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um麗樂°⌒°

=量子理学

Quantum=量子,麗樂(りがく)=rigaku=理学。

🌠「她可以褪色,可以枯萎,怎样都可以,但只要我看她一眼,万般柔情便涌上心头。」

🌠文科阿宅。年更选手。阶段性锁黑历史,所以不要奇怪以前的文章怎么不见了。严重社交恐惧症。雷语C。不混圈。NL only。同人志合作请走邮箱。接有偿稿20r1k,走邮箱。

——

❄邮箱:yayoichizuru@gmail.com
❄微博:凑川贞松

৳৸ᵃᵑᵏ Ꮍ৹੫ᵎ

「ES」八十八键的宇宙‖Leo杏

tips:
●剧情捏造成分有,非我流杏,参照着es和eg的剧情摸索出来的杏的模样。个人认为开头比较垃圾,中间部分比较有看头,标准结局。大概...算是强行发糖。(瑟瑟发抖)
●cp是Leo杏,初次写这对,文笔低下,但是拒绝一切形式的撕喷挂。(蹲角落挥舞白旗)
● http://music.163.com/song/458231457/?userid=286696747 
——
最初的际遇也不过是钢琴。

那是在阳光拍散冬日的阴云照射下来的春天,但是空气中仍然弥漫着寒冷。是在上一首克罗地亚狂想曲的尾声里杏成为了失败的革命者,而不得不离开。

四处散落的道别的话语,最终流向了大海的方向,是要向谁传达呢?这满溢出来的音符,朝着宇宙的方向弥漫,会有谁知道呢?在所度过的光阴里,有什么留下来了吗?

别去想罢,事实既定。悲伤的话语也不过是在凋零的玫瑰上再次浇上硫酸罢了,还是将残缺的花瓣收起来吧。

杏根据最后君咲给她的单子上的时间站在车站口,手里拿着手机搜索了一下新学校的路况。看着学校官网上描绘的像是乌托邦一样的美丽校园,杏反而对此产生了几分担忧。

“会是怎样的地方呢?”

搭了电车顺着地图来到梦之咲,进去之前深呼吸了一口气,让自己能够沉着下来,确认了自己的服饰到位了,这才走了进去。毕竟原先也是君咲的学生,收到过严格的礼仪教育。

冷冷清清的校园里只有三三两两的几个学生,因为今天并不是上学的日子,杏也只是提前想来熟悉一下学校。怎么都不想的吧?初来乍到手脚慌乱,如果被看到差劲的地方那么接下来就很难相处了,况且还是制作人这样艰巨的角色。

因为校园比较空旷,也并没有多少人。杏就尽可能地多走些路,熟悉一下路径,在手账本里夹上了地图,重点的地方详细地记录了下来。偶尔会有好奇的学生想要上来搭讪,毕竟在梦之咲是见不到女性的,她也立刻跑开了。

全是男人的学校...和以前完全不一样。该怎么办呢?应该说要怎么办?逃避那是不可能的,况且初来驾到的自己能够适应这所学园吗?

不能退缩,这是自己选择的路。在夜空中闪闪发亮的月亮也好,在月亮之下低着头的月见草也好,都应当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杏成功避开了又一个上来搭讪的人,心有余悸地躲到旁边,确认了没有人这才走了出来。

真是可怕。

一个麻烦解决了,现在又陷入了新的麻烦。这是走到了哪里呢?该不会迷路了吧?今天这里可没有人。杏懊恼着今天的运气真背,却没注意到远处传来的钢琴声。什么时候才发现的呢?那已经是不由自主跟着乐声走,走到钢琴房门口时的事情了。等杏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走到了这里。

推开门所见到的是写满了乐谱的墙壁,连地上也有,各种颜色混搭在一起,和悠扬的乐声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就像是...

