呢。杏小姐。不过对于实干企业家来说、有一些绯闻不是更好吗?这样的话很多事情都能够一下子就赚取热度了。受欢迎的年轻男人这么想待遇都不差吧?”

确实,对于七种茨来说是没什么关系。毕竟他可以通过各种手段把黑的说成白的,把真相抛掷于重重迷雾之中。但是杏就不一样了,她只是个普通的制作人,和偶像发生不好的传闻可是最要不得的。但是...七种茨也并不是她所负责的偶像啊?

但是,不管怎么说,都是不好的。杏很有可能会因此在社会上死去,这样说也不过分。

回去的路上,夕阳将脚下的路照映成了金色,是刚刚出炉的蛋糕,仔细嗅一嗅好像还能闻到香味,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天走了太多的路,脚下的步子很软、就像真的踩在蛋糕上一样。

七种茨就走在她的身后。突然她停下了脚步。

“如果明天我将会死去,那...七种同学会怎么办?”

如果明天我因为七种同学关系而消失了,那么七种同学会怎么办?就像其他人所说的一样物尽其用,用完了以后就随便丢弃了——对于七种茨来说一点也不奇怪。她从来就没想过这种事之后要怎么处理,她当时只是想到了这就是七种茨需要她的地方,她能够为这次合作尽最大一份力的地方——就是吸引人气。

那么...之后呢?她感到了害怕,对于自己莽撞的害怕,从长远角度来说之后的事情会如何发展、该如何应对都是她不会的东西。

“我会将你从天堂拽下来和我一起堕入地狱。

毕竟,我们可是共犯。”

七种茨走到了她身旁,拉住了今天无数次牵住的手,露出了和平时一样自信的微笑,而这个微笑现在在杏的眼里就好像背后的夕阳一样温暖。她可能真的累了、思维都不正常了。她只想回握住今天在人群里保护了她的手,借着这双手将这条绵长的路走完。

但是...至少...七种茨现在非常可靠。





Cuz I meant to be your piece until I die,No one's wanna be alone,I'll leave my soul by your side。 (在我死去之前都不会与你分离,没有人愿意独自一人,我会将我的灵魂留在你身边。)


————

「后记」

是第一次写茨杏。总之就是「千方百计把杏小姐骗出来约会实际上死活不承认自己心动」的七种茨和「假装镇静被骗出来以为是工作商谈实际上担心七种同学推掉合作」的杏之间的故事。

茨杏很有趣,是我非常感兴趣的一对组合,不仅仅是爱情的层面上,如果两个人仅仅是商业上的合作伙伴的话,感觉也会是了不得的组合。ww这样想着就忍不住写了这篇夹杂了些许沉闷的文章。

本文引用的歌词出自《till i die》。

虽然说这种话很奇怪。在我构思两个人故事要怎么写的时候,在梦里梦到了这样的场景,七种茨问她为什么那么执着于当制作人,杏说因为她的手就是为了承担起这份工作,七种茨束缚住她的手让她没办法工作问她那么现在呢?虽然说在梦里是用绳子...emm...感觉要朝不妙的话题发展了。XDD那就到此为止吧。

文章可以说是中间隔了两个月才把下半部分补上,所以通篇看下里可能文笔有差异、剧情有冲突,希望能多包涵><,接下来的目标就是希望自己能一气呵成不要拖这么久了...

评论(6)
热度(133)

© Quantum麗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