「就像是盛开在沙漠中的玫瑰一样。」

目光从墙上的涂鸦艺术上移开,看到了,琴声的根源。坐在钢琴前的是橙色头发的男孩子,脸上露出了温柔的表情。

温柔的就像能让鲜花娇羞吐露出点点芬芳的阳光。是在想什么快乐的事情吗?不对...又好像不对,深邃的眼睛里倒影出来的不是黑白色的琴键,更像是来自深海的水藻,疯狂地缠绕着、紧缚,想要将灵魂也一起吞没。为什么会如此悲伤呢?

悠扬的钢琴声,纯粹的不含一丝杂质,却又脆弱的像玻璃制品一样。倘若在此处中断的话,就仿佛一切都会就此消弭,成为沉淀在大海深处的宝石。

杏忍住了想要开口的欲望。只是站在一旁静静的听着。

等到旋律走向终结,那个人深吐了一口气,合上了琴盖。注意到从刚才开始就站在旁边听他弹钢琴的女孩子,校服并不是梦之咲的,看上去...嗯...和自家妹妹学校的有点像?错觉啦,错觉啦,君咲的学生怎么会来这里呢。

“呐呐!从刚才就一直站在那里的女孩子,你喜欢吗?我刚刚作的曲子。”

“唔,抱歉...一不小心就入神了。很美好的曲子。”她毫不掩饰地夸赞道。

“啊哈哈,那是当然的!那可是世界遗产级的名曲!”

还真是非常自信啊...,但是却不得不承认是非常棒的曲子。杏这样想着没有说出来,而是转了个话题。

“墙上的涂鸦也是你画的吗?”

“那可不是涂鸦哦!那可是能够被人传颂的神曲!听我说听我说哦,刚刚收到了宇宙人发过来了电波,所以inspiration就涌现出来了!”他从钢琴前站了起来,毫不在意的拉住了杏的手走到墙壁前,一脸兴奋地跟她讲解墙上的乐谱。

“这里这里,都用的红色的记号笔。因为这里的节奏比较快。这里和那里是蓝色的,所以是圆舞曲的节奏。还有啊...”

杏第一次被异性拉着手靠的那么近,有些慌乱但是并没有表现出来,尽可能听他在说什么。另一方面抬头时却忍不住看了看对方的眼睛,和刚才不一样,现在的目光闪烁着光芒,像是在展示着世界级的宝物一样。

“嗯...魅力十足。”

“啊,说起来。你也学过钢琴吧?”他突然停了下来,转过身来,却正好让有些走神的对方扑到了自己怀里。

由于这一撞,杏一下子回过神来,赶紧分开了一些,却发现手被对方拉住了。对方按捏着自己的指尖,说着什么。

“可以看得出来的哦,学钢琴的人的手和其他人是不一样的。”他第一次这么亲密地触碰除了妹妹以外的女孩子,那是和自己不一样的,纤长的手指比自己要小很多,按捏着指肚能明显感觉到是和自家妹妹不一样的触感。

确实是不一样呢。
张开对方的手,十指相扣的时候,比刚才更加深刻的感受到对方的温度传了过来。

“那...那个...手...”杏微微低下头,小声地开口,但是话又被吞下去了。对方真实的温度让她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

“啊哈哈,抱歉抱歉。”弹钢琴的人这才注意到自己和女孩子太过亲近了,赶紧松开了手“你啊,还真是有趣的人呢。让我猜猜,你一定是被宇宙的电波召唤来的吧!降临在我的身边一定也是命中注定的!”

这不是说谎哦。他虽然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专注自己的事情,但是他可是注意到了的。从最开始发现那个女孩子站在旁边听他弹钢琴开始。澄澈的眼睛像是透明的天空,没有任何东西沉淀下来,或许是块通透的玻璃,却不让任何东西照射进去。封闭起来的内心,是被蔷薇缠绕起来的禁地呀。其中沉睡的公主还会醒来吗?

是和我一样的人呀。

“电波...?抱歉,不太懂。”杏庆幸对方终于松手了,但是对于对方怪异的举动让她警惕了不少。

走廊里传来了声音,是巡视的老师吧?

“唔啾!是敌人要来夺走我的奇迹了!我先走咯!宇宙人要继续去寻找电波啦!”那个人打开了窗户,回头向她挥了挥手便翻了出去。

杏在手账本里记下了「橙色头发的宇宙怪人,喜欢说些莫名其妙的话,但是作曲很厉害,弹琴也很好听。危险性:★★★★★,名字:??」

啊...忘记问名字了。

杏并不是喜欢这样的生活,每天都在拼命学习,还有堆积如山的工作,一大堆的制作人规则同样束缚着她同其他人的往来。但是那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但是偶尔和黑森互发着有时差的邮件就好像有了安慰。

但是总也是有失落的时候的。就像乐章到了中轴的部分,变得舒缓平静。刚巧的就是这一天杏的任务差不多都结束了,考试也合格了,偶像们都安排好了公告,所以一时间也没有人围在她身边了。

去哪里呢?去钢琴教室吧。那是能让人安下心的地方。

杏坐在钢琴前,打开琴盖,手指放在琴键上就像上了发条的音乐盒一样,演奏着那时候和同伴们最喜欢的曲子。不管是怎样的人都有的权利,罪犯也好,帝王也好,成功者也好,失败者也好,都拥有的。那是神明赋予的——祈祷的权利。

回想起不好的事情了。
视线有些模糊,手中的旋律却没有停下了,或许应该说是不愿意停下来。就像追逐着随风远去的风筝,如果停步的话就再也不能捉到了。

“呐呐,钢琴这样弹才比较好听哦。”Leo从后面趴了上来,一只手搭在了杏的肩上,另一只手拉住了杏的右手,像是引导一样将旋律改为了欢快的模样“悲伤的话,可是会连节奏都会慢下来的。”

《Modlitwa dziewicy》,以不同常规的旋律在钢琴房内回响。

“月永前辈...?”杏有些吓了一跳,但是随后又摆出了严肃的样子,翻了翻手帐,说道“今天Knights应该是有拍摄安排的。为什么前辈会在这里呢?”

虽然说Leo是最近才回来的,但是同样也被安排和Knights一起活动。顺便一提,最初听说leader要回来的时候,杏也只是略知一二,知道对方是个作曲天才,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信息了。所以当正式见面的时候,发现对方就是当初那个拉着自己的宇宙怪人的时候,不免吃了一惊。

“小杏不要那么死板嘛!在要出门的时候灵感忽现,不赶快记录下来可是会失去神曲的!”Leo抗议似的合上了杏的手帐,拿走了。

“前辈...我的手帐。”杏踮起脚想去抢回来,这个时候杏非常痛恨自己为什么这么矮。拽着对方的袖子,另一面无意地靠近对方去够被对方举高的本子。

“唔!”Leo意外的是对方无意的动作,导致身体有了比之前更加亲密的接触。之前会长也有称赞过的,无意地说着杏的身材很好。现在算是深有体会了,被女孩子拉着衣服的袖子,柔软的部位贴了上来,偏偏对方还没有意识到。向后退了一步,却不小心跌了下去。

睁开眼睛的时候才发现变成了这样的局面。杏接住了手帐,却也因为失衡而一下子扑了上去,Leo倒是摔下去的时候手肘撑住了地面。而杏的姿势则更尴尬,双腿分开的跪坐在对方的大腿上。

「不可以和偶像走的太近。制作人的任务是让他们变得更加闪亮。」

突然想起了老师的训话而赶紧离开了对方,拍了拍裙子跪坐在了旁边。

“抱歉,刚刚失礼了。月永前辈,不要总是做一些小孩子的把戏。还有,公告是不能逃的,会给其他工作人员添麻烦的。以及...”杏开始对这个放荡不羁的王进行了说教。

“唔啾!小杏太认真啦!”Leo躺了下去,躺在了杏的大腿上“呐呐,小杏不用那么勉强自己也可以哦!因为很累了嘛,想做什么就去做会比较自由呢!”

自由本来就是被规则束缚的。就像想要冲破苍穹的鹰,一旦坠落会比其他摔得更惨。

“月永前辈真的想当偶像吗?”杏并没有推开对方,看着对方一副轻松坦然的样子,似乎并没有当偶像的自觉。回想起当初自己在君咲时被剥夺了偶像的资历而不得不来到了这里,但是眼前的人拥有着这一切却没有拼命。

无法理解。

对...无法理解。

Leo这也是这么想的。今天确实是有公告,但是为什么回来了呢?因为看到了她落寞的表情了吧。像平常一样高喊着「收到来自宇宙的电波了」一边跑开了,寻找着她的身影,但是终没有结果。但是听到钢琴的旋律时,他就一下子能锁定她的位置了。是...是这个旋律。

早在之前,Ruka参观了君咲回来的时候对他提起过「钢琴房里有一个弹钢琴很好听的学姐,是非常温柔的人。但是开学之后却一直没见到,真想再见她一面。」Leo当时并没有怎么上心,而是回应着「Ruka称赞的人那一定是很棒的人吧。」

《Modlitwa dziewicy》的旋律是很容易记住的,Leo最早接触钢琴的时候也弹过。

不知怎么的,一种直觉就是Ruka见过的人就是杏。当自己打开门的时候杏还一点都没有察觉到。Leo看到了什么呢?

那双水色的眼睛倒映着的黑白色的琴键,却是那样的悲伤。就像...就像在偌大的湖面中仅有的一支水仙,却在凋零。想起了什么呢?这不就是那时候的自己吗。

从一开始见面的时候Leo就觉得这个女孩子和自己有什么相仿的地方。使他那时不由自主地走到她身旁,改写了悠扬的旋律。

「钢琴的琴键是八十八个,从do到si,收尾相连,构成了无止境的回廊。而我在回廊上和你相遇。」

“欸欸欸!上来就是这么复杂的问题吗!那么我得去请教一下宇宙人才能回答小杏的问题呢。”

“月永前辈!”

“小杏生气了吗?”Leo第一次看到她生气的样子,露出了正经的样子,抬手轻抚了一下对方的脸颊“小杏一直是很认真的孩子呢,从一开始见面的时候就能感觉到哦。我啊,在这一方面不能和小杏相比呢。受挫的王就这样躲藏了起来,和接受了现实的小杏不一样呢。可是就算是这样...我还是想履行自己的职责,Knights并不是为了我一个人而存在的,所以不能让它不完整。啊,当然哦,小杏对于Knights也是必不可少的女王殿下呢。”

“......”

“这样的回答可以吗?”Leo并不回避地注释着她的眼睛,露出让人安下心的微笑,和平时欢快的语气不同,而是更为令人安心的语气。

“真是像月永前辈的作风呢。”杏微微颔首,像是默许了这个回答。抬手揉了揉Leo的头发。

是啊...并不是为了某个人而存在的。

已经是黄昏了,钢琴房内的窗帘并没有拉上,窗户也没有关上。吹进来的晚风,将白色的布帘吹了起来,斜射进来的夕阳,浓稠的颜色...就像是甜橙果酱一样,将所能触及到的东西都涂抹上来甜蜜的味道。

晚樱开了,白色和粉色的花瓣相互追逐,在空中盘旋着、悦动着,风为他们的华尔兹在伴奏。空气中细微的呢喃声是谁的?不重要了...因为意识已经陷入了沉眠,那温柔的低语声,仿佛一切都在溶解在了不知名的乐章里。

“晚安哟。”

倚靠在墙上的杏安静就像是精致的人偶一样,Leo轻撩起她的一缕头发,烙下一吻。擦去她眼角的泪痕。

好好休息吧,女王殿下。骑士从来不会离开。

等杏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但是不是在钢琴房,而是Knights的活动室。

“啊,姐姐大人醒了。”司倒了红茶递了过来,一副放了心的样子。

“啊啦,真是的。听leader说妹妹昏过去了,真是吓死人家了。”

“嘁,超麻烦的。连照顾自己都做不到吗。”泉一副烦躁的样子,双臂交叉着抱在胸前。

“说是这么说,但是接到leader的电话时。泉亲是第一个赶回来的呢。”岚一点都不掩饰地揭了泉的底。

“啰嗦!”

“抱歉,让各位担心了。那个...月永前辈呢?”杏环视了一周发现并没有Leo。

“leader的话已经回去了。你啊,也赶紧回去吧,天已经黑了。我们还有一点其他的事情要商量。”

“嗯...”杏难得的没有反驳。要是平时的话她肯定会坚持留下来参与讨论。看样子是很累了呢。

杏收拾了一下东西鞠了一躬便离开了。

“呼啊....其他人也注意到了呢。”凛月一副刚刚睡醒的样子,抱着一个抱枕,透出几分慵懒的样子。

“欸?姐姐大人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司君完全没注意到呢。在妹妹酱的大腿上。”

“是王干的吧。那个人啊...”

到底是什么呢?不过是一段乐谱而已,像是故意的一样,超出裙子一厘米的距离,至于具体在裙子里延伸到了什么地方就不得而知了。是狮子给自己的猎物做上的宣示主权的标志呢。

Leo回来的这一年异常的顺利。当然除了Leo在墙上、公告上、一些重要的文件上乱写乱画给杏增加的工作负担,其余都很顺利。

“话说起来,前辈们要毕业了。”学期的最后,杏看了看表单,这样说道。

那么以后Knights会怎么样呢?虽说是偶像团体,但是并没有人强迫一定要一直当偶像。也有不少学生毕业了以后走了其他路线。

“这种事情超无聊啊。司君现在最重要的是学习,而且毕了业怎么可能就这样止步呢?”泉敲了敲杏的头这样说道。

是呢,毕了业大家都要去深造的吧?那就有好长一段时间不能见面了。但是,那可是规则,可不能因为私情而将雏鸟扼杀。

“了解了。”杏点了点头,将Knights的空白活动表收了起来,夹在了手帐里,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用到了。那么接下来就是安排剩下的组合吧。

活动室显得空荡荡了不少,只剩下司和杏。凛月不知道跑去了哪里。

“呐,姐姐大人。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呢。明天大家就要离开了。”

“嗯。是的。”杏淡淡地回应道。一遍手里写着关于其他组合的规划,以及一些大学的介绍。

“如果姐姐大人也离开了的话,那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会感到lonely的。”

“不会哦。”杏突然抬起头一副认真的样子“因为这里还有重要的宝物。”

“Treasure?”

“嗯,祖母绿的宝石。盛满了星辰大海的宝石。”

风像是故意的一样,将一张乐谱吹到了地上。杏蹲下去捡了起来,上面潇洒的字迹,几乎没人能看懂写了什么。说是鬼画符也不为过。杏将乐谱叠好,重新夹进了手帐里。

是温柔的乐章。

....... .....

樱花开了哟。

杏接过了毕业证书之后从礼堂里走了出来,走在林荫道上。一时间竟不知道自己该往那里走。毕业了呢,那么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抬起头透过五指看着参差不齐的树叶中倾泻下来的阳光,完全接不住啊。自己的手太小了,不可能托住耀眼的阳光的。

杏轻吐了一口气,四处闲逛着。

听到了什么,非常熟悉。

杏走了过去。

非常安心。

她嘴角微微上扬。

是能够让人融化的温柔。

她推开了门。是一个橙色头发的男孩子在弹钢琴。碧色的眼睛里折射的黑白色的钢琴键,悦动的姿态。不...不是钢琴键,是...

啊,视线对上了。

见到的自己的身影。

“欢迎回来,月永前辈。”

就和当初一样,你果然会来呢。

“嗯,我回来了哦。小杏。”

“是《canon》,但是月永前辈又改了曲调吧。”

“因为那样的旋律是不够的!来自宇宙的电波要更强烈一些!”

Leo从钢琴前站了起来,转过脸向门口的少女微笑着,挥手示意她走过来。

“还真是月永前辈的作风啊。”杏关上了门走了过去。

陷入了短暂的沉默。有很多想说的话,但是又觉得不需要说。仅仅是这样两个人对视着,时间就仿佛凝固了一样。本来应该互相寒暄一下,像是深造的修行怎么样了?有没有给别人惹麻烦之类的。但是看到Leo和当初一样自信满满的样子便觉得不需要再问了。

Leo并没有问她在梦之咲的这一年有没有想他,也没有问她现在过得怎么样,明明自己离开的话更会有追求者向她表白吧。但是此时他却不想问这些,因为看到她还和那个时候一样,不...不一样的是那个微笑。

然后Leo似乎下了一个重要的决定,郑重其事地从口袋里拿出一枚戒指。

“呐,真希望你能够每天都在我的曲子中醒来,在我的曲子中入眠,那该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呢。”

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啊。

杏有些被对方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就像克罗地亚狂想曲的开头紧促的节奏,心脏此时也跳动着。不容拒绝的坚定,杏的目光却无法从对方的视线中移开,那盛满了繁星的眼睛中,满溢出来的爱慕,似乎要将自己淹没。但是并不是沉于大海那样濒临窒息,而是被春天的常春藤温柔的托住。

“是...那该会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呢。”杏嘴角微微上扬,放轻了语气,同样温柔的话语回复道。

戒指的内侧刻着的是第一次听到Leo弹钢琴的琴谱中的一段,同样也是当初杏最为称赞的一段。

八十八键的钢琴,头尾相接。最终形成的环形圈住了整个宇宙,在这一头的呼唤终将会融化在所有的浪漫之中,成为永不陨落的行星。

为你奏响的乐章直至宇宙的尽头也不会终结。

————End

——
后记:
初尝试写这对,因为之前被人科普了一下杏在君咲的事情,觉得和Leo应该是有很多共同话题的。就这么写了。八十八键同样也是钢琴键的数目,觉得两个人如果都会弹钢琴那么应该可以以此为契机写一下。对于杏的资料并不是了解很多,去看了一下lof太太们整理的杏的人设,领悟了一些。但是仍然不能很好的把握角色性格...接下来的创作会慢慢改进的!有不妥的地方请务必告诉我!
瑟瑟发抖...以及有没有人愿意给我科普一下有关君咲杏的过去和背景。

以及个人理解的Leo是虽然挺闹腾的,但是该严肃的时候还是会严肃的。虽然我不知道他有没有点满情话技能,反正...我是这样强行写上去了。「背起锅盖跑走」

顺便题目取自orangestar的曲子《八十八键的宇宙》,顺手安利这个。

以及这里注释一下上文里的一些东西。《canon》这首曲子是Pachelbel为自己的未婚妻写的求婚曲。(☜所以说你们俩怎么还不去结婚。)
《Modlitwa dziewicy》其实就是少女的祈祷,觉得这么写比较高大上就写的英文。☜快够

最后感谢阅读至此!完稿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半了。从昨天的七点多写到现在....中间改了好几次。想说的话有很多,想描写的东西还有很多,但是下笔时却只能写出这些。也没有回过去检查...但愿不会太糟糕就好了。

评论(15)
热度(138)
  1. 卡奈Quantum麗樂°⌒° 转载了此文字

© Quantum麗樂°⌒° | Powered by LOFTER